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曾許星光共余生 > 第44章 來青城找人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曾許星光共余生最新章節。

    邵懷明是放過了許星辰,但是,卻沒有放過她其他可以用的肢體。

    反正,對于許星辰來說,這跟沒放過也差不多了。

    邵懷明依舊用別的方法,得到了快感。

    一整夜,徐星辰都覺得大腿和手心,火辣辣,導致她睡眠不好,半夜醒來,感覺到身后溫熱的堅實的懷抱,她心里安心的,希望以后每個日日夜夜,都能夠如此就好了。

    第二天,邵懷明通知許星辰,下午就可以離開燕城回家了。

    許星辰趕緊定了機票,收拾行李,只給秦雪打了個招呼,兩人就退房,去了機場,趕回家。

    再次回到青城,回到他們不大房子里,許星辰聞著房子里的一股沒透氣的不太好的味道,都覺得無比踏實。

    她放下行李,什么都沒管,轉身,就去抱住了邵懷明。

    邵懷明一愣,隨后大手拍拍她的后背,“怎么?”

    許星辰輕笑了下,稍微退開了。

    “沒有啊,就是抱抱而已。好了,我去收拾一下,”

    許星辰迅速的將行李推了進去,收拾行李,大掃除。

    而邵懷明這個大少爺般等著伺候的人,這次,倒是被許星辰分配了換床單被套的任務。

    床單還好說,這個被套,等許星辰拖完地回到臥室,正看到邵懷明跟一團在被套里皺巴了的被子奮斗呢。

    她忍不住的噗嗤一笑,卻得了邵懷明警告的清冷眼神。

    許星辰暗暗吐舌,“我來弄吧。”

    上前她將被子抽出來,重新塞了起來,很快,被子四個角固定,一抖,特別簡單的工作。

    許星辰剛將床鋪好,邵懷明就直接把她給推到在了床上。

    她竟然立刻大叫起來:“啊啊啊啊……我渾身臟死了,沒換衣服呢,把床弄臟了……”

    抗議無效,邵懷明跟她一起,壓到了床上,手指貼在她的唇邊,黑眸深深。

    “動作很快嘛。”

    許星辰看著邵懷明,這語氣,怎么聽著好像不滿?

    她扯扯嘴角,“還好吧,”

    “星辰真厲害啊!”

    喲,這是真的不高興了?

    因為他不會做?因為自己做的很好?還是自己剛才笑他了?

    大概都有。

    許星辰有些了解邵懷明的心思了,這個男人,大概是不太能接受,自己技能不行的現實?

    這自尊心,以前怎么沒有表現出來?

    許星辰笑笑,沖著邵懷明道:“沒有啦,我是以前常做的。你做不好,是因為你以前沒做吧?這事兒就是熟能生巧的。不用怕,以后我交給你,你多練習練習。”

    說著,她還拍了拍邵懷明的肩膀,算是安慰了。

    邵懷明卻輕哼了聲,大手一捏她的胸前,似乎是懲罰和不滿。

    許星辰驚呼了聲,沖著邵懷明皺眉,也跟著臉紅了。

    他是怎么做到一本正經的耍流氓的?

    邵懷明看著她羞惱的臉色,似乎才滿意,又捏了下,才起身,放開了她。

    然后走進浴室去了。

    許星辰趕緊跳下床,揉了揉發燙的小臉兒,扁扁嘴角,不過星眸中還是盛滿了笑容。

    有邵懷明在的家,真好。

    ……

    許星辰回了公司,她本來只是周末去的燕城,不算請假,但是又多待了兩天,所以,請假這事兒,也著實不太好。

    至少她自己心里覺得不太好。

    沒想到,回到公司,同事們也都沒有什么異樣,跟她依舊熱情呢。

    那娜捧著咖啡,跟許星辰低聲說:“你那酒店的貴賓身份,是他們一直都討論的重點,怕是你神秘極了,有不得了的靠山呢。”

    “又把我跟周總扯在一起?”

    “有的這么想,但是一直不見你跟周總有交集,他們怕是覺得你還有別的招呢。”

    許星辰冷哼,“這就是現實,太勢力了。”

    “誰說不是呢?不過,我也好奇,你怎么成了那酒店的貴賓了?我老爸都沒有這個待遇呢。”

    許星辰有點囧:“……我能說我是抽獎抽的嗎?”

    “什么玩意兒?”

    許星辰說了上次自己幸運的事兒,那娜聽完,若有所思的看著她。

    “你……你這是什么眼神?你不相信嗎?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真是中獎了。”

    那娜卻搖了搖頭,“嘖,難不成你是錦鯉俯身?”

    許星辰笑,“我也不知道啊,反正,我感覺從我結婚之后,就是挺幸運的。”

    看她這蕩漾的笑容,那娜沒說什么,笑著回了座位上。

    不過她迅速給自家老爸發了信息,詢問那家酒店是否真有抽獎這種好事情?

