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曾許星光共余生 > 第84章 逆鱗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曾許星光共余生最新章節。

    薛子慕的話一說出來,許星辰已經渾身戒備了。

    這是打算深情告白?

    她心里急切想要逃跑。

    薛子慕剛要繼續說第二句話的時候,許星辰立刻迅速的阻止了他繼續說下去。

    “薛師兄,不用說了。我結婚了。”

    她如此果斷,堅決的拒絕。

    可是,薛子慕卻并不想這么結束。

    “我知道,我也并沒有強求你做什么。只是我的這份心,我還是想對你說出來。”

    許星辰搖頭,“師兄,感謝您的厚愛,但是,我知道了,所以我不能接受薛師兄的。薛師兄的話就別說下去了,這對我,對你都不合適。我們還是校友,是師兄妹,其他的我就當不知道,今天什么都沒有發生過。”

    許星辰說完,轉身就要走,可是薛子慕突然抓住了她的手腕。

    “放開……”

    許星辰當即臉色一沉,回頭看著薛子慕,用力的掙脫著手腕。

    “放開我,薛師兄。”

    薛子慕捏著許星辰的手腕,俯身,靠近許星辰,并不避諱甚至有些故意的靠近。

    “星辰,你聽我說完好嗎?”

    許星辰看著薛子慕堅持的樣子,她咬了咬牙。

    “好,你說,先放開我。”

    薛子慕沉默了一下,在許星辰的眼神中,看到了她的怒火。

    薛子慕還是放開了許星辰。

    而許星辰立刻后退好大一步,跟著薛子慕隔著很遠,她的小臉兒上,表現的不耐煩那么的明顯。

    “星辰,你就對我這么不待見嗎?”

    許星辰垂著眸子,不去看薛子慕。

    顯然是抵抗不耐的。

    薛子慕自嘲一笑,他似乎想要再抽煙,但是看著許星辰的樣子,還是捏了捏煙盒,放棄了抽煙。

    “這么多年,我畢業之后本來打算留在帝城,不為別的,就是想要在離你很近的地方,希望日后能有機會跟你認識。當時我設想了很多情形,可是卻因為我父母身體原因,我只好回了青城。回到青城之后,我甚至還讓師弟每次有你的消息都告訴我……”

    許星辰心里一緊。

    而薛子慕也直言不諱,“我知道,這樣不好,可是不瞞你說,從你進學校到你畢業,你所有的消息,我都知道。到你離開帝城,回了青城,我再沒有任何你的消息,我以為我這一輩子再也不會跟你見面了。那份對你的愛,我也只好放在心中。可是,老天爺卻似乎優待了我,我們如此有緣分的重新見面了……”

    “星辰,上天雖然厚待我,可是,你卻又結婚了。真的是命運捉弄人。我可以祝福你了,真的,只要你好,我會看著你幸福,不做其他的。可是,星辰,說實話,你的丈夫,我看不出他能夠給你幸福。我調查過他,一個沒有任何背景,甚至來歷不清的男人,潦倒的做過修車工,做過工地小工……”

    許星辰還是沒有任何波動。

    薛子慕的意思,她怎么會不明白?

    可是,邵懷明在許星辰的心里,不管他做過什么,許星辰都喜歡,喜歡的不得了。

    薛子慕不管是不是刻意的,其實目的是一樣的。

    可是許星辰不接話。

    “星辰,這樣的男人,能給你幸福嗎?是,也許你們現在是因為年輕激情,可是平凡生活,柴米油鹽,時間長了,他根本就不是你的良配。”

    許星辰冷冷一笑,“薛師兄,你就是良配嗎?”

    薛子慕一笑,“你也不用這么嘲諷我。星辰,你明白我的意思,一個男人,連自己的女人都不能養活,這樣的男人,你可以養他一年兩年,可是你能養他一輩子嗎?人都是貪的,欲望是無止境的,他現在能夠記著你對他的好,可是他能記多久?一年兩年?你就能保證五年,十年之后,他還能像現在這么老實嗎?你就能保證他不會負你?而且,他當初為什么如此落魄,一個人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他為何落魄潦倒,是做過什么,經歷過什么?……這其中的事情,他是不是沒有跟你說過?這些隱瞞……”

    薛子慕說的太多,許星辰再也忍不住。

    “薛師兄,你說完了嗎?我丈夫如何,這跟你沒有任何關系,我跟他過的好不好,會不會長久,跟你更沒有任何關系。”

    她沒有說的更難聽的,但是心里其實很明白,薛子慕就是多管閑事,在這里肆意評論別人,他是以什么資格?

    他根本就是自以為是,自以為自己了不起,其實,他這樣的姿態,著實很討人厭。

    “星辰,我只是忠告,為了你好。”

    “我不用你為了我好,你是我什么人?薛子慕,你沒有資格,你憑什么對我和我丈夫這樣指手畫腳,肆意評論?你不覺得很可笑嗎?”

