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福晉有喜:爺,求不約最新章節。

    原文瑟眼睛一亮,雖然她現在不缺錢,但是肉白骨這種好東西,那真是不嫌多的。

    她高高興興接過來,這下總算是答應了,“可以,有很多位大宗師丹藥師,但你沒有嫁過人,我還是給你找一位女丹藥師吧。不過到了大師那里,你就沒可能經常出來見人了,一二個月不得出來都是正常的,你得先和你家人打招呼,免得到時候見不到人,又是事兒。”

    “當然,我一定會和家里人說明白的。”

    尚露松了一口氣,能在側妃娘娘達成目標,哪怕是損失了一顆肉白骨,她也覺得不虧,越是面對側妃娘娘的近身談判,才越能感覺到那一股非人的壓力。

    尚露當天分別見了父母和第五右翼,說自己要跟著一位大宗師打下手,怕是一二個月不得見。

    她和第五右翼說清楚,到時候她要學會了雪蓮清血汁秘方,自然會找機會告訴他,但最近這一段時間就不聯系了。當然為了討好大宗師,第五右翼還要出一次血,多給她一些東西去討大宗師的歡心。

    第五右翼投資到這種程度,肯定不會放棄,又追加了一筆,同樣也是心頭滴血,如果這一次得到雪蓮清血汁的秘方,那肯定血賺不虧,但如果得不到,他這十年內的用度,怕都要被家族扣光了吧。

    ……

    尚露跟著侍女走到了她原先就預判過的一間院子。

    院子門口,一重重守護,十分森嚴。

    尚露跟著進去,到了內院小偏廳里等候,等了好久,茶都喝了三杯,尚露覺得頭有些暈,就這么睡過去了。

    醒來之后,沒有大宗師,小宗師都沒有一個,她琵琶骨穿著玄鐵鏈子,鎖在水牢里。

    她私下見第五右翼五次,不是沒有人竊|聽消息,榮迎月有一只烏鴉馴獸,會說人話,兩個人私下說什么,大家都清楚。

    和上次那種軟弱投敵不同,這一次尚露私通外敵,偷郡王府機密之反叛事件證據確鑿,壓下水牢是最輕的量刑,具體要怎么弄,等帝林回來。

    再有就是尚露根本不是為了帝林受傷回家休養,而是生孩子這事,連鳳夫人都知道,等帝林回來,知道這個消息,怕是兩個之間最后一點親戚的情份也就差不多了。

    再有就是原文瑟對劇情的猜測,尚露在帝林風鈴鎮受傷一事,也負主導責任,這三罪并罰,慕容流觴又是想喜歡干脆利落的人,尚露想活下來很難了。

    這個尚露怕痛怕死怕吃虧,現在關在水牢,無人和她說話,夠她受用的了。

    應該巴拉出來的消息,全了。

    原文瑟審都不去審,她總感覺這種等別人失敗了,跑過去開嘲諷是炮灰女配干的事。

    勝和負,用事實說話,她早過了要面對面放狠話的時候了。

    ……

    想要知道雪蓮清血汁的秘方的人不知道有多少。

    這些人蠢蠢欲動在暗處,就是搞不清郡王府的實力到底多強。

    原文瑟讓尚露跟大宗師學藝這件事傳出去了,更讓人摸不到郡王府的脈搏了。

    。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福晉有喜:爺,求不約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