    而那娜被自家老爸呵斥了一頓:“什么抽獎?你以為這頂級酒店,是超市大賣場?還促銷?抽獎?別說這么些異想天開的事情,你要想去住,就去住幾天啊,又不是沒錢。”

    那娜被訓斥了,還是有點覺得奇怪,又問了幾個富二代朋友。

    得到的答案呢,也都是笑她異想天開的,他們只當那娜是開玩笑。

    然后那娜暗搓搓的看了看許星辰,神色若有所思。

    也許,許星辰真的有什么不得了的神秘靠山吧?

    午飯的時候,許星辰跟那娜坐在一起,先給邵懷明打了電話,一邊吃一邊聊著,那小表情,那娜看著真的不用吃飯了,狗糧已經吃飽了。

    “許星辰,你跟你老公,感情很好的啊?”

    池冉冉不知道什么時候過來了,在許星辰放下手機之后,她直接坐在了許星辰的旁邊,調侃著她。

    許星辰漠然不語,她不知道池冉冉這一會兒態度不一樣是什么意思,反正,池冉冉跟她來說話,就沒有安好心的時候。

    許星辰不說話,池冉冉也不惱。

    “星辰啊,我就是好奇問問而已,你跟你老公的相處之道,也跟我說說啊。”

    許星辰不想聽她瞎扯,趕緊吃完,端著餐盤收拾了離開。

    池冉冉笑笑,眼底閃過一抹暗光,看著許星辰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什么。

    池冉冉吃過午飯,去了舅舅辦公室。

    沒別的目的,還是想要知道,舅舅調查邵懷明查的怎么樣了。

    “舅舅,你朋友問了嗎?許星辰的老公,是什么來頭?他到底是不是有什么了不得的背景?”

    王成石卻搖頭,“沒有,你想多了。你以為隨便一個人,都能是什么不得了的人?我看啊,許星辰那個老公,姓邵的,頂多是個燕城邵家有點遠親關系的。至于你說的三爺,倒是真有這么一個,燕城邵三爺,名號響當當,而他如今正在燕城,怎么可能跟你說的那個姓邵的有關系?他們都姓邵,卻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那我那天聽顧少說的,是我聽錯了嗎?”

    “肯定是你聽錯了。要是邵三爺就是那個許星辰的老公,冉冉,這事兒,你覺得可信?不可笑?”

    池冉冉想了想,是挺可笑的。

    這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兒。

    她搖了搖頭,然后對舅舅說:“我知道了舅舅,那舅舅,其實我看周總對許星辰也沒有關系吧?都是謠傳吧?根本就沒有見到過周總跟許星辰在一起過,或許,我們可以借此機會,把許星辰趕出公司的。”

    “非要趕走她?”

    王成石看著外甥女,“我聽說,許星辰控訴飛鵬抄襲她的設計?這事兒,是真的?”

    池冉冉立刻否認,“不可能的,舅舅,許星辰就是在故意抹黑飛鵬。”

    王成石卻并沒有都相信外甥女的話,不過出言警告了下,“我不管是不是抄襲,你們做事兒,把事情處理干凈了,不要讓人留下把柄。”

    池冉冉臉色變了變,“……我知道了,舅舅。”

    “行了,今天早點下班吧,你表姐的朋友來青城玩,是燕城顧家小姐,你也跟著一起。”

    池冉冉心里一喜,“真的啊?謝謝舅舅。”

    給池冉冉機會,認識燕城大小姐,這是對她好,池冉冉自然十分重視。

    她也直接把許星辰暫時拋在腦后,還不到下班時間,就先走了。

    晚上,池冉冉跟著表姐王雅蘭去了顧大小姐下榻的青城大酒店。

    進了房間,池冉冉看著房間里隨地扔著的衣服和鞋子,桌上隨意擺著的珠寶和首飾,而顧大小姐懶洋洋的從臥室走出來,看著兩人,也只是冷淡的打招呼。

    “來了啊。”

    王雅蘭熱情笑著,也隨手將她的衣服收拾了下。

    “落落,這是我表妹池冉冉,跟我一起,盡地主之誼。今晚上,我們來安排,讓你好好玩。”

    顧落落卻擺擺手,“小破地方,有什么好玩的?”

    “我們這里是比不上燕城,不過,也倒是有些別致的不一樣的風景的。我記得上學的時候,你喜歡爬山來著,這里山景不錯,明早我們去爬山?”

    “切,爬山?才不想爬山。”

    當初喜歡爬山,是因為懷明哥哥喜歡爬山,她就跟著一起,想要多跟他接觸。

    “行了,我來青城,是有事兒的,隨便玩玩就行了,我還要找人。”

    “找人?找什么人?我說不定能幫上忙的。”

    顧落落看了眼開口的池冉冉,池冉冉積極的樣子,在她眼中,跟那些巴結她的人一樣的。

    顧落落習慣這種人的態度,但是,她卻并不領情。

    “不用,我自己找。好了,我餓了,先去吃飯,你們帶路……”

    王雅蘭和池冉冉立刻帶著顧落落去青城比較有名的美食之地。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曾許星光共余生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11选5任3技巧稳赚公式 卡五星麻将官网下载 u8棒球比分 刷照片赚钱的app 广东快乐10分玩法 四川麻将外挂软件 澳门赌桌21点规则 快乐赛车 北京pk拾开奖现场直播 八品道加盟赚钱势不可挡 456棋牌游戏手机版 真人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