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詭命陰倌徐禍 > 第三十六章懸魂索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詭命陰倌徐禍最新章節。

    一秒記住【】或手機輸入網站: 海量好書免費下載

    “她是誰?”我心一動,忙問。

    楚婆婆眼珠轉了轉,搖了搖頭:“她對我有恩,不能說。”

    “嗯?”靜海和尚不陰不陽的拉了個長音,把手里的麻繩朝她晃了晃,“真不能說嗎?”

    我忍不住皺起了眉頭,雖然不知道麻繩到底有什么門道,可靜海這么說,明顯是在威脅老太太了。

    這和尚的做派可真不怎么厚道。

    楚婆婆看了一眼麻繩,忽然目露兇光:“你敢再折騰他,我就和你拼了!就算拼不過你,我也要你這死禿子在閻王賬上添一筆孽債!”

    她神情猙獰可怖,靜海竟是被嚇得一哆嗦。

    楚婆婆沒再看他,轉過臉對我說:

    “我知道那人是誰,但她對我全家有大恩,我真不能告訴你她是誰。”

    “那行吧,打擾了。”

    我深吸了口氣,實在不想對這么大年紀的殘疾老人強人所難。

    瞎子多半和我一個想法,無奈的朝我聳了聳肩,解下手腕上的紅繩塞在我手上,第一個轉身向外走去。

    “把繩子留下!”楚婆婆突然猛地站了起來。

    我回過頭,就見靜海正拿著那截麻繩向外走。

    “這害人的東西你留著干什么?還想害別人?”靜海尖著嗓子說了一句,卻把麻繩塞進了懷里。

    “不把繩子留下,我就和你拼了!”楚婆婆怒形于色。

    “你試試。”靜海也沉下了臉。

    我實在是看不順眼這老和尚,嘴里說是不讓老太婆留著繩子害人,眼里卻明顯透著貪婪。這眼神就和之前在廢礦井里得到梵鯨杵的時候一模一樣。

    “把繩子還給她。”我走到他面前,伸出手:“不是你的東西,就不要拿。”

    靜海的臉色更加陰沉,目光轉向我,森然道:“你想跟我作對?想到陰間去做鬼啊?”

    “喲,聽你這意思,是想演下半場?”瞎子走回來的同時,把尋龍尺拿了出來。

    我上前一步,盯著靜海的眼睛:“我知道你有能耐,但那不代表我怕你。真要拼起來,我可能會死,但我一定要你永不超生。”

    靜海眼角抽搐了一下,看了一眼走過來的瞎子,硬擠出個笑臉:

    “年輕人,怎么就這么不識逗呢?我開玩笑而已,我是出家人,怎么會拿別人的東西呢?”

    說著,從懷里掏出麻繩,朝我遞了過來。

    “臭不要臉。”瞎子偏過臉,聲音不大不小的罵了一句。

    我笑笑,一手把抵著靜海脖子的陰陽刀往回收,另一只手去接繩子。

    事實是,我搶先用刀抵住了靜海,心卻砰砰直跳。

    這老丫的降頭術實在太邪門了,不到萬不得已,我真不想跟他翻臉。

    正因為緊張,我才忽略了一件事。

    那就是我接繩子的手里還攥著綁了兩枚銅錢的紅繩……

    繩子拿到手中的一剎那,我整個人的意識都懵懂起來。

    恍惚間,似乎聽到靜海驚訝的聲音:“鬼靈術!”

    緊接著我的腦海中就像是放電影般的閃過一幀幀的畫面。

    我完全不記得這樣的狀況持續了多久,感覺就像過了整整一個世紀。

    等到清醒過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縮在墻角,蹲在地上,手里還拿著那根麻繩和綁了銅錢的紅繩。

    “你怎么樣?”瞎子站在我旁邊,急著問我。

    “沒……沒事。”我勉強控制住還在發抖的身子,扶著墻站了起來。

    “你居然會鬼靈術!”不遠處,靜海驚愕的看著我問。

    我實在沒力氣回答他,剛才‘看到的’一切,讓我有一種死過一次的感覺。

    我只看了他一眼,卻發現他額角鼓出一個紅腫的大包。

    “我打的,我還以為他跟你來陰的呢。”瞎子朝我晃了晃手里的尋龍尺。

    我忍不住干笑了兩聲。

    靜海這一下挨的不可謂不冤枉,不過換了是我,要是見瞎子在這么個‘危險人物’面前出狀況,說不得早就一刀捅過去了。

    我拿著繩子走到楚婆婆面前,把繩子放在桌上,“為什么……為什么不讓他去輪回?”

    楚婆婆怔怔的看著麻繩,露出一抹苦澀的笑意。

    “輪回?呵呵,被懸魂索吊死的人還能輪回?真是笑話。他沒有魂飛魄散就已經不錯了,還輪回……嘶……誒喲!這小王八蛋,下手也太狠了!”靜海像是才反應過來,揉著腦袋陰陽怪氣的說道。

    聽到‘懸魂索’三個字,我和瞎子都是一激靈。對于之前發生的情形,總算是有了一些眉目。

    瞎子忍不住問靜海:“懸魂索不是用來吊死女人的嗎?”

    “誰告訴你懸魂索就一定得是吊死女人的?”

