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特戰醫少都市游最新章節。

    余雷的出現,讓方寧百分百相信唐正是被誣陷的。

    這個案子,是余雷親自接下的,并且派了手下心腹去抓捕唐正,她負責審訊而已,所以,背后的一些細節,她并不知情。

    “小方,這個案子你就別接手了,我親自審理。”余雷看向方寧,淡淡笑道。

    “余雷,你也變第一把手了。”

    一旁的胡霄的看著這個黑臉男人,也是皮笑肉不笑的笑了一下。

    “胡霄,你不是當保安去了嗎?怎么也在兒?”

    余雷看到方寧身后的胡霄,先是有些驚訝,緊接著也嘲弄似的笑笑。

    這三個人,只有胡霄和余雷是同個時期成為警察的,方寧只能算是胡霄的后輩。

    本來,胡霄的前景是三人中最好的,只是無奈不愿和王家小姐王芙結婚,導致王天越震怒,一路下調。

    正好方寧工作優秀,勤勤懇懇,得到了升遷,于是,胡霄就成了方寧的下屬,再然后,就辭職了。

    最不起眼的余雷反而是最后的優勝者,憑著資歷,成了一把手。

    “和你有關系嗎?”胡霄看了余雷一眼,絲毫不客氣。

    余雷也不介意,笑了笑說道:“難得你回來一次,就別走了,等我處理完這個案子,我做東,咱們好好聚聚。”

    說罷,就繼續朝唐正所在的審訊室走去。

    方寧上前一步,攔住了余雷,認真的說道:“余局,我們是警察,什么事情都要公事公辦----”

    她很想極力反對,但是余雷是她的頂頭上司,她沒那個能力。

    至于胡霄,就更加沒有,他只是一個外人,無權干涉。

    如果硬要干涉的話,反而會以妨礙公務的罪名,遭到逮捕。

    聽了方寧的話,余雷臉一沉,說道:“我是領導還你是領導?怎么辦案,我需要你來教嗎?現在,你可以走了,立刻,馬上!”

    見余雷態度這么強硬,方寧終于是低下了頭,朝審訊室里看了一眼。

    唐正,也關注著外面的事情,兩人視線對碰,唐正朝她咧嘴一笑。

    滿嘴都是苦澀,雖然心里一千個不愿意,方寧還是敬了一個禮,說道:“是。”

    目送余雷進入審訊室里,胡霄心里焦急,急忙撥通了唐家的電話。

    他打算動用唐家的人脈,來把唐正保出去。

    但是,電話始終是一陣盲音。

    胡霄打了一個又一個,都沒人接通。

    “打不通的。”

    方寧看著胡霄說道:“這回,你的死黨可是惹到了不得了的人。”

    而有些事情,只要權力夠大,白的可以說成黑的,黑的也可以變成白的。

    ----

    哐!

    余雷一腳踢在審訊室的鐵門上,雙手放在兜里,倚門而立。

    由于用力過猛,鐵門發出沉重的金屬顫音,不斷來回晃悠著。

    余雷視線冰寒的望著審訊室里的唐正,眼里盡是陰冷之色。

    除了靠在門邊的余雷之外,他的身后還有兩名體型魁梧的精壯男子,眼神皆是犀利的看著唐正,一左一右站立著,身上散發著濃濃的壓迫感,猶如鐵塔一般。

    現在的審訊氣氛,明顯和方寧審訊時變得不一樣了,審訊室一片漆黑,除卻審訊臺正中心一盞刺眼的白熾燈外,沒有一點光源,顯得十分陰寒,令人不寒而栗。

    這也是唐正接受這種程度的審問,要是其他人一進去,還沒開始審訊,恐怕就會被這種窒息的氣氛給嚇得說不出話來。

    “王龍派你來的吧?”

