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曾許星光共余生 > 第48章 面對的現實困難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曾許星光共余生最新章節。

    許星辰抓著邵懷明的大手,自己的手在他的掌心里,看起來很有安全感。

    他的大手并沒有多少粗糙,修長好看,指甲很是干凈。

    她心里有些奇怪,這樣一雙手,以前是怎么能夠做搬運工的工作呢?

    大概,他是家道中落?

    “星辰?”

    邵懷明看著眼前小女人,又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的樣子,另一手戳了戳她的臉頰。

    許星辰這才回神,笑了笑。

    “哦,抱歉。其實,現在冷靜下來之后,也并不是多么大的事兒了。我沒有必要跟這樣的人渣計較,我直接打官司就可以了。”

    邵懷明挑眉,“他們做了什么?”

    許星辰便將今天公司遭受到待遇告訴邵懷明,說完,她看著邵懷明冰冷暗沉的臉色,她倒是還趕緊的安慰。

    “懷明,我已經不生氣了。人有無恥到這個地步,我們跟他們計較,倒是顯得我們也沒有素質了。這種事情,就直接一個官司,讓他們輸的心服口服,自己生氣,才是最不劃算的,是不是?所以,我現在冷靜了,我明天還去跟鄭律師碰個頭,這事兒,怎么也得打贏了。”

    邵懷明看著小女人,她還能笑的出來。

    只是,剛才她哭起來的樣子,心中又怎么能像是她說出來的這么輕松?

    怕是之前心里一直都更難受吧?

    邵懷明黑眸閃過一抹銳利,指腹卻柔軟的劃過她的小臉兒。

    “所以,離開公司是對的。”

    “對啊,這樣的公司,我沒有必要待了,我怕我都會跟里面的人一樣,變成那樣齷齪的人。”

    許星辰勾起一抹笑容,星眸中,點點閃爍著,煞是好看。

    邵懷明想到了,他曾在草原的晚上,看到的最澄澈的黑夜星空,星光閃爍著,每個人看到,都會情不自禁的發出感嘆的美麗。

    現在,這個小女人的眼神,似乎都比那夜空更美。

    邵懷明黑眸深深的落在小女人的眼神中,手指撫摸著她的眼睛邊緣,薄唇勾起一抹愜意的笑,而且很是享受她眼神的注視。

    許星辰看著沉默的邵懷明,看了好一會兒,他都沒說什么,好像只是落在她的眼睛上,

    她眨了眨眼睛,小手揮了揮。

    “還看啊?”

    邵懷明不再繼續看,而是低頭,啄住了她的眼睛。

    許星辰輕笑了下,稍微推開他的嘴唇。

    “別親了,對了,我今天一生氣,又買了好多東西,”

    她拿著手機,給邵懷明看,當然,大部分都是給他買的。

    許星辰自己都沒發現,她的心里,每次都想著,邵懷明為先,這種心情,想要讓邵懷明高興的心態,著實是一種實打實的小女人的心態。

    邵懷明看著她在淘寶上買的那些男裝,嗯……

    “好看吧?雖然貴了點,但是,我覺得貴也有貴的好處,你穿著肯定更好看。”

    “這件,羽絨服,樣式簡單大方……”

    “襯衣我買了好幾件……”

    “怎么樣?懷明?你覺得怎么樣?”

    邵懷明若有所思,一會兒才回答,“還不錯。”

    許星辰立刻笑起來,“我就知道你會喜歡。”

    “……”

    第二天,許星辰在邵懷明上班去之后,自己也去了律師事務所。

    鄭律師看到許星辰,臉上卻露出了為難的神情。

    “邵太太來了?先進來吧,我先接個電話。”

    鄭律師轉頭,去了別的房間。

    一會兒之后,鄭律師回來辦公室。

    許星辰拿出自己之前的一些資料,“鄭律師,這是……”

    “抱歉。”

    鄭律師突然對許星辰道歉,許星辰驚訝的看著他。

    而鄭律師也很為難,說道:“真的很抱歉,邵太太,這個案子,我不能接了。”

    “什么意思?”

    “抱歉,真的不能接了。邵太太去找別的事務所的律師吧。”

    許星辰臉上,布滿懷疑。

    鄭律師很慚愧的,眼神閃爍著,讓人把許星辰送出去。

    而許星辰在離開之前,還是看了眼鄭律師。

    “鄭律師,是因為有人不許您接我的案子嗎?”

    鄭律師只是道歉。

    “對不起。”

    許星辰點頭,“好,我明白了,給你添麻煩了。”

    離開了律師事務所之后,許星辰在網上直接找了幾個本地的事務所,打過去電話,然后去事務所。

    但是,所有律師,在聽到許星辰的名字,看過她的案子之后,都無一例外的拒絕了她。

    這一天,許星辰要是不知道發生了什么,那就真的太蠢了。

    她整個人,沮喪的坐在了公交車站的椅子上,路過的公交車一輛一輛的過去,她卻一直眉頭緊鎖,像是天大的困難壓在了她的頭上,怎么都驅散不開。

    許星辰現在心中,已經不似昨天的輕松了。

    因為今天,她第一次,見識到了,被更大的勢力所支配的恐懼。

    不過就是找一個律師,她都找不到,他們想要讓她走投無路,似乎就是這么簡單。

    所以,她未來,可能面臨著更困難的處境,該怎么走下去,該怎么才能為自己伸張正義?

