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詭命陰倌徐禍 > 第五十章照明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詭命陰倌徐禍最新章節。

    聽我說木偶就是桑嵐,竇大寶和瞎子面面相覷,都顯得匪夷所思。

    “怎么了?”我忍不住問。

    我只能說,靈識這東西我們了解的都不深入,但我能感覺出,桑嵐的靈識就附著在這木偶里。

    找到桑嵐,我算是吃了半顆定心丸,腦子也跟著清楚了些。

    我說:這個木偶當初應該和其它木偶一樣,上來刺殺那些船員。甲板上我們最先見到的那具船員骸骨,應該就是被它殺死的。因為跑上了甲板,在被召集回下方船艙的時候,它沒來得及回去,所以留在了上面。

    這種想法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但卻想不出更合理的解釋了。

    我說:這個木偶當初應該和其它木偶一樣,上來刺殺那些船員。甲板上我們最先見到的那具船員骸骨,應該就是被它殺死的。因為跑上了甲板,在被召集回下方船艙的時候,它沒來得及回去,所以留在了上面。

    這時,已經能感覺到船身有下沉的跡象。

    趙奇對我說道:“現在人找到了,還不快走?”

    想到做夢,我再一次把舌尖伸進齒縫。

    瞎子皺著眉頭說:“徐潔不在下面,那就只能是在上面,或者說,她已經離開這條船了。”

    我沒說話,扛著木偶往上走,上了兩層階梯,驀地停住了腳步。

    “又怎么了?”趙奇不耐煩道。

    我稍一猶豫,把木偶交給竇大寶,“你和瞎子,帶著桑嵐、季雅云先走。”

    “那怎么行?”竇大寶急道。

    瞎子攔了他一把,走上前看著我說:“我知道我們誰都攔不住你,我和大寶留下,也幫不上你。佳音說,她幫你算過……呵……”

    他猛地在我肩上捶了一拳,“她幫你留了一口陽間飯,我們等你回去,咱們不醉不歸!”

    我正想說什么,他卻忽然轉過頭。

    說完,他不等竇大寶再多說,一邊推搡著竇大寶,一邊大聲招呼季雅云上去。

    季雅云也知道眼下的形勢不容得婆媽,走過我身邊的時候,低聲對我說:“你自己小心。”

    我看著她離去的背影,轉過頭,就見趙奇居然是咬牙切齒,一臉的懊惱。

    我說:“你也先走吧。”

    而我對徐潔,又是另外一種感知。

    趙奇像是被我的話驚醒,抬眼看向我,干笑了兩聲:“我不知道你為什么不肯上去,你確定你要找的人還在下面?”

    不等我開口就繼續說道:“不管怎么樣,你總要留個人幫忙的。時間不等人,既然你確定要找的人在下面,那還等什么?”

    “好,那謝了!”我也沒廢話,說了一聲,一個箭步跳下樓梯,左右看看,沿著走廊朝著船頭的方向走去。

    我決定留下,是因為直覺告訴我,我要找的人應該還在下面。

    我說:這個木偶當初應該和其它木偶一樣,上來刺殺那些船員。甲板上我們最先見到的那具船員骸骨,應該就是被它殺死的。因為跑上了甲板,在被召集回下方船艙的時候,它沒來得及回去,所以留在了上面。

    我不知道我和桑嵐之間為什么會有那種‘心靈感應’,能夠輕易感覺到她的存在。

    而我對徐潔,又是另外一種感知。

    我以前并沒有意識到這種感應的存在,但或許是段四毛之前的怪異舉動,又或是瞎子剛才的欲言又止,都讓我感覺到,此時此刻,我的生命正瀕臨生與死的臨界點。

    這竟使得我對徐潔的感應突然清晰起來。

    下來的時候,除了對于鐵門轉盤上的手印的揣測,并沒有看到其它徐潔留下的蹤跡。

    但就在剛才,我忽然感覺到,徐潔就在附近。

    我形容不出這種奇異的感覺。

    或許,徐潔在我的生命中存在與否,就是我對于生死一念間的決斷……

    我和趙奇默默無言的向前了一陣,兩人同時停下了腳步。

    而我對徐潔,又是另外一種感知。

    雙方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眼中深深的疑惑。

    “怎么了?”我忍不住問。

    因為時間緊迫,兩人幾乎是一路狂奔向前。

    我說:這個木偶當初應該和其它木偶一樣,上來刺殺那些船員。甲板上我們最先見到的那具船員骸骨,應該就是被它殺死的。因為跑上了甲板,在被召集回下方船艙的時候,它沒來得及回去,所以留在了上面。

    根據奔跑距離和先前的印象判斷,我們跑過的路程已經超過走廊的長度,甚至是船體的長度了。

    可停下來往前看,隱約能看到走廊盡頭;回過頭,依稀能看到起點的樓梯口。再看兩人駐足的所在,卻仍然是走廊的中心位置!

