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曾許星光共余生 > 第101章 親爹是誰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曾許星光共余生最新章節。

    本來許星辰沒有太大反應。

    但是,被老爺子突然中氣的這么一吼,許星辰自己都忍不住的身體一抖,

    “……”

    邵老爺子未見其人,先聞其聲。

    許星辰等著看老爺子進來,他已經抬起拐杖,就要沖著邵懷明打過去,嘴里還怒喝。

    “給我跪下!”

    許星辰反應過來,趕緊的抓住了老爺子的拐杖。

    “不是,爺爺,您先消消氣,消消氣……”

    邵老爺子看著許星辰,怒著,然后好像跟她一致對外。

    “星辰,你不用給他求情,他既然做了出來了,就得必須接受懲罰。今天不好好讓他接受教訓,改天他還得騙你。邵懷明,你給我跪下!”

    “不是,爺爺,懷明他這是怎……”

    而邵懷明迅速反應過來,這老爺子什么情況,在這里不明真相,就跟著瞎摻和。

    而許星辰也更是不明老爺子什么意思,還想要勸解。

    真要任憑老爺子這么瞎摻和,就真的暴露了。

    邵懷明迅速的打斷了他們。

    “不過是昨晚上用力了些,星辰生氣了,老爺子你跟著摻和什么?”

    “啊?”

    老爺子反應楞了下。

    可是許星辰卻真的恨死了邵懷明了。

    “邵懷明!!!!!”

    許星辰漲紅了臉,不敢看老爺子,只是狠狠的瞪著邵懷明,話都不想說了,好像眼睛都紅了,要哭出來一樣,直接轉身進了房間。

    而邵老爺子這才反應過來,有些不好意思。

    老爺子沖著邵懷明使了個沉默的眼神,手指點了點他。

    邵懷明沒搭理老爺子的數落,走進了房間去哄小女人去了。

    邵老爺子回頭,看了眼博叔,笑著搖了搖頭。

    “這小兩口啊,”

    博叔也和藹笑了笑,扶著邵老爺子走到客廳坐下來。

    “這小兩口是恩愛呢,不過,少爺還是有些太不顧星辰的意愿了,小姑娘臉皮薄著呢,”

    “是啊,懷明這個性子,從來都沒有人敢忤逆過他,我行我素的,更不知道體諒老婆了。得改。”

    “您老也不用擔心,這不是,也知道哄老婆了?”

    邵老爺子看了看關著的房間門,滿意的笑了笑點頭。

    他是不知道邵懷明怎么哄的小姑娘,反正,沒多久,許星辰就跟邵懷明從房間里出來了。

    雖然看著許星辰還有些別扭的樣子,小臉兒帶著羞意,但是小兩口還是挺好的。

    果然還是床頭打架床尾和的。

    邵老爺子心里滿是欣慰。

    中午,許星辰親自下廚,邵懷明接了電話。

    邵老爺子看了一眼,沒說什么,找了問題問許星辰,而邵懷明則走去了書房。

    書房內,邵懷明隨意靠在桌子上,一手捏著手機,一手的打火機在手中把玩著,電話中,那邊的人不知道說了什么。

    邵懷明的手指一頓。

    “顧家的?”

    他黑眸微微一瞇,掛了電話。

    起身,收起手機,走出了書房。

    可是,不出五分鐘,邵懷明的手機便又響了。不過,他直接掛斷,放下,再響,再掛斷。

    那邊,再沒有打過來。

    許星辰驚訝的看了眼,“怎么不接電話啊?”

    “推銷的。”

    “哦。”

    邵老爺子別有深意的看了眼,他悄悄的瞥了下嘴,不過根本沒說什么。

    而被掛斷了電話的顧廷川,已經狠狠的把電話給砸了,扔了出去。

    身旁,顧落落還在不斷的哭。

    而除了他們兩個,另外有兩位年輕的黑衣人,安安穩穩的等待顧家外面。

    顧廷川煩躁的伸著手指,點著委屈哭泣的顧落落,可是點了許久,都沒有話可說。

    最后只咬牙又冷漠的說了一句。

    “走!”

    之后,顧落落如何的哭鬧都沒有得到任何的心軟,最后還是被送上了飛機,年都沒過完,就送出了國。

    而這次,還是邵懷明親自送的。

    至于之后她怎么回來,真的不一定了。

    送走了顧落落,顧廷川也知道,這確實惹惱了邵懷明。

    之前保證過一次,可是顧落落根本是不知道吸取教訓,而這一次,她又故技重施,竟然跟到了邵懷明現在住的小區。

    要不是邵懷明及時發現,說不定顧落落就真的壞大事兒了。

    而顧落落都已經知道許星辰的存在了,不送她走,難道還等著顧落落再做蠢事兒嗎?

