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軍史小說 > 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 > 第十六章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第十六章

    穆思修對著宋爺爺很有禮貌的鞠了個躬,宋爺爺是笑的嘴都合不攏。紀歌卻感覺到穆思修的視線一直停留在自己的身上。當抬頭看時,卻只看到穆思修的側臉,原來是自己的錯覺。

    “歌兒,你去玩吧,不用一直陪著我這個老頭,去吧,去吧。”祝壽完畢,自助餐開始了,宋爺爺慈愛的拍了拍紀歌的手,又拉過宋浩明的手,把兩只手合在了一起。

    “嗯,爺爺,您放心,我們會好好的。”宋浩明見紀歌沒有說話,就把話接了過去,前段時間發生的事情,都還瞞著爺爺的。

    “嗯,你們好就好,紀歌可是個旺夫的好媳婦,誰娶了她誰就有福氣,浩明,你好很好的珍惜,不要亂來呀。”宋爺爺意味深長的說著,眼睛里卻充滿著擔憂。

    宋浩明摟著紀歌來到了自助餐的區域,他殷勤的給紀歌拿著吃食。

    “浩明,浩明,不好意思我來晚了。”軟軟糯糯的聲音,聽的讓人心醉。

    一頭紫色的大波浪,精致的妝容,穿著紫色的旗袍,洛圓圓最喜歡的應該就是紫色,今天穿著旗袍看著很是妖嬈嫵媚。

    “你來做什么?”宋浩明的臉有點兒掛不住,他偷偷的瞄了瞄紀歌。

    紀歌撿了自己喜歡吃的東西,忽視了宋浩明和洛圓圓,自己端著盤子找了個清凈的地方坐了下來。

    “紀歌,等等我,等等我。”宋浩明端著盤子跟著紀歌,洛圓圓也踩著十公分的高跟鞋跟在宋浩明的身后,來到了紀歌的面前,坐在了宋浩明的身邊。

    “圓圓,你不要再來打擾我和紀歌的生活了,我們夫妻要重新開始,請你走開。”宋浩明臉上有些兒不高興了,這個洛圓圓,怎么會在這個時候來攪屎呢!

    “浩明,我沒什么意思,我也不會打擾你們,我只是想靜靜的看著你們就好。”洛圓圓又拿出了她的那柔弱的模樣,宋浩明看了看又有點兒不忍心。

    紀歌吃著美食,頭都沒有抬,耳朵也自動的關閉了,仿佛這一切都和自己無關。

    “喲,還挺熱鬧的,紀大夫,你上次給我看病,我還沒有復診,什么時候有空我預約一下?”穆思修也端著食盤坐到了紀歌身邊。

    紀歌瞪了他一眼,這人是還嫌這里不夠亂嗎?還來攪!

    “紀大夫,你不是崴了腳嗎?怎么還穿如此高的高跟鞋?來穿這雙。”穆思修變戲法似得拿出了一個鞋盒,打開里面是一雙白色的羊皮軟底平跟鞋,他彎下腰,不顧紀歌的反對脫下了高跟鞋,把平跟鞋給紀歌穿上了。

    “紀歌,你的腳崴了?”宋浩明看到穆思修給紀歌穿鞋心里非常的不舒服,可是想著還有很多項目要求著穆思修和周氏集團,也就忍了下來。

    “沒,嗯,是的。”紀歌想著什么時候崴了,那都是很久以前了,都好了,不過腰上傳來了穆思修的手掌的溫度,她只能點頭承認了。

    “讓我看看?”宋浩明撥開洛圓圓豐滿的身子,想過去看紀歌的腳,紀歌迅速把腳縮了進去。

    “沒事,沒事,只是小扭傷。”紀歌尷尬的要死,這個穆思修,到底是幾個意思?

