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曾許星光共余生 > 第34章 女人的電話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曾許星光共余生最新章節。

    夫妻兩人,一變爬,當然,身為女人愛美的特性,許星辰還是要讓邵懷明給她拍一些美美的照片的。

    許星辰擺出各種姿勢,自認為自己長的挺美的,就算是技術再差的人,也不會拍的難看的。

    而結果,許星辰還是高估了邵懷明的拍照技術。

    純粹的直男拍照技術,讓許星辰這么一個大美人,在他的手機照片下,都能成為矮挫丑的樣子……

    許星辰看了自己照片之后,收了手機,沖著邵懷明,面無表情的說:“不拍了,用眼睛欣賞美景吧。”

    邵懷明似乎是對自己拍照技術也是感覺到很尷尬,默默的點頭,不對剛才發表任何看法。

    邁開大長腿,迅速往上爬。

    而在他伸手的許星辰,沒一會兒,看著他沉默的背影,忍不住噗嗤笑了起來。

    這個男人,看外表強大的很,實際上,真是有可愛的一面。

    許星辰清脆的笑聲,邵懷明回頭看了眼,黑眸清冷,許星辰立刻斂起笑容,有點小心翼翼,沖著邵懷明討好的笑著。

    可是心里,卻真的狠狠唾棄自己的膽小。

    “哎?今天竟然沒有開放呢?”

    許星辰跟邵懷明爬到半山的時候,另外一條小路,通向別處,有情侶在抱怨。

    “我們就是為了它來的啊,沒有開放,多沒意思,”

    “可能是最近要開一個什么大會,所以好多地方都好像不開放了。”

    許星辰看向邵懷明,也有些不太高興。

    她抓著邵懷明的大手,輕聲抱怨,“我本來也是沖著這個月老亭來的,網上看過圖片,真的超級美的,而且面朝大海,風景特別好的,”

    “月老亭?”

    許星辰耳朵有點紅,然后眼神閃了閃,看向別處,“聽說在月老亭拍照紀念的情侶,都會白頭到老的。”

    邵懷明挑眉,許星辰輕嘆了聲,“算了,估計得下個月之后了,這次青城開大會,好多地方都不一樣了,改天我們晚上去街上走走吧?”

    邵懷明應了聲,牽著她的小手往另外一邊去了。

    很多人陸續失望,有的直接轉頭往回走了。

    許星辰還回頭看了看,邵懷明看著她失望的小臉兒,黑眸閃了閃。

    在山頂的時候,許星辰拒絕了邵懷明“主動”要拍照的要求,干脆自拍起來,而邵懷明站在一旁,想要抽煙,卻想起來不適合,不過掏出了手機,發了個信息,然后就站在一旁,看著許星辰自拍的各種表情,嘟嘴,瞪眼,大笑,或者擠眉弄眼的……

    小女人或許是自己看著自己拍的很好笑,心情很好的樣子。

    那張精致的小臉兒,本就是耀眼的,如今笑起來的樣子,卻是更加奪目。

    邵懷明黑眸微瞇,薄唇微微勾了勾。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許星辰終于滿意了,然后對著邵懷明抓拍了一張,很是欣賞。

    兩人攜手下山,那邊月老亭竟然放開了,許星辰又是驚喜,趕緊拉著邵懷明往那邊走去,而此時,月老亭已經有了好多人,擁擠著,但是許星辰還是拉著邵華明在狹小的亭子內,自拍了好幾張,雖然背后有好多人,但是她卻很滿足。

    “懷明,我就說,結婚之后,我的運氣好了很多呢,是不是你帶來的好運啊?”

    她抱住邵懷明的胳膊,星眸中點點光芒,好像有眼光灑落進去。

    邵懷明看著,不由得低頭,親吻了她的眼睛,而許星辰沒想到邵懷明如此直接在外面親她,不禁臉頰粉嫩。

    “好啦,走啦,回家……”

    邵懷明意味不明的輕笑了下,跟了上去。

    回到家,許星辰便投入了修圖曬朋友圈的大業中,邵懷明則去洗澡。

    沒一會兒,丟在茶幾上的超懷明的手機響起來。

    許星辰看過去,起身去拿手機,是一個不知名的電話。

    她接起來,“喂?你好,懷明去洗澡了,如果有什么事兒,我讓他一會兒打給你好嗎?”

    “洗澡?你是誰?啊?”

    電話那邊,是個女人,聲音尖銳,生氣,許星辰皺了皺眉,開口,“請問你是誰?我是懷明的……”

    手機突然被邵懷明給抓走。

    許星辰回頭,手機卻已經被邵懷明掛斷。

    “你洗完了?剛才的電話,是個女人,好像很生氣。”

    邵懷明看了看號碼,“不認識。”

    許星辰微微皺眉,狐疑的看著邵懷明,不是懷疑他,但是心里還是疑惑的。

    邵懷明捏了捏許星辰的下巴,“不相信?”

