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詭命陰倌徐禍 > 第六章詭異出租車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詭命陰倌徐禍最新章節。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陰倌法醫 (www.xiaoshuo)”查找最新章節!

    快到局里的時候,我的手機突然震動了兩下。

    拿出來一看,是一條短信。

    發信人顯示的是——鬼線人。

    我不是刑警,沒有線人;發信息給我的,也未必就是鬼。

    之所以替這個號碼標注這樣一個名字,是因為這個人已經不是頭一次給我發信息了。

    送老陳的尸體回陳皮溝的時候,這個號碼發信息提醒我:別讓人搭車。

    后來也是這個號碼,提示我去重慶的。

    這個號碼的主人,似乎是在幫我,而且,他好像對我面臨的事都很清楚。就好像他一直就在我身邊,暗暗觀察著我的一舉一動一樣。

    我曾經懷疑,這個人是趙奇,但在鳳凰嘴旅館的時候,趙奇明顯是沒想到,我也在豐都。

    這個如鬼似魅的神秘‘線人’究竟是誰?

    他給我提示的目的又是什么……

    這次的短信和以往一樣簡短,甚至在其他人看來,完全莫名其妙。然而我看清內容,卻是猛一激靈。

    短信的內容只有三個字——紅手絹。

    我愣了一會兒,問高戰,以現在警方的技術,能不能通過短信給手機定位?

    高戰搖頭,說如果對方不進入網絡、不能進行一定時長的通話,又或者干脆不開機,那是很難定位的。

    眼看天已經擦黑,我也顧不上管其它了,和高戰、孫祿分別招呼一聲,直接回了城河街。

    轉過天剛到局里,大雙忽然問我,原先老陳住的房子是不是可以租給他住?

    我愣了愣,問他為什么突然想搬出宿舍?而且想到搬去城河街。

    大雙抿了抿嘴唇,看著我說:“陳伯留給我一些東西,同時,也讓我知道,有些債我必須要還,有些事必須要做。”

    我一下想起了在陳皮溝時,他得到的那把刻刀。

    “你繼承老陳的手藝,做了刻碑匠?”

    在這種事上,大雙一貫的寡言少語,只是點了點頭。

    我沒有追問他所說的‘債務’是什么,因為我忽然有一種古怪到難以形容的感覺。

    變成丑女的蕭雨去了城河街,大雙現在又想搬去城河街,這究竟是偶然,還是冥冥中早有注定?

    不知道為什么,我忽然想起在死門里的時候,元君瑤對我說的話。

    難道這個世界真的有一種東西,叫做宿命……

    我給竇大寶打了個電話,把事情說明,讓他在家那頭幫我周全一下。

    竇大寶平常大大咧咧,這種事他還是有分寸的,何況還有徐潔在。

    剛掛了電話,高戰就匆匆進來,讓我去前頭開會。

    他并沒有帶我去會議室,而是直接把我帶進了他的辦公室。

    辦公室里已經有四個人在了,分別是趙奇、沈晴、司馬楠,還有一個我沒見過的中年男人。

    趙奇拿起煙盒,抖出兩根煙,遞給高戰一根。

    遞給我,我沒接,拿出自己的煙點了一根。

    先開口的是司馬楠,她指了指我,對身邊的中年男人說:“他就是我跟你說過的……徐禍,徐主任。”

    接著又給我介紹:“這是我男朋友,老劉、劉元。”

    我搓了搓腦門,看著這四個人的‘組合’,開始覺得這次的‘會議’有點不尋常。

    趙奇抽了口煙,彈了彈煙灰,看著我說:“又出事了。”

    “什么?”我腦筋兒一蹦。

    趙奇說:“今天凌晨,一輛從市區開往平古的出租車發生了事故。沖出了公路,掉進了河溝里。就是昨天出事的河溝。”

    沈晴看了看他,從包里拿出一個文件夾遞給我,“出事的車上只有司機一個人,他和先前中巴車上死的那十二個司乘人員,以及兩名救援人員死因一樣,都是溺水死亡。”

    她又看了趙奇一眼,見趙奇點了點頭,下意識的壓低聲音對我說道:

    “我們替那個司機的同行做了筆錄,證實凌晨4點30分之前,那個司機在市里某娛樂場所外等活。根據當時在現場的其他司機所說,4點30分左右,他忽然做了個很奇怪的舉動。”

    說著,她拿出筆記本電腦,翻開來,遞給了我,“這是當時排在他后邊的出租車,行車記錄儀錄下的視頻。”

    我隨手把文件夾放在一邊,接過電腦,點開了視頻。

    畫面中顯示的是市里一家娛樂場所的正門,正前方一輛出租車里,駕駛座的車窗內時不時探出一只手,彈著煙灰,應該是在等活。

    我下意識的看了趙奇一眼,他朝我點點頭,“看完再說。”

    我轉回頭,看了看視頻左上角顯示的時間,4點22分。

    我沒快進,而是耐著性子繼續看下去。

    當時間跳到4點28分的時候,屏幕像是忽然被一抹紅影遮住似的,一下失去了影像。

    但僅僅只是一瞬間,就又恢復了正常。

    “那是什么?”我本能的點了暫停。

    “你發現什么了?”高戰立刻走了過來。

    我把視頻倒退了些,再次播放,紅影閃過的時候,再次快速點了暫停。

    高戰和沈晴一起湊上來,盯著屏幕看了一會兒,同時扭臉看向我:“你看見什么了?”

    我一怔,反問:“你們現在看見什么了?”

    沈晴和高戰對視了一眼,說:“和剛才沒什么兩樣,不就是一個小姐……一個‘女工作人員’扶著一個胖子出來……這前面停著輛大奔,我們查過了,這是那胖子的私家車。”

    “你看到什么了?”問話的是趙奇。

    我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么,因為,在我看來,此時的屏幕上完全是一片朦朧的紅色,根本看不到什么胖子和‘工作人員’。

    趙奇眼珠轉了轉說,揮了揮手:“繼續看下去,看完。”

    視頻繼續播放,紅影一閃即逝。

    一個西裝凌亂,身高和體寬幾乎成正比的胖子在一個身材苗條,穿著暴`露的女郎的攙扶下,雙雙進入了一輛看不到車牌的黑色轎車。

    接下來的一幕,讓我對著電腦屏幕呆愣了好半天。

    那輛轎車前腳開走,出租車駕駛室的門就打開了。

    一個高高瘦瘦的男人有些匆忙的走出來,先是甩掉了手里的煙頭,然后朝著空氣點頭哈腰,露出了諂媚的表情。

    跟著,瘦高個拉開了后車門,還用左手擋著車門框的上方,像是把什么人恭恭敬敬的迎進車里,然后重新鉆進了駕駛室。

    再然后,后車燈亮起,出租車絕塵而去。

    高戰看著我,眨巴了眨巴硬幣眼:“你看見了?上車的是誰?”

    我一愣,反問他:“你看到什么了?”

    高戰搖頭:“我什么都沒看到啊,沒人!”( )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詭命陰倌徐禍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黑龙江十一选五 湖北十一选五 掌心福州麻将 安卓版 在线AV片 fiba美洲篮球比分直播 吉林麻将咋玩ios 湖北30选5 湖北麻将下载 泽钜配资 重庆快乐10分 橄榄球明星 3d开奖结果试机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