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詭命陰倌徐禍 > 第七十章石屋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詭命陰倌徐禍最新章節。

    或手機輸入:wap.xiaoshuo.com 求書、報錯請附上:書名+作者

    8→網,精彩免費!

    聽靜海一說,我們幾個都是一愣,左右看看,才發現只剩下我、靜海、郭森和高戰四個人。

    “劉元哪兒去了?”高戰明顯有點急了。

    倒不是他沉不住氣,在這種環境下,真要是有人落了單,那可真不是鬧著玩的。

    郭森四下看了看,幾步走到一邊,“這里有腳印,他應該是朝著這個方向走了。”

    我和高戰、靜海跟過去,見地上果然有一串腳印,直通向樹林深處。

    “他怎么跑了?”高戰愕然的問,不等旁人開口,又自問自答“一準是看見尸體斷成兩段,被嚇著了。”

    郭森點頭表示認同。

    人在看恐怖電影的時候,看見形貌再恐怖的鬼,也不會過分恐慌,因為那畢竟是假的。

    現實可完全是兩碼事。

    人在現實中,對普通的尸體都有著本能的恐懼,更何況剛才郝向柔被分尸的場面,讓我這個法醫都嚇得快要心臟病發了。

    劉元不過是個普通的公交司機,看到那樣恐怖的一幕,被嚇得崩潰逃離,似乎在情理之中。

    可為什么我總覺的,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對勁呢?

    “別愣著了,趕緊去把劉元找回來。”郭森說了一句,就要沿著腳印追。

    我下意識的說“等等!”

    “你急著去投胎啊?”靜海幾乎是和我同時說道。

    我以為老和尚看出了什么,沒想到他卻斜眼看著我問“老實說,你是不是已經想到什么了?”

    我搖頭“我也只是覺得不對路,如果說劉元是被嚇跑的,人在受到驚嚇的時候,第一反應該是大喊大叫才對。就算當時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所謂的尸體上,也不會聽不到有人喊。”

    “所以呢?”靜海問。

    高戰的目光跟著腳印延續向前看了一陣,回過頭說“這腳印也太整齊了,被嚇跑的人,會跑的這么穩當嗎?”

    郭森也看出了苗頭,說“人在驚慌狀態下,身體會不同程度的失去平衡感,這是自然反應。但這串腳印不光是沒有錯亂,而且步伐間距都是大致相同的,看上去倒是像慢條斯理的朝前走留下的一樣。”

    高戰點點頭,“就算是慢慢走,要在這么深的雪地里走的這么整齊,也不是件容易事。”

    靜海皺了皺眉,尖著嗓子說“我問你們了嗎?我在問他!”

    說完,又斜睨向我“我是問你,現在是怎么想的?”

    我一陣無語,這老和尚,脾氣上來可真不是好相與的。貌似從認識到現在,除了竇大寶,他還沒給誰留過面子呢。

    我想了想,指了指地上兩具已經殘缺不全的尸體,說“假設我們現在是在幻象中,那這兩具尸體就不是真的趙奇和郝向柔。從車上下來的是七個人,現在加上劉元,少了三個了。我感覺劉元不像是被嚇跑的,而是設這個局的人,利用手段想要把我們分開。”

    “對路!”靜海點點頭。

    “劉元必須得找到,但是從現在開始,我們幾個誰也不能離開對方的視線范圍。”我頓了頓,還是覺得不怎么妥帖,搖了搖頭,接著說道“不,從現在開始,我們四個人手牽著手,怎么都不能分開。”

    話一說出口,我自己都覺得怪異。

    四個大男人手拉著手,其中還有個老和尚,那場景實在是說不上來的發噱。

    郭森和高戰倒是雙雙點了點頭,顯然也是隱約意識到了什么。

    靜海卻翻了個大白眼,揮了揮手,說“切,哪用那么麻煩,想不讓人再走丟,法子多的是。我下個連心降就成了,這樣一來,就算走散了,其他人也能感覺到對方在哪兒。”

    我對老和尚的本事毫不懷疑,郭森和高戰卻不知道靜海的底細,兩人對望一眼,都有些疑惑不解。

    高戰忍不住瞪著靜海說“真有降頭這回事兒?你下一個,我看看。”

    靜海又一翻白眼,“已經下過了。”

    高戰一愣,還想再說什么,我擺手制止了他,“那就別墨跡了,趕緊跟著腳印走。”

    對于降頭,我始終都想象不出究竟是怎樣一種存在,不過卻知道靜海沒吹牛的習慣,也絕不會在這種事上來虛頭巴腦的。他多半是在剛才揮手的時候,已經給我們落了降頭了。

    沿著腳印向前走了一陣,郭森忍不住問我,既然現在已經知道,我們所看到的都是幻象,也知道這么厚的積雪不符合邏輯,那為什么還不能擺脫眼前的景象?

    我說我們并不是單純的被催眠,而是還摻雜了一些無法用科學解釋的東西在里頭。

    對于眼前看到的場景,非要有個說法的話,我只能說,我們現在看到和經歷的,并非是本人的意識能夠控制的。或者干脆說,我們現在是活在某個人的意識當中。

    只要某人的邏輯不出現明顯的錯誤,我們就沒法擺脫目前的狀況。

    高戰聽得一吐舌頭,“活在別人的意識里……那家伙真有這么厲害?”

    我看了一眼郭森“韋無影的資料你也看過了,他不是普通人,或者說,不是普通的鬼。紅手絹精通的就是幻術,而在傳說中,真正的紅手絹不光只懂得單純的幻術戲法,有很多人都懷疑,他們還懂得催眠。”

    我忍不住嘆了口氣,“唉,越說越亂。總之……總之當古老的傳承被鬼施展的時候,比人施展起來還要恐怖就是了。”

    “說到資料,你給我的那張紙……”

    郭森剛說一半,靜海忽然尖聲道“我說這腳印怎么這么奇怪來著,敢情是專門給我們指路呢!”

    我一怔,順著他的目光看去,才發現不遠處竟到了樹林子的邊緣。透過間隙,就見那里赫然有著一間石屋。

    “你說的對,這腳印留下來的目的,就是在給我們帶路。”我點著頭說。

    最初那種古怪的感覺,終于算是有了著落。

    現實中絕不可能在這么短的時間內積存這么厚的雪,從下車后,我們看到和經歷的已經確定是幻象無疑。

    既然制造幻象的人有能力搞出這么龐大的場景,如果要刻意把劉元和我們分開,又怎么會留下那么明顯的腳印呢?

    “快走!”我有種直覺,只要進了這石屋,很多事就會得到解答。( )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詭命陰倌徐禍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广西快乐双彩24选7走势图 哈灵百搭麻将挂 半全场 广西快乐双彩24选7走势图 巨牛盈 贵州麻将怎么玩 棒球比分雪 澳洲幸运10网站 体育彩票比分点球算吗 重庆时时彩app老版本 棒球比分 d 3d图库字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