    “她知道你,而且好像聽著我很生氣。”

    這不可能是不認識的人。

    邵懷明勾唇,坐下來,濕漉漉的頭發,似乎還稍微凝聚了水滴。

    許星辰本想繼續追問,但是看著他的頭發,還是第一時間,轉去浴室拿了毛巾,重新給他擦頭發。

    邵懷明一動不動,享受著許星辰的伺候。

    好一陣的沉默,等許星辰拿下毛巾,似乎已經在這段沉默的時間內,已經想好怎么開口了。

    她低著頭,手指捏著毛巾,聲音有些悶。

    “懷明,其實,如果是結婚以前的事情,你大可以跟我說清楚,我不會無理取鬧的。”

    如果是結婚以后的,那就要另當別論了。

    邵懷明身體微微往后靠去,頗有些放松慵懶。

    黑眸盯著小女人的側臉,沒有看到她的眼神,卻大概也能猜到,她此刻,不高興的心思。

    他低沉醇厚的聲音緩緩溢出,“如果是婚后呢?”

    許星辰立刻手指一緊,咬了咬唇,下一刻,還是勇敢的抬頭,對上了邵懷明的深邃眸子。

    “如果是婚后的,那要看是什么情況了。”

    邵懷明看著小女人此刻灼灼卻冷靜下來的星眸,輕笑了下。

    伸手,捏了捏她的耳朵,“放心,什么都不是。”

    “真的?”

    邵懷明的眼神告訴她,他說的是真的。

    許星辰心里是默默的松了口氣,她抿了抿嘴唇。

    “懷明,我相信你。我這個人,其實最怕麻煩的,如果將來……真的你不想繼續了,直接跟我說就好,我不會死纏爛打的。如果是有別的情況,你可以跟我解釋清楚,我也不會鬧。我們之間明明白白的,好不好?”

    “嗯,”

    許星辰這才終于卸下了她嚴肅的小表情,笑了起來。

    她主動的上前,抱住了邵懷明的腰,依偎在他懷中,仰著小臉兒,突然問:“那她到底是誰?”

    邵懷明不禁抬手,揉了揉她的腦袋。

    “一個朋友的妹妹而已。”

    “……哦……”

    許星辰的這聲“哦”拖長了音,還有些別的意味,在邵懷明還沒有了解的時候,她便已經說出來了。

    “那剛才為什么說不認識?”

    這質問的眼神,明明就是他心虛吧?

    只是,許星辰雖然是這么想的,還是有些小心翼翼,不敢太大膽的對邵懷明質問。

    所以,這欲言又止,就是這么個意思。

    可是邵懷明根本就不接她這欲言又止的一茬。

    而是推了推許星辰,沒有半點心虛,問道:“不去洗澡?”

    許星辰深深的看著邵懷明,他那坦蕩又不在乎的樣子,她都不好意思繼續問下去。

    有些挫敗的起身,許星辰去了浴室洗澡。

    而在許星辰去洗澡的空擋,邵懷明起身去了陽臺打了個電話。

    “廷川,”

    電話那邊,顧廷川第一時間道歉,“三哥,我知道錯了,是不是落落那丫頭找你了?我沒想到,她會偷偷翻我手機,挨個給我手機里的人打電話,就你那新號碼,她竟然打到了。不過幸好,她被我強制送回燕城了。”

    “你最好看好她。”

    “是是是,三哥放心,我不會讓落落給您搗亂的。”

    “嗯,”

    說完,就掛了電話。

    邵懷明抽出煙來,點燃,黑眸望向屋外干凈的青城風景,似深思。

    ……

    顧落落被強制性的送回了燕城顧家,可是,她卻不會就此放棄的。

    “放我出去,媽媽,爸爸,你們這是囚禁,放我出去……”

    她在房間內大吵大鬧,可是,顧家父母卻根本不理會。

    直到顧落落叫的嗓子都啞了,似乎也沒力氣了。

    顧母這才去了女兒房間,看著女兒失落又可憐的樣子,語重心長的嘆氣。

    好好的一個活潑可愛的女兒,就因為愛而不得,在碰上邵懷明的事情上,總是這么的驕縱又固執。

    “落落,你哥哥跟我說過了,他跟懷明提過很多次了,根本就行不通。當年,要是邵懷明但凡對你又一丁點的意思,或者是他能接受我們兩家聯姻,他也不會選擇蘇家的。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顧落落固執的搖頭,“我不。當年我爭不過蘇曼姐,我承認我失敗。現在呢?懷明哥哥恢復自由了,我就有權利追求他。”

    “你這丫頭,非要讓我們兩家成冤家是不是?”

    “這跟家族沒關系,是我喜歡懷明哥哥。況且以前也是我小,現在我也長大了,成熟了,懷明哥哥會喜歡我的。我有這個信心。”

    “他要是再拒絕你呢?他要是再選擇別人了呢?”

    顧落落很是固執的反駁,“不可能,懷明哥哥不可能再選擇別人的,所有女人,除了我,都不可信任。”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曾許星光共余生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188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双色球 168开码结果现场 长沙闲来麻将官方网站 日本棒球比分台湾 pt老虎机平台送体验金 a股赚钱法则 内蒙古快三规则及中奖规则 百宝彩百变王牌走势 大连娱网棋牌官方下载 海王捕鱼坑 欧亚足球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