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詭命陰倌徐禍 > 第十一章水下鐵棺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詭命陰倌徐禍最新章節。

    百度《小說》就能找到本站,或手機輸入網站:m.xiaoshuo2016.com 海量好書免費下載

    竇大寶揉了揉眼睛,看著遠方說:“我什么都看不出來,這該往哪兒跑?”

    我笑笑,把兩只手的拇指和食指伸開拼成一個方框,舉在眼前瞄了一周。最后對準最高的一座山峰,回頭朝桑嵐努了努嘴:“你站過來。”

    “右手舉高,臉往左邊偏。”

    “對……左手…左手掐腰……”

    “保持這個姿勢別動!”

    “好像還差了點什么……”

    我放下手,皺著眉頭走了過去。

    “干嘛要這樣?”桑嵐一動也不敢動。

    “你小姨有張照片,是在一座假山前拍的,當時她擺的就是這個造型。”

    我一邊說,一邊看著她,“不過……好像就差那么一點點。”

    “差哪兒啊?”桑嵐明顯不帶好氣的問。

    回想著那十二張照片中的其中一張,想到照片里季雅云的姿態笑容,我忽然福至心靈,伸手在桑嵐抬高的右胳肢窩里撓了撓。

    “哎呀……”

    “就這個姿勢!別動!”

    我一把將她‘固定’住,退后兩步又仔細看了看,點點頭,一彎腰,朝著她右腋窩下鉆去。

    “你干嘛……”

    我一把拉住她,一手拽著竇大寶,斜向前跨了一步。

    “怎么會這樣?”桑嵐一下傻眼了。

    僅僅只是一步間隔,三人竟重又回到了原先翻進來的院墻下。

    “凌紅替你小姨拍的那組照片絕對不簡單;那可能包藏著某種陰陽術數和結陣。”

    我一邊說,一邊走到墻邊半蹲下身,把兩只手交疊放在膝蓋上,朝竇大寶一揚下巴:“趕緊走!”

    竇大寶也不多話,踩著我飛身上了墻頭,接著把桑嵐也拉了上去。

    “還不走?”竇大寶騎在墻頭上急著向我伸出手。

    然而,此刻我心中那種不安的感覺非但沒絲毫減輕,反而到了難以忍受的地步。

    那感覺就像是,我在身后的大屋中落下了什么,如果不回去找到,一定會后悔一輩子一樣。

    “你們先走!”我猛地把竇大寶的腳掀出了墻外。

    轉過身,看了一眼院里狼藉的草人,緩步走到后門前,伸手擰開了門。

    門一開,一個人高馬大的保鏢正巧出現在門后,眉頭驟然一緊:“什么人?”

    我偏過頭看向他身后,笑著抬起手搖了搖:“二少爺!”

    見保鏢愣愣的回過頭,我猛地一把揪住他的頭發,將他的后腦勺狠狠撞在門框上。

    然后隨手將他拖出來丟進了草人堆里。

    “別管真假,都是保鏢,一起睡一覺吧。”

    我喃喃說了一句,轉過頭,急著跑了進去。

    “咚咚咚咚……”

    聽到腳步聲從樓梯上傳來,我急忙一矮身縮進了樓梯下方。

    “媽了個巴子的,哪來那么多規矩!這不許那不許,活著干什么?呃……”

    伴隨著沉重的腳步聲,杜路明罵罵咧咧的聲音從上方傳來。

    “二少爺,什么事啊?”似乎是保鏢之一問道。

    “滾你麻痹的!該干嘛干嘛去!別出來找罵!”杜路明罵了一句,腳步在樓梯前戛然而止。

    不多時,腳步聲再次響起,卻是朝著我躲藏的方向走來。

    我反手伸進包里,剛摸到符箓,就聞到一陣酒氣撲鼻,接著就見杜路明手里拿著個酒瓶,搖搖晃晃的從樓梯旁走了過去。

    我頭皮猛地繃緊,后院可是一團糟,只要一出后門,他可就什么都看見了!

    好在杜路明像是喝多了,走了沒幾步,就停了下來。

    “麻痹的,沒女人怎么睡……怎么睡啊?”

    他忽然后退了一步,搖頭晃腦的怪笑:“嘿嘿,女人……現成的也有吧。死老頭子…王八蛋朱安斌,我怎么就不能動她了?她鑲鉆了?”

    說著,竟伸手拉開了一旁的一個邊柜。

    女人?

    我腦筋兒一蹦,一下想到了桑嵐說的她在夢里見到的那個女人。

    不等我反應過來,杜路明原地踉蹌了兩步,竟彎下腰鉆進了柜子里。

    柜門關上,我從黑暗中走出來,不可思議的看著那柜子。

    這柜子就是用來擺盆栽花瓶之類的,總共也才高一米五不到,寬不過三十公分,怎么就能藏下一個大活人呢?