    “嗯,大家吃吧,紀歌的腳沒大事,來,你別老吃水果和素食,吃點兒烤肉。”穆思修把自己盤子里的肉挑給了紀歌,把紀歌盤子里的水果沙拉挑到自己的盤子里,那模樣好像他們才是夫妻。

    紀歌想起身離開,可是無奈坐在里面,離開必須要經過穆思修,看樣子他是不會讓的,在這里坐著真是如坐針氈,對面的洛圓圓又把自己演的跟一個被拋棄的弱女子,宋浩明的表情都可以發一個表情包了。無奈加無奈,紀歌只能埋頭苦吃。

    “慢點兒,喝口牛奶。”穆思修又體貼的遞上了一杯牛奶。

    這下周圍的人都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這一桌的四個人,已經有嘴快的在嘰嘰咕咕的議論了。

    “穆思修,我上輩子刨過你家祖墳?”紀歌低頭壓低了聲音問穆思修。

    “沒有吧。”穆思修也一本正經的回答。

    “那你處處讓我出糗?”

    “說什么呢,我是在關心你。”穆思修的聲音不大不小,正好對面可以聽到。

    “穆總,紀歌是我的妻子,我可以照顧她。”宋浩明也實在看不下去了。

    “浩明。”洛圓圓也看不下去了。

    “你確定你可以照顧你的妻子?當著小三的面?看你對小三可比對妻子上心,別瞪,除非你把小三打出去我們就信。”穆思修舉著牛奶,紀歌堅持不過他,只好接過喝了一口。

    聽到穆思修這句話,紀歌“噗噗”就把牛奶又噴了出來,正好噴了宋浩明一臉。

    “浩明,我們走。”洛圓圓也實在聽不下去了,很多人對她指指點點的。

    “那不是洛氏的二千金嗎?她不是宋總的妻子?我一直以為是呢!”

    “是個屁,小三一個,那邊坐著的才是宋太太。”

    “可是每次聚會宋總不都是帶的洛圓圓嗎?”

    “那宋太太也不丑啊,覺得比洛圓圓還漂亮,那氣質,多好!”

    “你們不懂,家花沒有野花香。”

    周圍的人好似輕聲議論著,可是那聲音全場的人都聽的到。

    見宋浩明猶豫,洛圓圓站起來就走了。

    宋浩明則有點兒心神不定的。

    “去追吧,我沒事的。”紀歌看著宋浩明矛盾的樣子,心里非常的鄙視,這就是典型的吃著碗里看著鍋里的。

    “去吧,去吧,我可以照顧紀歌的。”穆思修又神補刀了一句。

    宋浩明想了想,為了身體的性福,還是追了出去。

    “就你這老公,不要也罷。”穆思修端起紀歌喝過的牛奶喝了一口。

    “那是我喝過的。”紀歌好心的提醒著他,聽說這穆總的怪癖特別的多,還有就是有潔癖。

    “我不嫌棄。”穆思修干脆就一口喝干了。

    自助酒會之后是舞會,紀歌覺得身體有點乏了,還好穆思修給自己換上了平底鞋,走起來舒服多了。

    “紀大夫,這里的空氣太不好了,我們去花園走走?”穆思修很紳士的邀請著。

    “我自己可以去,你忙吧,穆總,不用管我。”紀歌可不想明天上頭條,這和穆思修能躲多遠就躲多遠。

    “我幫你那么多次,你還沒有謝謝我,記得你還欠我一百塊。”穆思修的臉皮不知道是怎么煉出來的,超級的厚。

    “好,不說了,走吧。”紀歌說不過他,氣的一個人朝著花園走去。

    穆思修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不緊不慢的跟在紀歌的身后。

    大廳里響起了美妙的音樂,男男女女們都開始跳起了舞,花園雖然離的遠,可也依稀可以聽到,宋家的花園里種著各種各樣珍貴的花草,宋爺爺特別喜歡花草,所以這里有很多從國外引進的奇花異草。

    走在石板小路上,兩旁是草地,每隔一段路就有供人休息的椅子,人都聚集在了前廳,花園里就顯得很安靜,還可以聽到蛐蛐的叫聲。

    走到花園深處,在一棵大樹下,紀歌坐在了搖搖椅上,面前是泳池,微微的夜色里,風輕輕吹過,水波漣漪,把月光灑下的銀輝分成了不等的亮片。

    穆思修坐在了紀歌的身邊,渾身都散發著尊貴的氣息,讓紀歌覺得很壓抑。

    沉默了一會兒,穆思修開口了:“紀大夫,我想問一個問題可以嗎?”

