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曾許星光共余生 > 第50章 與生俱來的氣勢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曾許星光共余生最新章節。

    許星辰其實打心底里,對小楊律師能打贏官司,并沒有多大的信心。

    不過,是抱著僥幸,還有內心中的一種盲目的相信邪不勝正而已。

    可是,當他們第一場出庭下來之后,竟然如此給力的,讓對方根本沒有一點招架之力,而且小楊律師更是說話犀利,一點都沒有平時的害羞和卡頓,這就厲害了。

    許星辰簡直要佩服小楊律師了。

    出了法院之后,許星辰看著又恢復了靦腆的大男孩樣子的小楊,毫不吝嗇自己的贊美。

    “小楊,你真的太厲害了。簡直是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

    小楊立刻搖頭,不好意思的說:“許姐,你別夸我了,這其實都是沈哥的功勞的。”

    “哦,對,沈律師,你也超級厲害的。”

    小楊立刻非常的崇拜眼神,看向淡定微笑的沈律師。

    “沈哥,我真的覺得你超級厲害,他們能夠說什么,想什么,都在你預料之中,你簡直就是活神仙呢。要是沒有沈哥你,今天肯定不會這么輕松的,甚至都不會贏。沈哥,你在燕城是不是也是很有名的律師?你怎么會來青城呢?給我當助手,簡直是讓我無地自容的。”

    沈律師推了推自己的眼鏡,也在許星辰好奇的目光中,微微一笑。

    “沒有那么夸張,我正好受邵先生所托,你們要謝就謝邵先生吧。”

    “可是,沈哥就是很厲害啊!其實這個官司,沈哥來接,肯定比我更好。”

    “不,小楊你表現還不錯。”

    許星辰看了看自身帶著一中精英氣質的沈律師,若有所思。

    “不知道沈哥,跟我家懷明是怎么認識的?”

    沈先生笑笑,“這個,許小姐可以詢問邵先生的。”

    “這么神秘啊?”

    沈律師但笑不語,心里卻是吐槽。

    他來青城之前,可不知道自己竟然會在這里知道邵三爺如此大的秘密,現在,既然知道了,又不能裝作不知道,只好跟著邵三爺演這么一次。

    可是若是他穿幫了,這可真是有壓力啊。

    比他接受任何官司都有壓力。

    別看沈律師如今一副胸有成竹,萬事淡定的樣子,精英銳利,但是其實心底里,是真的很無奈。

    他作為律師已經知道了很多人不知道的好多秘密,如今又多了邵三爺的秘密,他可以當做不知道嗎?

    沈律師表示自己很苦逼。

    “呵呵,小楊,下一次,關于財產案子,我們可以……”

    沈律師在跟小楊聊起案子,轉移話題,就怕許星辰會多問。

    許星辰也只是內心稍微有點困惑,但是也沒有追問下去。

    其實,她現在更堅定了,邵懷明有可能真的是家道中落的那種人。

    以前可能風光過,也交過很多那些精英朋友,或者有過很好的生活水平,不過后來家里不行了,淪落到出來打工,但是如果有設么事兒,還是有以前的一些比較好的朋友會伸手幫忙的那種。

    許星辰心中暗暗確定了如此,便想著,還是少提邵懷明以前的事情吧,怕是會引出往事來,傷他的心,戳他的傷疤。

    晚上,自然是要慶功的。

    許星辰特意選了一處比較好的餐廳,邀請了兩位律師一起吃飯,邵懷明作為男主人,自然要作陪的。

    在餐廳的時候,許星辰先陪著兩位坐下來,開始的時候,都挺放松,說話還是自由暢快的。

    可是,等邵懷明來了之后,許星辰自己都覺得,這個餐桌上,氣氛都變了。

    邵懷明脫掉外套,坐下來,襯衣袖子挽起來,自然疏懶,自有一股迷人氣質,重點不是這個,而是他自坐下之后,氣場就變了,一個眼神掃過去,好像控制全場,強大的讓人小心謹慎,甚至不敢隨意亂動,總感覺他那天然高位的氣勢,是與生俱來的。

    許星辰自己以前真的不太注意到這一點,可是,今天晚上,卻是突然發現了邵懷明似乎有種長居高位的倨傲和氣勢。

    邵懷明側頭,去看許星辰。

    黑眸是她所熟悉的,淡漠中卻帶著一絲溫柔。

    “怎么了?”

    許星辰立刻笑起來,將自己心中的奇怪甩開,在桌下,捉住了他的大手,好像這樣,能夠抓住他,能夠讓自己的心踏實下來。

    “沒有,今天重點是兩位律師。他們今天真的好棒,我想我們絕對不會輸的。”

    邵懷明掃了眼面前的兩位律師,微微頷首,“多謝。”

    沈律師立刻有些誠惶誠恐,“不敢,邵……先生。“

    許星辰忍不住輕笑,“哎呀,你們不要謙虛了。事實就是你們這么厲害,我們很感謝,真的,說心里話,之前都沒有人接我的案子,我心里是很絕望的。如今你們不僅僅是接了,還是冒著風險接的,而且還勝了,這對我來說真的是非常驚喜,又充滿了很多很多的感激和感動的。我和懷明,先敬二位一杯吧,感謝你們。”

    說著,許星辰拿起了酒杯,邵懷明也跟著她的動作。

    沈先生被邵三爺敬酒,他怎么敢承受得了?

