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詭命陰倌徐禍 > 第十七章棺材門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詭命陰倌徐禍最新章節。

    黑貓的體型原本不大,這時全身的毛全都豎了起來,令它看上去比原先足足大了一倍,聲勢很有點驚人。

    見黑貓蓄勢待發,我急忙下意識的捂住了耳朵。

    就在我捂住耳朵的瞬間,就聽原本以為的啞子貓,竟然朝著那藏人的泥胎佛像發出了聲音——“嗚哇”

    那絕不是普通的貓叫,而像是人在遭受巨大痛苦時,發出的哭嚎一樣,無比的慘烈。

    我雖然捂住了耳朵,可還是被這叫聲震得耳鼓生疼。

    王忠遠的生魂,更是像受了干擾的電波一樣,劇烈的扭曲起來。

    “嗚哇”

    黑貓炸著毛,扯著嗓子連著朝神龕叫了三聲,我只覺得腦仁都震麻了,胸口發悶直犯惡心,就差沒吐出來了。

    就在我感覺承受力到了極限的時候,黑貓終于停止了叫聲。

    與此同時,面前的神龕竟然悄無聲息的緩緩打開了一道門戶!

    我的頭皮瞬間緊繃起來。

    我先前猜的沒錯,這神龕果然是有貓膩的。

    只不過并不是我想象的翻板,而是像門扇一樣,兩米多高的龕位連帶佛像,是往里邊的一側開啟的。怪不得從外邊看不出痕跡呢。

    更讓人匪夷所思的是,這門似乎并沒有什么機械的機關,而是被黑貓哭喪叫開的!

    神龕門戶一打開,一股陰冷的風吹出來,我身上頓時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

    竇大寶忽然低呼道:“王忠遠呢?”

    我一驚,回過頭,果然不見了王忠遠的身影。

    我去,他該不會魂飛魄散了吧?

    黑貓哭喪的聲音,我都感覺受不了,更何況王忠遠是一個離體的生魂。

    正這樣想著,地上突然傳來一下呻吟,緊跟著,王忠遠的肉身竟然搖搖晃晃的坐了起來。

    我和竇大寶對視一眼,趕忙跑了過去。

    見王忠遠前額的符箓沒有變化,我長松了口氣。

    “這什么情況?”竇大寶問。

    “他受不了貓哭聲,出于自我保護,自己鉆回身子里去了。”這個解釋有點想當然,但我也說不出旁的了。

    可是沒想到,王忠遠表情痛苦的甩了甩頭,接著有些失神道:“我剛才聽到瑤瑤的聲音了,她讓我回來,讓我好好活著。”

    “元君瑤的聲音?”我下意識的看向竇大寶。

    竇大寶搖搖頭,“除了貓叫,我什么也沒聽見。”

    兩人不約而同的看向條桌,卻發現黑貓居然不見了。

    王忠遠獨目落淚,竟哭了起來:“瑤瑤,你到底在哪兒嘛,你讓我來找你,為什么又不出來見我”

    “別哭了!”我焦躁的揮了揮手,心說我女人現在也不見了,我比你還急呢。要是哭有用,我保證能哭出花樣來,哭的比黑貓還難聽。

    王忠遠像是沒聽見我的話,越哭越傷心。

    我忍不住皺眉,竇大寶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伸手從王忠遠的耳朵里分別揪出一個黃色的紙團。

    我這才想起來,這是我剛才塞進他耳朵里的符紙。

    竇大寶把符紙團揣進兜里,指了指神龕門戶,對我說:

    “你先前看見的要真是元君瑤,那她十有八九是被藏到那里頭了,那只瞎貓估摸著也跑進去了,要不咱進去看看吧?”

    我點點頭,也只能是先這樣了。

    王忠遠抹了把眼淚,掙扎著爬起來,說要跟我們一起進去。

    我和竇大寶相對搖頭,卻都沒有提出反對。

    關鍵并非是這個黑胖子有著一顆柔弱的‘少女心’,而是經受過感情磨難的人都知道,當一份情刻骨銘心,那是足能夠讓一個人發生翻天覆地的轉變的。若非如此,楚霸王也不會在虞姬死了以后自刎烏江了。

    里屋的燈本來就是紅色的,黯淡的光芒并不能照出暗門后的情形。

    我拿出隨身的小電棒,竇大寶拿出手機打亮閃光燈同時往里照,卻仍不怎么能看清楚里邊的情形,只是隱約看出這似乎是一個暗藏在神龕后的房間。

    只是這房間的地板和一米多高的條桌平齊,層高比普通房間矮了那么一截。

    我招呼竇大寶一起把條桌搬到一邊,率先爬進門戶里,和竇大寶一上一下,把王忠遠弄了上去。

    竇大寶跟著爬上來,剛站穩腳就猛吸了口氣。

    我順著他的目光,回過身打著手電一照,也是腦大筋一蹦。

    我終于知道神龕上的‘神像’為什么會更換的那么快了。

    神龕并不是翻板,而是兩扇類似朝里開的門戶。

    就像是一個兩米長,一米多寬的大箱子,被從中間一分為二,分別做成了兩個龕位的樣子,又用合頁固定在門戶的兩側。

    那情形就像是,一扇門,裝了兩扇門扇,不同的‘門扇’關閉契合在門戶上,從外邊看,就是供奉了不同‘神像’的龕位。

    然而,此刻除了右邊剛打開的‘門扇’里有著那個藏人的佛像外,左邊的龕位卻空無一物,并不見我先前看到過的元君瑤。

    “栓柱哪兒去了?”竇大寶用手機照著四下看了看問道。

    我打著手電把屋子里照了個遍,也是疑惑萬分。

    這暗室并不算太大,也就二十多平米,除了貼著入口兩側的墻,各有一個作為門戶的龕位,就只有里邊的兩個墻角各擺著一個古舊的立柜。

    就是這樣一個看似封閉的空間內,不光先前左邊龕位上的元君瑤不見了,就連那只黑貓也沒了影子。

    “貓會不會爬進柜子里去了?”竇大寶邊說邊朝著一個角落走了過去。

    這貨一貫大大咧咧,走起路來直把腳下的木地板踩得‘嘎吱嘎吱’響。

    聽著這令人煩躁的聲音,再看看他走向的那個柜子,我總覺得哪里有點不對勁。

    可是沒等我想明白哪兒不對,王忠遠突然朝著另一個角落走了過去,邊走邊說:“瑤瑤!瑤瑤在那里!”

    “別亂走!”我想上前拉住他,誰知剛邁出一步,就覺得身后一陣風動。

    感覺不妙,連忙回頭,就見那扇空無一物的龕位‘門扇’竟然無聲的關上了!

    借著電筒的光亮,看清‘門扇’背面的情形,我心里猛一激靈。一把拽住王忠遠,同時大聲道:“大寶,先別過去!”

    “怎么了?”竇大寶站在立柜旁回過頭問。

    我咽了口唾沫,用電筒照著門扇的背面,低聲問他:“你看看,這像什么?”

    那‘門扇’的背面并不是平的,而是有著怪異的弧度。

    竇大寶往回走了兩步,瞇著眼睛看了看,猛然間瞪圓了牛眼:“我去,這是棺材!”( )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詭命陰倌徐禍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新湖北十一选五开奖 湖南快乐10分 欢乐湖北麻将游戏下载 股巢网 排列三类型走势图新 七星彩 竞彩足球比分如何预测 好运3开奖结果 恒捷配资 明星江苏麻将平台 河南十一选五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手机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