    許星辰冷冷的面對著薛子慕的高高在上的神情,“薛子慕,我老公怎么樣,未來是怎么樣我不知道,但是你未來什么樣子,我是知道的。那就是你的未來絕對不會有我,我們以后還是別聯系了,我也不會再見你了。就這樣吧。”

    許星辰拔腿就跑,薛子慕想要追也追不過去了。

    許星辰還是沒有把話說的太難聽,她沒有直接罵薛子慕就不錯了,現在這決然的態度也已經說明白了。

    薛子慕煩躁的,到底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把事情搞砸了。

    實際上,他還是不了解許星辰而已。

    說到底,薛子慕的喜歡也只是最片面的,他的喜歡根本不了解,所以才會認為許星辰跟其他女人一樣,他以揣測的其他女人的心里來衡量許星辰,結果不就是翻車了嗎?

    薛子慕站在原地沉吟良久。

    他又抽了很久的煙,不知道何時才回屋內。

    晚飯的時候,許星辰根本就沒有出過房間,薛子慕臉色也不好,但是一起來的這些人,卻都沒有多問。

    他們也許更精明,知道這里發生過什么,或者是他們也猜到了他和許星辰是為什么。

    可是沒有一個人多嘴。

    這才是聰明人做法,不多嘴,不多管閑事兒。

    許星辰本來想直接離開度假村的,但是,她是坐著那娜的車來的,這里離市里也有些遠,自己想走,又會擾亂那娜的興致,她只好躲在房間內避免看到薛子慕。

    心想著一晚上趕緊過去,明天早早離開這里,以后再也不想要見到薛子慕了。

    那娜吃完飯就回了房間,看到許星辰沉著一張小臉兒,對著電腦,雖然像是在工作,但是顯然,心情很不好的。

    那娜拎著一些飯菜,放在了許星辰身旁。

    “星辰,吃點吧。”

    許星辰好一會兒,才放下了電腦,打開食盒,吃了起來。

    那娜斜躺在床上,看了她一眼,“星辰,是不是薛先生跟你告白了?”

    許星辰身體一頓。

    “我就說嘛,其實,很容易猜到的。不過,他告白歸告白,怎么你臉色還這么難看?你拒絕就是了,沒必要鬧翻臉,他可是你師兄呢,我們公司還跟他們合作,要是得罪了薛先生,這日后的合作……怕是要不好。”

    許星辰放下了筷子,小臉兒嚴肅,一雙星眸更是清冷。

    “那娜,以后任何關于薛子慕的事情,我都會交給被人來辦,以后也不要跟我提他。至于翻臉,我也不瞞著你,我這個人就是這樣的脾氣,我不會想著,怕得罪他,不敢如何,我就是討厭他,就是不想要跟他有任何關系。就這樣。”

    “……”

    那娜不知道說什么了,尷尬的笑容都掛不住了。

    而許星辰繼續吃飯,好一會兒,那娜才緩了緩,說道:“那什么……我明白了。那以后就盡量少接觸。就是……他怎么能惹的你這么生氣呢?”

    這好奇心也沒誰了。

    而許星辰也不避諱,她讓那娜知道,薛子慕如何討人厭。

    這一說,就情緒激動,“薛子慕算什么東西?他以為自己有錢了不起?就可以貶低別人?他以為自己是誰?自以為是,可惡的很,我跟我丈夫怎么樣,哪兒輪得到他給我們指手畫腳?”

    “啊……我明白了,他這是說邵先生的壞話了吧?還真是沒品,貶低情敵這招,真的是最LOW呢。”

    “我老公跟他算什么情敵?他不配,我對他沒有任何感覺。”

    “也是,情敵都算不上的。薛先生也是……”

    那娜在這一旁陪著說了幾句,譴責一下薛子慕,許星辰心情還好了點。

    等晚上她躺在床上,給邵懷明發了幾條信息,想了半天,到底也沒有告訴他薛子慕的事情。

    那娜沒有這么老實的睡覺,她跑到外面吃夜宵,繼續玩,而薛子慕很快找到那娜的跟前。

    那娜看著薛子慕的樣子,了然的很。

    “薛總,先說好啊,您可別指望我,星辰這人,性子倔的很。您找我說什么,我可幫不上忙的。”

    薛子慕輕笑,“放心,不會找你做什么。只是,我想知道,星辰還在生氣?”

    那娜挑眉,“薛先生,星辰氣的還不輕呢。你不知道吧,邵先生對星辰來說有多重要,你還……說的比較難聽,她不生氣才怪呢。你要說誰,都不能說邵先生的壞話。”

    嚴格說來,邵懷明便是許星辰的逆鱗。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曾許星光共余生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国标麻将平台 彩界九号独胆 黑龙江快乐10分钟 日本棒球比分 今日股票行情查询 下载麻将来了免费 西游争霸四海归一手机下载 河南11选五开奖号码 捕鱼达人游戏下载 11选5赔钱 黑龙江11选五 云南快乐1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