    而小楊,雖然不知道邵懷明的身份,但是小楊感覺到邵懷明天然的懾人其實,還是不敢的。

    兩人同時的抬起酒杯,“不敢不敢,”

    然后自己先干為敬了。

    許星辰失笑,這也才喝了下去。

    邵懷明沒有阻止許星辰喝酒,反正他在她的身邊,喝多少都可以。

    邵懷明不常開口,對面兩位也不敢多開口,幸好全靠著許星辰來開口,調節氣氛,總不至于太尷尬。

    許星辰也是盡全力了,最后那兩位吃完飯也是早早各自告辭了。

    許星辰和邵懷明上了車,她才直接開口。

    “懷明,跟你吃飯,我看好多人都有壓力呢。你這冷肅的臉色,能把人嚇跑。”

    邵懷明側頭看了她一下,繼續開車。

    許星辰忍不住輕笑,“好啦,我沒有別的意思,你這樣臉色挺好,至少,面對別的女人的時候,就很好。”

    為此,許星辰還得竊喜呢。

    男人可不能太好臉色了,尤其是面對外面的小妖精們,一不小心就撩騷了。

    而邵懷明這樣很好。

    許星辰意思,邵懷明是聽明白了,他薄唇微微勾了下,沒說話,卻也魅力迷人。

    許星辰坐在副駕駛座上,側身看著自己的丈夫,側臉都這么輪廓鮮明,帥氣迷人,一個勾著嘴角的動作,也這么迷人。

    她毫不掩飾自己的花癡,捧著小臉兒,著迷的看著。

    邵懷明顯然很享受這個小女人的如此花癡。

    在紅綠燈前停下的時候,才轉身,傾身過去,捏著許星辰的下巴,吻了下才滿意。

    而許星辰不好意思的,捂著發紅的臉頰,滿意的笑了,卻還是嬌嗔的說:“哎呀,專心開車啊,注意安全。”

    邵懷明大手捏了捏她的耳朵,深邃的黑眸,淡漠中帶著柔情。

    ……

    這對夫妻甜蜜蜜的時候,池冉冉那邊,震驚之后,首先要找顧落落訴苦的。

    而顧大小姐聽到了這個消息,直接否認。

    “不可能,我交代下去了,誰敢接那個女人的案子?從燕城來的?”

    池冉冉還很委屈又憂愁的樣子,解釋,“我找人打聽了下,是這樣的,以為從燕城來的律師。可能是不知道情況吧,我不太確定。”

    顧落落高傲的冷哼一聲,“行了,愁什么?”

    她又只是一個電話。

    “你找那人聊一聊,就說我的意思,我看這個愣頭青是誰,既然是燕城的人,若是不知道還好,若是知道是我的要求,還敢接案子,呵……我倒是要看看,是誰這么想死。”

    顧落落掛了電話,回頭看了池冉冉。

    “你這這么表情?”

    池冉冉立刻搖頭,“不是,我總是覺得,這個許星辰有些邪門的很。顧小姐,我只是怕您吃虧。”

    “呵!我吃虧?”

    顧落落不屑的冷笑,她那表情,覺得池冉冉在說什么天大的笑話一樣。

    搖了搖頭,給自己倒了杯酒,看著手中的名貴的紅酒,晃了晃,看向池冉冉的目光,帶著很明顯的嘲諷。

    “池冉冉,你以為我顧這個姓,代表著是什么?只是有錢?我們所有的影響,都是錢買來的?”

    池冉冉有些尷尬,搖頭,“不,我沒有這個意思。”

    “呵!你這么想,也無所謂,你們這些人啊,嘖,我其實說了也沒有意思,你們的眼界有限。如果以后,你讓我繼續看你順眼,我會帶你多看看,多見識一下。當然,這是在你有機會的情況下。現在嘛,我就這么說一句,我不想讓一個人在這個國家混下去,那么我一句話,她就真的會走投無路。很少,很少有人會保住她。這就是我姓顧所帶來的實力。”

    池冉冉內心已經不能用震驚來表達了,她向往真正的頂級豪門,卻沒有真正見識他們的頂級。

    顧落落云淡風輕的說:“現在這些手段,不過是小打小鬧,你看這些就覺得厲害了?”

    池冉冉不好意思的點頭。

    顧落落冷哼,“土包子。”

    而她享受著這種高傲和對別人的輕視,“所以,許星辰這個女人,你就放心吧,你覺得誰會比我更有能力,而保住她?”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曾許星光共余生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时时彩怎么买才稳赚 4场进球 辽四快乐12推荐预测 外汇不可能赚钱 ag真人 鱼丸游戏棋牌 福州麻将胡牌规则 澳洲幸运10 最精准3肖6码免费公开 海峡两岸为股东最赚钱 快乐10分开奖 时时彩5星直选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