    她把這個社會現實想的太簡單了,而如今,卻是滿心一片迷茫。

    前面停了一輛豪車,車窗降下,一男人掛著無禮的笑。

    “美女,去哪里?我送你啊!”

    許星辰卻冷漠的,忽視了豪車,招手,趕緊上了一輛出租車。

    回到家,許星辰并不想要讓邵懷明為此事跟著她一起煩惱,重點是,即便他知道了,也沒有辦法處理的。

    俞飛鵬以及王副總的影響力,能夠如此之大,邵懷明身為一個普通人,又能怎么辦?

    所以,她先是暫時隱瞞這事兒,她還不信,王副總能夠把整個青城的律師都威脅到了。

    也許,她還是能夠僥幸找到一個不畏強權的律師吧?

    ……

    接下來接天,許星辰跑遍了大大小小的律師事務所,甚至個人出來做的,她也找了幾個。

    倒是真有人,接了她的案子,不過,許星辰也不想要坑人,事先將自己被很多律師給拒絕的經歷告訴了對方,也就是說,他若是接了自己的案子,就會被人打壓。

    結果,最后,就真有一位,不怕強權的,留了下來。

    這位剛出校門,司法考試剛過的小年輕,說話都有些磕磕巴巴的小楊律師。

    “許姐,如果你相信我,那我一定全力以赴,不怕被人為難。反正我就是孤家寡人一個,也沒有設么好威脅的,而且我自己本身很窮,再被威脅能夠到哪里去?”

    這小楊律師,倒是實誠。

    許星辰笑著說:“要是他們給你錢呢?”

    “啊?給錢啊,那我也不能要啊!我這人,不喜歡錢,只喜歡研究案子,我主要餓不死就行了。許姐,你不用擔心,我肯定是妥妥的站在你這邊的。”

    許星辰心踏實了點,“小楊,放心,不管勝訴還是敗,姐姐我都不會虧待你的。”

    對于認識小楊,也是許星辰最近最開心的一件事情了。

    不過小楊沒有工作室,也只是在出租屋里,兩人一般見面都是在許星辰小區附近的咖啡廳,研究案情,而小楊又是個真的專心的人,每次都不知道要休息或者要吃飯,許星辰跟著他,倒是有些無奈。

    所以,她倒是邀請了小楊,回自己家吃飯去了。

    晚上,邵懷明進屋,看到了客廳里,一個戴著眼鏡的小伙子,木等等的坐在沙發上。

    邵懷明黑眸閃過冰冷的銳利。

    小楊不知道為什么,瞬間冷了下來,他看著邵懷明,本能的畏懼,趕緊起身。

    “是姐夫吧?您好,我是許姐的律師,姐夫您好,我是小楊。”

    介紹完自己,之后,小楊大概是小動物的本能,恨不得將自己藏起來的樣子,不得不說,他的感覺也很敏銳了。

    許星辰聽到聲音,從廚房出來。

    “懷明,你回來了?”

    她笑容坦蕩,很賢惠的走到邵懷明跟前,接過他的大衣,小聲的解釋:“小楊律師,是我剛找的律師,這幾天他也挺幫忙的,我想著請他來吃頓飯。”

    邵懷明應了聲,并沒有多問。

    還是自然的,摟住許星辰,低頭,吻住了她的小嘴兒,繾綣一番。

    許星辰嗚嗚了下,但是邵懷明怎能容她反抗,反而是掐著她的小腰,更加深了這個吻。

    而小楊,趕緊的背過身去,尷尬的低頭看著資料,默念著阿彌陀佛。

    好一會兒,許星辰害羞的,嬌嗔的橫了眼邵懷明,推著他去了我是換衣服,又重新去了廚房。

    一頓晚飯,小楊求生欲很強的,只低頭吃飯,不敢多說一句話,更不敢多看他們。

    吃過飯之后,他就趕緊的跑了,再待下去,自己都不知道還能不能活過明天呢。

    總感覺姐夫這眼里,自帶殺氣,自帶冰茬子,能夠隨時將他用眼神殺滅的感覺。

    等小楊離開之后,邵懷明走到還在忙活收拾的許星辰跟前,看著她的手在水池中,沾染上了洗潔精的泡沫。

    他忽然覺得有些礙眼。

    這雙白嫩的小手,不應該做這種事情的。

    許星辰抬眸,看著邵懷明,“怎么了?懷明,你去休息吧,這里沒有什么事兒啊!”

    邵懷明卻黑眸幽深的,直接詢問,“為什么換律師?”

    還是這么一個如此沒用的慫貨。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曾許星光共余生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三分pk10走势图官网 吉林时时玩法介绍图 新快3走势图 幸运飞艇 福建十一选五怎么玩 北京pk赛车官网登录 姚记娱乐棋牌 股票行情002216 神来湖北麻将 福彩 新利棋牌评测 10bet黑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