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詭命陰倌徐禍 > 第二十章兩響兒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詭命陰倌徐禍最新章節。

    “你該不會是想賣給我什么絕世武功的秘籍吧?”我硬是被這老頭子氣樂了。

    “當然不是。”

    老頭嘿嘿一笑,搖了搖頭,朝著我晃了晃手里的那片銅片,“只是老頭子年紀大了,如今吃飯用的家什也弄丟了。唉……我該走了。”

    “你什么意思啊?”我越發猜不透這老家伙葫蘆里賣的什么藥,這和我骨骼精奇有什么關系啊?

    老頭又再笑笑,卻是反手將那半片銅片丟進了雨里,回過頭來把另一只手里的木塊在我眼前晃了晃:“既然都不干這行了,好東西留在我手里也是白瞎,不如贈予有緣人,也算是積一份陰德。”

    我愣了好一會兒,反應過來,差點沒一口老血噴死他。

    那木塊我不是沒見過,早年間乞丐分很多種,其中一種就是拿著竹板銅片或者其它樂器,挨家挨戶乞討的。

    相比別的乞丐,這類乞丐有點上門‘賣藝’的意思。

    乞丐吃百家飯,到處游走,難免遇到看家護院的狗。

    所以,多數乞丐會隨身帶根竹竿、棍子,用來驅趕惡狗,也就是所謂的打狗棒。

    但這類‘賣藝乞丐’因為要吹拉打板,帶著樂器,就不方便帶打狗棒。

    所以,他們多數都會帶一塊木塊,又或者半拉磚頭在身上。

    這塊木塊,或者磚頭,有個特別的名稱——兩響兒。

    上門乞討的時候,一手打板,另一只手捏著這塊木頭叩擊門框或者墻壁,配合著打點兒——這是一響,是其一的作用。

    再就是如果遇到惡狗,就拿這東西照著狗腦門子扔過去。狗被打疼了,“嗷”一嗓子撒丫子就跑,這是第二響。

    這‘兩響兒’說白了,就和打狗棒差不多一個意思,是叫花子的專屬配備。

    這老要飯的說我骨骼精奇,又說我是有緣人,要把要飯的家伙送給我……

    我特么骨骼精奇……適合繼承他的香火……難道我很適合要飯?

    我忽然覺得,老家伙的那張‘假臉’沒那么可怖了,也有點明白,那個胖男人為什么要踹他了。

    這老丫就差在腦門兒上寫倆字——欠揍。

    “大爺,我真沒多少錢,這樣,我給你五塊,你去買包煙抽也好,買碗肉絲面吃也行,咱能別……別玩笑了嗎?”

    我一邊說,一邊從后屁股兜里掏出一張皺巴巴的票子塞給他。

    老頭垂下眼看了看那五塊錢,點了點頭,把錢接過去的同時,卻仍是把那塊木頭硬塞到了我手里。

    “大爺……”

    “拿著!”老頭猛然抬高了調門,瞪了我一眼。

    按理說,就他這態度,我絕對是應該發火的。

    可不知道為什么,看著他瞪我的眼神,我竟覺得有幾分親切,甚至還有兩分暖意。那分明是長輩善意教導的斥責小輩時才會有的眼神。

    老頭把那五塊錢小心翼翼的撫平了,對折了一下,放進了上衣兜里。這才又抬起頭看著我說:

    “我問你,你來這兒,是不是想買黑狗?”

    我本來還有些不耐煩,聞言不禁愣住了。

    我的確是來買黑狗的,可這由始至終都是我的想法,從來都沒對任何人說過啊。

    這老頭子是怎么知道的?