    難道……

    我心一動,快步走過去,拉開了柜門。

    看到柜子里的兩雙舊鞋和堆放的雜物,我不禁一愣。

    但隨即就反應過來,伸手捏住柜子的橫隔左右搖晃。

    似乎是掙脫了磁鐵般的拉力,柜子的后擋板無聲的橫移開來,露出一個正好能容人鉆進去的暗門。

    我默默的點了點頭,回身不見有人,一貓腰,鉆了進去。

    “馬勒戈壁的,臭`婊`子,你倒是再跑啊?”

    下方突然傳來杜路明沉悶的叫罵,我急忙停步在臺階上,斜眼看著下方拐角處透出的微弱光亮。

    “老子看上你是你的造化,你居然跑?你跑得了嗎?死了還不是要回來這兒?”

    杜路明明顯喝醉了酒,說話聲既含糊又帶著一股神經質,“你叫什么來著?月月是吧?我說你怎么能跑的了呢,原來是穿了紅衣服。”

    是月月!

    桑嵐說的那個可憐女人就是她?

    我往下走了兩步,豎起耳朵仔細聽。

    就聽一個女人哀求道:“二少爺,你放過我吧,我都已經死了,你還想怎么樣?”

    “我也有家的……嗚嗚……”女人哀聲哭了起來。

    “別他媽給我唧唧歪歪的!也就是昨晚沒空!等會兒,等老子爽完了,就讓人送你走。嘿嘿,不是喜歡錢嗎?反正是陪男人,哪兒不是陪啊?你放心,我送你去的那地方,都是男人,都是太君……嘿嘿嘿,哈哈哈哈……”

    我對月月絕不算有好感,可乍一聽到這段對話,還是怒火直沖頂門。

    垂眼看了看手里反扣的小刀,一步步向下走去。

    轉過拐角,就見下方延續的階梯盡頭出現一道小門。

    我悄無聲息的走下去,臨近門口,才發現這是一間將近40平米的暗室。

    暗室的中間點著數十根圍成矩形的白色蠟燭。

    讓我感覺奇怪的是,燭火映照在上方,竟似飄忽不定,搖曳的不同尋常。

    杜路明就站在靠近門邊的一個角落,又大聲說了幾句囂張放肆的醉話,然后轉過身朝著中間的蠟燭矩陣走了過去。

    他抬腳邁過蠟燭,又往前走了一步,身子竟驟然矮了一半。

    我愣了一下,很快就反應過來。

    他身子下沉的時候,明顯傳來一陣水聲。

    蠟燭圍著的矩形間居然是個水池,難怪反射到上方的光亮會那么奇怪呢。

    “二少爺,你饒了我吧……我爸媽年紀大了,我賺錢是要回去養他們的……”

    女人的哀求聲再次響起,我一下怔住了。

    這聲音竟然是從杜路明剛才所在的角落傳來的,雖然看不清那里有什么,可話語間,已經能夠確定這人是月月。

    月月在那個角落,杜路明跳進水池干什么?

    不知怎么,我心慌的不行。

    總覺得要出什么大事。

    見杜路明半截身子背對著這邊,當下我再也忍不住,躡手躡腳的朝著蠟燭圍攏的所在走了過去。

    貓著腰臨近旁邊,探著頭往里一看。

    那中間果然是個水池。

    可更讓我吃驚的是,杜路明就站在水池的一邊,而他面前的水池中,竟沉放著一口黑色的棺材!

    “媽的,太冷了,得趕緊上去!”

    杜路明嘀咕了一句,伸手就去掀棺材。

    棺材蓋掀落水中,“塢”的一聲悶響沉入水底。

    不等看清下面的狀況,我的心就提到了嗓子眼。

    這一下落水聲絕不是木頭發出的,棺材蓋不是木頭的,是鐵做的!

    鐵棺材!

    我腦子里的某根神經被猛的挑動,不顧一切的跑到水池邊。

    借著燭光,就見水中的棺材已然被打開了。

    透過昏暗的水面,就見水下的棺材里躺著一個穿著白色連衣裙的女人。

    女人神態安詳,就像是睡著了一樣。

    露在外面的皮膚,通過水面的折射顯得熠熠生輝。

    杜路明似乎根本沒發現我的到來,原地搖晃了兩下,嘿嘿笑著,把手向著棺材里的女人伸去……( )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詭命陰倌徐禍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河南十一选五 哈灵江苏麻将官方网站 巨牛盈配资 天津快乐10分钟开奖 即时比分篮球赛比分直播 浙江快乐彩 排列三投资稳定挣钱方案 金盈有道配资 广东36选7 宜人配资 五排列开奖结果 中盛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