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曾許星光共余生 > 第27章 好奇你的從前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曾許星光共余生最新章節。

    許星辰下班回家,進門之后,手中還捏著手機貼在耳邊。

    看到在客廳坐著的邵懷明,她笑了笑,指了指手中的電話,繼續跟那邊的秦雪聊天。

    “阿雪,蘇婉可是影后,她真的這樣,耍大牌,還目中無人?不能吧?我看這多年,她表現的都很隨和啊!”

    “那都是裝的,真人,脾氣不好,還非常的目中無人,以為自己是什么了不起的呢,對了……她那經紀人,張口閉口的,拿邵氏大佬來壓我,媽的,要不是為了獎金,我才懶得伺侯她呢。”

    許星辰輕笑,坐在了邵懷明身旁,他也順手,給她倒了一杯茶。

    許星辰端著茶杯,喝了一口,才對著電話說:“邵氏大佬?又是什么?”

    “還能是什么?金主唄。燕城最神秘的家族,邵家的三爺,只知名號,很少露面的邵三爺。你沒聽過正常,我以前也不知道,后來跟著老板長見識了,才知道這位邵三爺。邵家可是燕城頂級豪門家族,可不是網上那些個我們看到的豪門,人家是幾代豪門底蘊,不一樣的。所以,一般人不知道。也只是他們上流圈子里的人知道的。”

    “邵三爺?”

    許星辰輕笑的吐出這個稱呼,身旁的邵懷明端著茶的手中一頓,黑眸深深的鎖在毫無所覺的許星辰身上。

    “所以,為了這個邵三爺,你也不能得罪蘇婉了。有錢有勢的男人,為了女人,撒錢這種事情,很常見,為了獎金,忍忍唄。”

    “當然了,就是沖著錢,我才接了這案子了。不聊了,那經紀人又給我打電話,先掛了。”

    許星辰放下手機,喝掉手中的茶,看向邵懷明。

    “是阿雪的電話,就我們前幾天看的電影,女主角蘇婉,有點合同糾紛,她接了蘇婉的案子。她跟我吐槽呢,沒想到,影后竟然真的有金主呢,聽說是燕城什么神秘的大佬,這種事情,對我們來說,只能發生在網絡上或者是傳說中,沒想到,我也能聽到點八卦。”

    邵懷明挑眉,“邵三爺?”

    “對啊,你聽到了。”

    “謠傳。”

    “什么?”

    許星辰不明白,看向邵懷明。

    他掀了掀眸子,淡淡的說:“邵三爺,和那個蘇什么的女明星,子虛烏有。”

    “啊?你也不信是不是?”

    許星辰點頭,“不過不管信不信,這些娛樂圈的八卦,就是說說而已,沒必要較真。好了,我去做飯了。”

    許星辰起身去了廚房,而邵懷明捏著茶杯,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平靜的放下了。

    ……

    許星辰早上到了公司,跟同事打招呼。

    可是,他們看她的眼神,卻有些異樣。

    撇開那些看她好戲,幸災樂禍的眼神之外,許星辰覺得肯定是出事兒了。

    那娜離開上前,在許星辰坐下之后,給她看了手機。

    “你家人找了媒體,曝光你,估計是找了水軍,不然也不可能上熱搜。星辰,到底什么情況?”

    許星辰看了看微博,在記者采訪中,她的那個罵人猙獰的舅舅,卻是一副老態龍鐘,可憐的樣子,身邊的兒女也都一個個換上樸素的服裝,訴說著許星辰這個外甥女,如何搶奪家產,又在拆遷得到巨額財富之后,翻臉不認人,更是無情的打官司,一點親情都沒有。

    她許星辰在這些人口中,就是無情殘忍無理取鬧的,更是冷血刻薄的女人。

    這個記者的視頻,被頂到熱搜上,上面的評論,清一色的對許星辰無情的聲討,咒罵,因為拆遷而鬧出家庭矛盾的不在少數,許星辰這就成為了典型。

    還沒有看完消息,許星辰的電話響起來,自稱是什么媒體記者。

    而很快,她也被人肉出來了信息,公司的電話也被打爆了,更不用說那些曾經本就對她看不慣的同學,更是被記者找到,露臉的表達了他們對許星辰的看法。

    他們好像所有人都無比熟悉許星辰一樣,把許星辰最不好的一面,全都告訴記者,不光是視頻,好多評論里,都稱自己是許星辰的同學……

    事情發酵的太厲害。

    許星辰措手不及。

    被俞飛鵬就這么逮著機會,斥責了她一頓,讓她離開公司,回家解決,不能影響公司正常運作。

    許星辰只好下樓,可是她被曝光了公司地址,剛下樓,猝不及防的好多話筒手機都伸過去,好多記者將她圍住。

    似乎沒有料到,許星辰真人真的這么漂亮,他們的動作,還是稍微輕了很多。

    只是該問的還是要問,畢竟這個女人,如今被全網絡唾棄辱罵。

    “許星辰,網上所說,是否真實?你是真的拿到了巨額拆遷費?卻反而霸占,趕走親人?”

    “許星辰,你上學的時候因為男女關系混亂,差點被學校開除,是真的嗎?”