    唐正點了一根煙,吐出一個個漂亮的煙圈,看著余雷笑著問道。

    “你在說什么?我聽不懂。”

    余雷眼里冷光閃爍,沖唐正冷酷一笑。

    見余雷否認,唐正也沒有再說什么,黑白合作,這是常有的事情,但是誰也不會明著說。

    “接下來,我問什么,你就答什么,明白嗎?”余雷看著唐正,命令道。

    “這是打算要對我嚴刑逼供嗎?”唐正看了一眼一左一右站在他身邊的兩名精壯男子,啞然失笑道。

    “對你可用不著這些。”

    余雷冷笑一聲,說道:“不出意外,你會在這里呆上一段時間,不過你放心,一日三餐還是會給你準備好的。”

    “是嗎?”

    唐正眉毛一揚,笑道:“那我可說好了,我這個人有點挑食,沒有牛排西餐,是滿足不了我的,再加上我平時日常的開銷,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啊。”

    “呵呵,如果一包咸菜兩個滿頭滿足不了你的話,你可能要餓肚子了。”

    余雷像看傻子一樣看著唐正,都死到臨頭了還想著享受。

    身為局里的一把手的,他的口才也是極佳,當然,更重要的是,背后有人扶持,他才能走到這個地位。

    “好了,廢話就說到這兒,我們開始吧。”

    余雷坐在唐正對面,打開記錄本,眼睛微瞇,冷酷道:“先來說說你的動機,你為什么要拿槍指著王蜘蛛的腦袋?”

    唰----

    此話一出,唐正的眼神陡然變得陰寒起來。

    余雷第一個問題就把他往死路上逼,不止確定了非法持槍的罪名,還多了個威脅的大罪。

    在持槍的基礎上,開槍和沒開槍,可是天差地別。

    “你的主子有沒有告訴你,永遠不要小看任何人?”

    唐正沒有回答余雷的問題,而是指了指樓上天花板:“我樓上有人。”

    “哈哈,我就喜歡你這樣的賤人。”

    余雷大笑,用力拍著唐正的肩膀,突然,他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冰寒,指了指兩邊的精壯男人說道:“唐正,我知道你能打,但是,他們兩個是退役軍員中最能打的搏擊高手,我想,他們會疏松一下你的筋骨。”

    于是,唐正多看了那兩個男人幾眼。

    不用余雷介紹,唐正就知道他們是個高手,無論是精氣神,還是強壯的體魄,以及滿是繭的手指,無一不證明了他們的不凡。

    唐正收回視線,輕輕的笑了起來,看向窗戶外面,語氣幽幽。

    “一方有難,千軍萬馬來相見,在千軍萬馬來臨之前,我就陪你們玩玩吧。”

    伴著這句話落下,唐正拉開椅子,緩緩站了起來,看向那兩個搏擊高手,極為狂傲的向他們勾了勾手指頭。

    ……

    國際大廈。

    李桃又回來了,而且帶來一則消息:唐正被抓了。

    總裁辦。

    林輕雪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出神。

    良久,她掏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聲音冰冷無比。

    “管好你的兒子,有些人,不是你們可以得罪的起的。”

    ……

    國際大廈頂樓。

    楚沉魚笑魘如花的對秘書說道:“備車,去明珠分局走一趟。”

    ……

    柳媚走出國際大廈,靜靜的等在路口。

    不出一分鐘,一輛輛車停在她的面前。

    一排排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齊刷刷的鞠躬:“小姐。”

    “人都到齊了嗎?”柳媚目光犀利的掃視全場,冷聲問道。

    “到齊了,隨時聽小姐號令。”

    “好,去要人。”

    柳媚眼里掠過一絲寒光,鉆進了車里。

    ……

    與此同時,希爾頓酒店。

    一個女人踩著十厘米高跟鞋,卻健步如飛,風風火火鉆進一輛敞篷跑車。

    發動車子前,女人打了通電話。

    電話一接通,女人就劈頭蓋臉一頓罵:“江明濤,你是怎么辦事的?你手下一個不長眼的混球把老娘侄女婿抓了知不知道?”

    “對不起?對不起有屁的用----對不起有用還需要你們這幫飯桶干嘛?我告訴你,這事你不給老娘處理得滿意咯,別說你屁股底下那張椅子你不用坐了,老娘拿大炮把你轟成渣宰----”

    罵完,女人立刻發動車子,極為囂張的揚長而去。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特戰醫少都市游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