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曾許星光共余生 > 第52章 邵夫人能做多久呢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曾許星光共余生最新章節。

    顧落落被送去M國,不是能夠完全瞞得住的事情。

    她到底做了什么,不是完全不透風的。

    顧落落在燕城的圈子里,對邵懷明的心思,是無人不知的,可是,如今,她的接過卻是被顧少送去了國外,這等于是將她發配了。

    這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顧大小姐,對于邵家是完全沒有資格進入了。

    另外一點,似乎很多人也都暗暗的收起了一些心思,真怕撞到了邵三爺的忌諱之中。

    顧廷川最近郁悶的,連女人都沒有興趣了。

    “顧少,怎么還悶悶不樂的啊?今兒弟弟我可是找了個有趣的女人呢,你這樣,是沒興趣嗎?”

    顧廷川抽著煙,擺了擺手,喝了酒。

    “別跟我提女人,女人麻煩的時候,真特么的討人厭。”

    蔣山東挑眉笑笑,“落落?”

    顧廷川臉色又是一沉,沒說話。

    蔣山東又給他倒了一杯酒,把身旁的女人給打發走,兄弟兩人,他這才秘密談幾句話。

    蔣山東慵懶的靠著沙發背,吸著煙,長腿交疊,他看著顧廷川陰沉的臉色,不免直言,“顧少,別生氣,我倒是稍微了解了一下,落落在青城,是不是撞到了三爺手里了?因為三爺的那個女人?”

    顧廷川深深的吸了一口煙,眸子微微闔了闔,沉默片刻,這算是默認了。

    蔣山東饒有興致的,繼續問,“三爺這意思,這姓許的女人,很有可能就是將來邵家的女主人?”

    顧廷川輕哼,“可能。”

    “嘖,厲害啊!這燕城多少名媛,怎么都沒有成呢?三爺到底怎么想的?不說這女人漂亮不漂亮,就她?她要當邵家女主人,她有那個能力嗎?”

    蔣山東嘖嘖稱奇,他自己都覺得奇怪。

    顧廷川手指彈了下煙灰,“切,有沒有那個能力,她自己接了就知道了。到時候還不知道她能做多久呢。”

    蔣山東扯了下嘴角,“誰說不是呢?邵家女主人這個位子,這么多女人想要做,也要看自己有沒有那個能力。”

    “得了,顧少,不要想這些了,三爺這婚姻,也不是我們擔心的。看個熱鬧而已,我說的那個女人,是真的厲害的,確定不試試?”

    顧廷川這才也終于決定拋開那些煩心事兒,捻滅煙頭。

    “叫來吧,”

    “得累,我這就讓那女人過來。”

    兩人又放松下來,醉在溫柔鄉中,暫時拋卻那些麻煩。

    此時青城。

    許星辰看著眼前的池冉冉,雖然還化著妝,精致的妝容,但是,卻臉色陰暗,眼神對她更加的充滿著恨意。

    許星辰也不在意,池冉冉恨意,向來都來的這么奇怪,或者說是莫名其妙。

    當年,一直到現在,這么多年,她都沉浸在自己的奇怪的恨意中,許星辰沒有辦法配合池冉冉的仇恨。

    更何況,她沒有沉浸在當年被這些人欺辱的仇恨中,已經很不錯了。

    “許星辰,你到底憑什么?”

    許星辰皺眉,池冉冉這樣的質問,已經太多了,都是老話題了。

    她喝著咖啡,對于池冉冉今天的邀約,早知道她肯定是這幅模樣,真沒趣。

    “我憑什么,這不重要。你不是說我有后臺嗎?就是你以為,我就是憑這個。所以,不要再問了,你要我見面,到底是想要說什么?如果你還是表達你的不滿和憤怒,我已經習慣了,你盡管恨,我可沒有那么多時間陪著你跟你生氣。”

    她還要回家,做菜,今天還想好了,燉骨頭湯,給邵懷明補身體呢。

    天氣冷了,許星辰最近還沒有工作,更多的時間,都在研究好吃的,冬天也是進補的季節。

    而且邵懷明最近工作,似乎比較累的樣子,當然這是許星辰自己心里認為的,邵懷明在公司打雜,肯定每天都很累的。

    當然要在生活方面,給他更多的體貼和關心啊!

    許星辰心里還在想著,燉湯要做很長時間,除此之外,再做些什么菜,已經在你腦中過了一遍了。

    “啪!”

    池冉冉一下拍在桌上,因為憤怒和猙獰,完全破壞了她臉上的精致妝容。

    而安靜的咖啡館,因為池冉冉的聲音,破壞了這份悠閑的安靜。

    很多人目光都看過來,看到池冉冉臉色難看的,好像跟許星辰有什么爭執,而許星辰漂亮又有氣質的樣子,也不知道他們心中在想著,這兩個女人有什么恩怨的故事呢。

    許星辰不想要跟池冉冉浪費時間,她的臉色也冷了下來。

    “池冉冉,你除了瞪眼,除了大聲,你還會什么?不要一副受害人的樣子,這一切都是你們先挑起的,從中學開始,你們欺負我,我不在意,已經很大度了。若是有心里陰影的我,沒有成長成變態,抑郁,是我的運氣好。現在,還要怎樣?公司,你們打壓我,抄襲我的創意,我被迫離開了公司,你們還要對我趕盡殺絕,可是結果呢?惡有惡報,善有善報,這一切都是你們咎由自取。你還有臉來對我生氣?你才是憑什么?”