    靜海狠狠瞪了他一眼,哼了一聲:“一般的懸魂索是用老槐樹皮、蓖麻桿絲編的,用來干什么,還得看繩子里摻了什么。如果是摻了橫死女人的頭發,那用來吊死不守婦道的女人,就會讓死鬼魂飛魄散。可如果摻了旁的,那就……”

    說著,他不自覺的又看向桌上的麻繩,眼中再次露出貪婪的神色。

    “這根懸魂索里摻了什么?”我問。

    靜海收回目光,眼珠轉了轉,一字一頓的說:“野仙遺留肉身的毛發!”

    “狼毛!”想到在閣樓上看到的那張狼臉,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東北素來有七十二路野仙,五路邪仙的說法,狼就屬于五路邪仙之一,又叫做柴仙。

    和流傳最廣的胡、黃、白、柳、灰五路保家仙不同,狼即便能成仙,也是帶有七分兇性的。

    懸魂索我是聽瞎子說過的,沒想到這根懸魂索里摻的居然是柴仙的毛發……

    靜海見沒指望得到懸魂索,干脆也不啰嗦了,告訴我們說,野仙得成正果后,遺留下來的肉身還殘存了一些天性和法力。

    利用柴仙的毛發編制懸魂索,被吊死的人的魂魄就會被拘禁在懸魂索,不但不能夠輪回轉世,而且還會一直遭受折磨。

    不過,也正因為如此,被拘禁的魂魄得到柴仙殘余的法力,會比普通的厲鬼兇煞更加的具有神通般的能耐。

    以明春飯店為中心的五鬼陰陣,還有我們之前在鋪子里的遭遇,應該就是懸魂索中的鬼物所致。

    靜海最后看了楚婆婆一眼,說:“你能輕易把陰間的魂魄招上身,還會一些皮毛的蠱術,都是拜這懸魂索所賜吧?”

    “不是。”

    “不是。”我幾乎是和楚婆婆同時開口說道。

    瞎子詫異的看了我一眼,又看看我還攥在手里的紅繩,小聲問:“你這是又看見什么了?”

    我點點頭,“走吧,回去再說。”

    剛要邁步,忽然就見楚婆婆抓起桌上的懸魂索,抱在懷里“嗚嗚”的哭了起來,“明春哥,我該咋辦啊……他騙我,他們騙我……這么些年了,你還在里面受罪,我咋辦,我該咋辦啊……我什么法子都用了,我也老了,沒多少時間了……我的眼睛已經快看不見了……我不想死了也看不見你……”

    她哭的撕心裂肺,就連靜海都有些動容。

    我因為看到了過往發生在楚婆婆和另一個人身上的事,更是心尖直發顫。

    “還等什么啊?送他去輪回吧。”一個聲音突然在我耳邊說道。

    “老丁?”我猛一怔。

    老丁繼續在我耳邊說道:“你難道忘了,咱們這一門傳承的陰陽刀,不是專門用來捅人、捅鬼和拿來嚇唬禿驢的?”

    老丁的話像是一記重錘狠狠砸在我心上,與此同時,曾經出現在福禍桃符上,幾乎快要被遺忘的陰陽刀譜漸漸在我腦海中清晰的浮現出來……

    我摒了摒氣,走到已經哭不出聲音的楚婆婆面前,“老人家,我可以想法子幫你把繩子里的魂魄放出來,至于……至于是否送他去輪回,就由你來決定吧。”

    楚婆婆猛地一愣,止住了哭聲。

    沒等她開口,靜海已經尖著嗓子說道:“開什么玩笑?這懸魂索可是凝聚了仙家法力的,誰也不能把拘禁的魂魄弄出來啊!”

    “我能!”我盯著楚婆婆渾濁的獨目,堅定的說道。

    楚婆婆看了我一陣,猛然站起了身,有些失神的喃喃道:“他沒有騙我,他真的來了,明春哥,你可以出來了……你可以解脫了!”

    聽她語無倫次,我以為老太太是哭糊涂了,沒想到她一把抓住我的手,渾身都在控制不住的顫抖:“年輕人……不,活神仙,求你,求你幫幫我,幫我救救明春哥,我做牛做馬都會報答你……”

    說著,竟然就要跪下來。

    我趕忙扶住她,順手把麻繩接了過來。

    一旁的靜海斜眼看著我說:“別怪我沒提醒你,不是什么玩笑都能開的。這老婆子的命可沒幾天了,你這是想早點送她歸西嗎?”

    我沒理他,“瞎子,幫忙把婆婆扶到一邊去。”

    楚婆婆似乎清醒了過來,但不知道為什么,像是對我的話沒有絲毫的懷疑,朝著繩子看了一眼,就被瞎子攙著,顫顫巍巍的走到一旁坐了下來。

    我把麻繩放在八仙桌上,又對瞎子說:“幫個忙,去外邊拿些紙錢元寶,去街上喊著我的名字燒了。”

    “喲,這是要攢買路錢?你來真的?”靜海不可置信的看著我。

    瞎子燒完紙錢回來,我拿出陰陽刀,閉上眼睛,回憶了一下刀譜中的記載,開始抱元守一,一字一句的念誦起法訣。

    最后一個字剛念完,就聽靜海倒吸冷氣‘咦’了一聲。

    我緩緩睜開眼,卻意外的發現,我的兩邊多了兩個嬌俏的身影。

    而面前的八仙桌上,赫然平躺著那個狼頭人身的老吊爺……( )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詭命陰倌徐禍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秒速牛牛玩法 球探体育比分网 国标麻将番种记忆 腾讯nba篮球比分直播 日本av片免费下载 球探比分下载苹果 今天江苏7位数开奖 真人发红包东北麻将群 昆虫派对 甘肃麻将怎么打 今天湖北十一选五一 大赢家比分即时比分直完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