    “許星辰,……”

    她被圍的有些懵,第一反應,便是擋住自己的臉。

    “許小姐,你這是羞愧嗎?”

    許星辰動彈不得,走都走不了,就在她焦急的檔口,一輛車子極速剎車,刺耳的聲音,短暫的吸引人注意,車上下來的高大冷峻的男人,沖著他們迅速過來,直接推開人群,將許星辰拉開,上車。

    后面記者想要追上去,卻徒勞無功。

    他們并沒有回家,而是去了酒店。

    許星辰進了酒店房間,才松了一口氣。

    看向邵懷明,眼睛巴巴的,似乎有些脆弱,有些委屈。

    邵懷明也真的看懂了她的眼神,走過來,抱住了她。

    許星辰順勢,緊緊的摟住了邵懷明的腰,在她懷中,放心的表達自己的脆弱。

    “剛才真的嚇死我了,我又不是明星,而且他們不會調查一下事實真相嗎?”

    邵懷明的大手,撫摸著許星辰的柔軟的黑發,沉沉的聲音道:“不用擔心,會過去的。”

    “我知道,就是這事兒,勢必要鬧一陣子了。我看我得上網澄清一下了。”

    說到這里,許星辰直接推開邵懷明,轉頭趕緊上網,登陸自己賬號。

    她還沒發出什么字來,手機就被邵懷明給抽走了。

    許星辰驚訝抬眸。

    “你發也沒有用,他們不會聽你解釋,現在輿論被帶著了,所以,你一個人的澄清沒有用。”

    “那怎么辦?”

    許星辰現在有點依賴著邵懷明了,眼神直直的看著他。

    邵懷明一瞬間沉默了,看著小女人如此的眼神,莫名的,有些好笑。

    深邃的眼底,迅速閃過一抹笑意。

    許星辰卻皺了皺眉頭,身手,去抓著邵懷明的胳膊,扯了扯。

    “懷明,你說啊,你是不是知道該怎么做?”

    邵懷明這才開口,“用事實說話。”

    許星辰卻還不知道怎么辦。

    邵懷明坐下來,手指繞過小女人的纖細手指,捏了捏,這才說:“你也不用在意,林晏現在是你的律師,他處理這些肯定比你自己好。所以,現在給林晏打電話,讓他處理。”

    他抓著許星辰的手,把手機塞給她,同時調出林晏的電話。

    許星辰卻還猶豫,“這不好吧?林律師只是幫我打官司,這個微博的事情,是私事。”

    她說著的時候,邵懷明已經幫她把電話撥出去了。

    林晏很快接聽。

    “許小姐?是為了微博的事情嗎?”

    他知道。

    許星辰似乎不好意思說,“林律師,不好意思,我是想問一下,您能否……”

    “你來處理。”

    邵懷明倒是直接,把這事兒給命令過去了。

    許星辰立刻尷尬的很,扯了扯邵懷明的手腕。

    “林律師,您別在意,我丈夫他……”

    她想替邵懷明道歉,可是話沒說完,林晏竟然聽了。

    “得,我肯定給辦好了,三……三天肯定弄好。放心吧。”

    許星辰驚訝,但是也趕緊道謝,林晏沒多說什么,就掛了電話。

    轉回頭,許星辰就看著邵懷明。

    邵懷明捏了下她的下巴,“看什么?”

    許星辰琢磨了一會兒,才說出自己心里想法。

    “懷明,越相處,我越很奇怪,你以前到底是怎么過來的?”

    大爺似的,很習慣別人伺候,說話要么不說,要么就這樣直接,還容易得罪人,再者上次他在池冉冉婚禮上,面對那么多大佬,還表現的他才是大佬一般的氣質,氣定神閑的樣子,真是讓許星辰很奇怪,他到底是怎么樣早就如今的性格和態度的。

    “我真的很奇怪呢。”

    邵懷明薄唇微微勾了下,俯身,貼近許星辰精致嫩白的小臉兒。

    “這么想知道?”

    “對啊,你以前是怎么過的?不過,要是你不想說的話,就算了。”

    她也不勉強邵懷明的。

    邵懷明沒說,只是嘴唇劃過她的嘴唇,貼近,氣息相纏間,邵懷明啄住了她的嘴唇,深深的吻過去,是他一貫的風格,又重又急,而且絲毫不憐香惜玉。

    在許星辰嘴唇被他給弄的疼的時候,她不太舒服的推了推邵懷明。

    得了間隙,許星辰氣喘吁吁的道:“你不想告訴我就算了,不用這么要吃了我吧?”

    她還摸了摸嘴唇,真的有點疼。

    邵懷明意味不明的推開,黑眸深深,許星辰還是受不了他漆黑的眸子一直盯著自己,不自在的起身,看向其他地方。

    而此時,許星辰這才發現,他們現在所在的酒店房間,似乎太大太豪華了吧?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曾許星光共余生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上海快3实时更新走势图 怎么样很快的赚钱 股票涨跌幅度 2012中国足球直播 河北快三 3分pk10计划软件app 时时彩中奖规则表 彩票销售 11选五助手app下载 快3稳赚技巧十大绝招 幸运飞艇在线单期计划 河北专拍学校赚钱的摄影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