    “可以。”紀歌知道,只要是穆思修想做的事情,自己拒絕也是無效的。

    “我想請問你,三年前你在哪里?”穆思修盯著紀歌,黑夜里他的眼睛閃著光。

    “三年前我應該是在法國,我在那里留學。”紀歌沒有隱瞞。

    “法國?你確定是在法國?”

    “不確定,因為我的記憶里沒有法國的風情,可是我父親說我是在法國,那個時候他想吞并宋氏,讓我回來和宋浩明結婚。”紀歌努力的回憶著,還是什么都沒有。

    “那就是不確定,你回來之后是不是出了車禍,失去了一部分記憶?”穆思修的臉湊的很近,吐出的氣息讓紀歌有點兒失神。

    “你怎么知道?這件事只有我的家人才知道,難道是段煉告訴你的?”紀歌想著段煉也太不靠譜了,什么都往外說。

    在意大利出差的段煉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吸了吸鼻子,還以為自己是鼻子過敏了。

    兩人又陷入了沉默,整個花園都陷入了沉默,只有淡淡的花香縈繞在周圍。

    紀歌才要回頭看看,卻被穆思修給摟住了,“別看,那一對狗男女,哪里都可以發情,看樣子宋浩明很喜歡戴綠帽子的。”

    “嘔,嘔。”紀歌一把推開了穆思修,趴在椅子上吐了個痛快。

    紀歌的嘔吐聲兒打斷了那兩個人的好事,那令人臉紅的聲音戈然停止了。

    “誰?是誰?”宋浩明的聲音充滿了怒火,一副欲求不滿的樣子。

    “你老婆!”穆思修冷冷的甩了一句。

    “紀歌?紀歌你怎么了?”宋浩明一聽是紀歌,趕快甩開了洛圓圓纏著自己的手,跑上去蹲在紀歌身邊。

    “她被你惡心到了,你別過來,過來她更惡心,我帶她去醫院看看。”穆思修說完再也不看宋浩明,彎腰抱起了吐的渾身無力的紀歌,大步的朝外走去。

    在經過大廳的時候,被嚴清華看到了,她又看到緊跟在后面的宋浩明和洛圓圓,她攔著穆思修。

    “穆總,你抱著我家兒媳婦要去哪里?也應該是我兒子抱她吧?”嚴清華說著狠狠的瞪了洛圓圓一眼。

    “紀大夫就是被你兒子和小三惡心到了,你難到還想讓他繼續惡心紀大夫嗎?夫人,有空好好教教你的兒子,不要隨時發情,這樣真的不好。”穆思修說完抱著紀歌離開了。

    “洛圓圓,你是要害死浩明嗎?那孩子先不說是不是浩明的,現在公司的股權有百分之三十在爺爺手里,爺爺只認可紀歌這個孫媳婦,本來今天是要把股權全交 給浩明的,你,你,你……”嚴清華眼睛一番,氣暈了過去。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冷酷總裁追萌妻 紀歌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有什么软件可以统计彩票数据 广东11选五推荐 1000炮街机捕鱼 吉林快三开奖 北京pk10必赢客 陕西快乐10分有什么技巧 万盛电玩城24小时兑换 广州麻将怎么打 最新欢乐生肖娱乐 冠通棋牌世界官方下载 北京pk10彩票网站 六肖稳赚三期中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