    倒打一耙,顛倒是非的事情,不是沒有,可是,池冉冉和俞飛鵬這對賤人,才是真正的倒打一耙,而且如此惡心齷齪。

    許星辰的漂亮眸子中,此時也沾染上了厭惡和黯然。

    但是,卻始終都有一道光,灼熱的讓池冉冉心虛和閃避。

    可是,她不甘心的。

    池冉冉看著許星辰的光彩照人,想到自己如今的結果。

    “許星辰,我對你趕盡殺絕,你對我又何嘗不是?我舅舅被公司都開除了,飛鵬和我,都沒有了工作,不僅如此,家里的生意更是舉步維艱,這一切,難道不是你所為?我承認我看你不順眼,可是你呢,別裝什么圣母,我家要完蛋了,我要成為窮光蛋了,你看著是不是很痛快?啊?”

    許星辰皺眉,“我不明白你在說什么。你們家的事情,我不感興趣。”

    池冉冉這是要把自己所有的問題,都推到她身上就能心里舒服了嗎?

    許星辰懶得跟她周旋。

    起身,這就要走,卻突然,池冉冉直接抓住了許星辰的手臂。

    許星辰回頭,沒想到看到的,卻是池冉冉復雜的表情,不甘,卻也帶著某種妥協。

    她突然開口,甚至是懇求,“星辰,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對,我對你的態度也不對,我跟你道歉。”

    說道歉的時候,池冉冉大概是咬牙切齒的。

    許星辰沒有想到,池冉冉竟然跟自己道歉,而且她顯然是不甘心的。

    “對不起,星辰,我們錯了。所以,求你放過我家吧,我們都已經走投無路了,求你高抬貴手。”

    池冉冉在顧落落不明的離開之后,就越來越更加感覺到,一切的壞事兒降臨了。

    俞飛鵬輸了官司,丟了臉面,更是被公司開除。

    舅舅本來只是降職,但是之后不知道為什么,還是離開了公司。

    而池冉冉家的生意,更是處處碰壁,眼看著就要開不下去了,出現了非常大的資金困難,卻是沒有一家能夠幫忙,甚至銀行貸款都沒有成功,這一切,在如此壞的局面中,池冉冉才終于想到了許星辰。

    許星辰沒有這個本事,但是她可能真的有不得了的后臺。

    例如,之前欺辱許星辰的那幾個青城紈绔子弟,如今還被發配到了外地,參加承認變形記去了,例如顧大小姐,莫名的離開,例如舅舅,例如她和俞飛鵬,而今更是牽扯到了家里的聲音。

    如果說這一切不是許星辰所為的話,池冉冉根本不相信的。

    她驚駭,害怕,更是篤定了,這都是許星辰所為。

    至于她怎么做到的,她不知道,但是,卻只能忍受著內心的屈辱和不甘心,來求許星辰放過他們。

    這才有了這個畫面。

    “星辰,求你,放過我們吧。”

    許星辰才覺得莫名其妙呢,甩開池冉冉的手,皺了皺眉頭。

    “池冉冉,惡有惡報,我很高興。但是,我可沒有那個本事,你們大概是做懷事兒太多,得罪人太多了。所以,求我沒用,我不懂你的意思,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內心懺悔,然后坦然的迎接你們的報應才對。”

    許星辰直接離開,而池冉冉卻更加的恨。

    許星辰這是擺明了不會放過他們,池冉冉眼眶通紅,咬著牙,終于忍不住的落淚。

    回到家的許星辰,并沒有將池冉冉的事情放在心上。

    她心情是很好的。

    早早做好晚餐,許星辰在家等了會兒,還沒有等到邵懷明回來,她便下樓,在小區門口,聽著音樂,等著他回家。

    一輛低調奢華的汽車,緩緩停下,許星辰本不在意,畢竟這樣的好車,肯定不是她家懷明坐的。

    但是,沒想到,從車上下來的人,卻真的是邵懷明。

    邵懷明下車之后,也看到了小女人,銳利的黑眸,閃過某種精光。

    “懷明?哎?這是……誰的車子?”

    許星辰快速走過來,而車子已經開走。

    邵懷明抓住她凍的有些冰涼的小手,淡淡的回答:“同事的。”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曾許星光共余生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3d李逵劈鱼 宁夏体彩11选5 体彩时时彩11选五开奖 11选5一胆全拖 天龙八部多开刷道具赚钱 江苏麻将下载安装 淘宝快3 福彩3D开奖结果 E尊国际娱乐城赌博 1000炮街机捕鱼 传奇今生真的那么赚钱吗 广东快乐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