    老頭似乎看透了我的心思,也不等我回答,就把一根臟兮兮的手指蜷曲起來伸進嘴里打了個唿哨。

    我正奇怪他想搞什么,無意間眼睛一斜,就見大雨中,一條黑狗冒著雨,顛顛兒的跑了過來。

    那黑狗簡直就和剛出生的小驢犢子差不多大小,渾身上下竟沒有一根雜毛。雖然被大雨淋得透濕,卻一點也不顯得狼狽,反倒透著十分的威武。

    我雖然沒有招貓逗狗的習慣,但是見到這樣一條狗也忍不住心生喜愛。

    也不知道那根筋抽了,竟伸手去撫摸狗頭,順口就喊了聲:“大黑……”

    “它不叫大黑。”老頭斜眼看著我說。

    我又是一愣:“這狗是您老的?不叫大黑,那它叫什么?”

    老頭從兜里掏出個卷起來的塑料袋,打開后,居然從里邊掏出約莫三四兩重的一塊燒牛肉,邊撕開了往黑狗嘴里喂邊頭也不抬的說:

    “柱子是我從小養大的,跟著我十一年了。”

    “柱子?”我忍不住呲了呲牙,這狗的名字也太土了吧。

    老頭沒搭理我,直到把一塊燒牛肉全部喂給狗吃了,才直起身子,回頭看著我說:

    “除了這塊木頭,我把柱子也交給你了。”

    “不用吧?!”

    我是真快哭了,又是兩響、又是狗……我真想問他:要是你那銅片兒沒丟,是不是一并給我了?你真想我加入丐幫啊?做乞丐有前途嗎?

    老頭低下頭,撫摸著狗頭,對我說……不對,是對那條叫柱子的狗說:

    “老伙計,天底下沒有不散的宴席,今天咱們就算分開了。”

    他看了我一眼,接著摸狗頭:“這孩子……就交給你了。”

    “汪!”

    柱子居然像是聽懂了他的話一樣,回應著叫了一聲,走到我身邊,伸出熱乎乎的舌頭舔了舔我的手背。

    “老頭…不是……前輩……”我被弄的有些語無倫次,就差沒像電影里演的那樣,跪在老頭面前,虔誠的攤開兩手說:

    “前輩,我現在知道您老人家是世外高人,可您能不能給我個十幾兩銀子,讓我應應急先?”

    老頭忽然神色一凜,直盯著我的眼睛沉聲說:

    “柱子是條好狗,你不用放它的血,只要把它帶在身邊就行了。”

    他沉吟了一下,眼中突然露出一抹悲色,再次低下頭,邊摸著狗頭邊對我……對我和柱子說:

    “柱子,答應我,一定好好照顧這孩子。孩子……柱子是條好狗,答應我,它死了,你得把它厚葬……”

    老頭猛地抬起頭,眼中竟含著淚水,抬高了聲音說:

    “人怎么發送,它就得怎么發送!”

    我已經完全懵了。

    我開始相信這個世界有狗……不,是有鬼……不,是有高人。

    這老丫竟然知道我來這兒是買黑狗,還知道我最終的目的是要黑狗血……他雖然勸我‘加入丐幫’,可他雪中送炭,送了條黑狗給我……

    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老頭已經走出了棚子。

    柱子跟著他走了幾步,卻被他揮手轟了回來:“回去!我不是都跟你說了嗎?怎么就不聽話?”

    “嗚嗚……”

    柱子回到我身邊,趴在了我腳邊,委屈的嗚咽了兩聲。

    老頭呆呆的盯著柱子看了一會兒,緩緩抬起頭,又用那種古怪的眼神看了我半晌,有些含混不清的說了句什么,然后轉過頭,以和老年人嚴重不符的矯健步伐,徹底消失在了雨幕中。

    我愣了好半天,才反應過來,他說的好像是:

    ——孩子,對不起。( )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詭命陰倌徐禍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罗曼诺夫财富 188比分直播4月5号 大航海时代 单机免费无网麻将 辽宁11选5开奖号 速报篮球比分 华东六省15选五今天开奖结果 德国vs巴西比分预测 快乐10分钟走 极点电竞比分直播网 新西兰45秒是官方吗 棒球比分的x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