    “還是中招了!”我咬牙道。

    要是在陸地上,或許還有鬼打墻一說,可走廊就這么狹長一條,根本沒有方向的轉折余地,又怎么會跑不到頭?

    我正想說什么,他卻忽然轉過頭。

    趙奇前后看了看,又轉頭盯著我看了一會兒,忽然呵呵一聲冷笑。

    “怎么了?”我忍不住問。

    “我們跑了有一陣子了,你還能說得出整話,身體不錯啊。”

    我一愣,“你什么意思?”

    話一出口,卻隨即也想到了關鍵。

    為了趕時間,兩人幾乎是用百米沖刺的速度往前跑。

    體格再好的人,跑這么一段也會呼吸急促,何況先前我們都已經因為連著幾次轉動轉盤,消耗了大量的體力。

    然而,此刻仔細感覺,卻并沒有覺出應有的疲憊。

    “這船上似乎還有別的東西,是我們都沒想到的。”趙奇嘴里說著,緩緩轉動眼珠看著四周。

    他突然把手伸向旁邊一扇半掩的門,我以為他想把門推開,不料他卻只是輕輕摸了摸門上的標識牌。

    他轉過頭問我:“剛才你一路跑,一路往兩邊看,你在找什么?”

    “怎么了?”我忍不住問。

    我沒有猶豫,說:“我前天晚上在旅館夢見有人撓我的房門,下來的時候,我看到一扇房門上有抓撓的痕跡。”

    趙奇‘噢’了一聲,點點頭,似自言自語的說了句什么。

    “你在另一個世界到底經歷了什么?”我終于忍不住問道。

    因為我對他的感覺越來越陌生,似乎站在我眼前的完完全全是另外一個人。

    “唉。”趙奇嘆著氣搖了搖頭,話音陡然一緊,“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趕快去你說的那個房間!”

    我看著他發愣,可當我放下遮擋的手,猛然間想到了兩人這段詭秘的路程中最大的Bug。

    “怎么去啊?”

    他沒有回答,而是深深的朝著門上的標識牌看了一眼,自顧緩步向前走去。

    我下意識的跟著往前,一邊走,一邊看著經過的標識牌。

    走了一陣,漸漸覺得眼皮發沉,眼睛也一陣陣發花。

    我隱約意識到了什么,用力甩了甩頭,看向前方的趙奇,卻見他一邊慢步往前走,一邊挨個看著另一側的標識牌。

    我正想說什么,他卻忽然轉過頭。

    趙奇像是被我的話驚醒,抬眼看向我,干笑了兩聲:“我不知道你為什么不肯上去,你確定你要找的人還在下面?”

    兩人四目相對,同時說道:“參照物有問題!”

    從下層跑出來后,趙奇和郝向柔的熒光棒都已經熄滅,一干人全靠竇大寶和瞎子撿回來的兩盞煤油燈照亮。

    然而竇大寶等人已經提著油燈上去了,我和趙奇的視線卻未曾黯淡過!

    跟著抬高聲音說:“光都沒有,還找什么!”

    我就覺得周圍發生的一切,都不怎么真實。

    我看著他發愣,可當我放下遮擋的手,猛然間想到了兩人這段詭秘的路程中最大的Bug。

    想到做夢,我再一次把舌尖伸進齒縫。

    我看著他發愣,可當我放下遮擋的手,猛然間想到了兩人這段詭秘的路程中最大的Bug。

    不知是不是被豬油懵了心,我們竟都忽略了最關鍵的一點——照明!

    話音起落間,一道刺眼的光亮突然閃現在我眼前。

    我被問的一愣,但很快就點了點頭。或許是前兩晚帶來的困惑,又或許是特殊的環境下造成的壓抑感覺。

    趙奇走回來朝我身后看了一眼,短暫的疑惑在眼中一閃而過,向我問道:“你有沒有覺得,現在還是有點像是在做夢?”

    想到做夢,我再一次把舌尖伸進齒縫。

    “沒用的!”趙奇似乎看穿了我的意圖,搖了搖頭,轉過身邊往前走邊低聲說了句什么。

    想到做夢,我再一次把舌尖伸進齒縫。

    體格再好的人,跑這么一段也會呼吸急促,何況先前我們都已經因為連著幾次轉動轉盤,消耗了大量的體力。

    我本能的捂住了眼睛,等稍微適應下,透過指縫,就見趙奇就站在我面前,根本沒再繼續向前,而是將一根打亮的熒光棒在我眼前晃了晃。( )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詭命陰倌徐禍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吉林快三 北京时时彩 500竞彩比分直播网 最好的足球即时比分网 上海11选5开奖结 500比分网直播 琼崖海南麻将脚本 辽宁11选5 360斯诺克官网比分直播 摔角传奇 西瓜配资 哈尔滨麻将小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