    顧廷川也懶得在家待了,直接出門去,找人喝酒,排解郁悶去了。

    ……

    許星辰和邵懷明初六晚上回的青城,第二天就各自上班去了。

    而許星辰上班之后第一件事兒,就是遞交辭呈了。

    這事兒之前她就跟邵懷明商量了,也跟老爺子保證了,到時候他們把青城這邊的事情了結了就去帝城。

    大概日后都會在帝城定居了。

    許星辰的辭呈,很快到了周晉的桌上。

    周晉沒有立刻答應,找了許星辰談話,得知她要跟丈夫去帝城,周晉便答應了。

    不過,工作交接,也沒有那么快。

    等公司招到合適的替代的人,她才會離開。

    至少也得一個月。

    當天晚上,許星辰回家,做晚飯前先跟邵老爺子視頻聊天,看著老爺子跟博叔坐在一起,慈愛的笑著,聊一些瑣碎的事兒,她也很開心。

    都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對許星辰來說,邵老爺子不是累贅,而是一個可愛的老人。

    更何況老爺子如此開明,又大方,更不會為難人,對她像是親生孫女一樣,比對邵懷明都好。

    許星辰約發覺得自己真的是受上天眷顧的,原以為命途多舛,但是卻還是苦盡甘來,有了這么好的老公和家人。

    當然,那些糟心的以前的許家人,卻并沒有放棄在她幸福的生活中,給找些麻煩。

    許星辰回來上班一個周之后,許開發就又跟許玉芬找上門來了。

    這次,許星辰連家門都沒讓他們進,就欄在了門口。

    “我跟你們沒有什么話說。”

    許星辰直接要關門,許開發立刻擋住,怒目相視。

    而許玉芬似乎笑的不懷好意,“星辰,我們來是有目的的。你不是想要知道你親爹是誰嗎?那,這幾個,都有可能。就算是不管我們,這幾位中可是有你親爹的。你自己就不好奇?”

    許星辰看著他們身后的三個老頭,一個一臉橫肉,光頭,看起來不是什么好東西,另外一個傴僂精瘦,但是面上賊眉鼠眼,還有一個,看起來比較正常,而且看她的眼中,帶著驚喜……

    “是不是我親爹,你們說了不算。滾,要是不再滾,我就報警了。”

    “你個小賤人,連親爹都不認,天打雷劈……”

    許星辰什么都沒說,直接甩上了門。

    外面咒罵聲不停,許星辰其實也沒有報警,她打開音樂,塞了耳機,杜絕噪聲。

    而許開發和許玉芬帶著那三個老頭,走出了下區,中途他們幾個還罵罵咧咧的,除了那個看起來正常的老頭。

    幾人最后在路邊的一個小店坐下來。

    橫肉光頭的老頭趙老大,直接拍桌,上來就大罵。

    “曹,許開發,這個丫頭這么欠揍,要不是你攔著,我咋就上去一個大耳光子甩過去了。什么東西,一個臭丫頭,老子是她爹,還不聽話?就是欠打!”

    “什么她爹?我才可能是呢,那丫頭這么好看,你看看有哪點像你了?肯定是我的。”

    賊眉鼠眼的老頭錢老二反駁,“而且,這么漂亮的丫頭,你舍得打嗎?我肯定不舍得的。”

    那可是個搖錢樹呢。

    沉默的孫老三這才說:“你們在這里爭來爭去不就是圖她的錢?我告訴你們,就算我不是她爹,我也絕對不允許你們這么做。”

    孫老三嘆息了聲,又沉沉的說了句,“我反正是這輩子,死都不會閉上眼的,因為一閉上眼,就想到了那時候做的荒唐事兒的,你們不怕下地獄,可我怕。不過,我心里有準備,就算是下地獄,我也知道,這是我應該受的懲罰。”

    那兩個老頭罕見的,不說話了,面上似乎也都有些愧疚。

    許玉芬嗤笑了聲,“這個時候知道后悔了?早干什么去了?反正死了下地獄不下地獄我是不知道,反正活著就得痛快的活著,得有錢,得活得舒服,有這么一個機會,憑什么不活得舒服?難道還指望下輩子?”

    許開發立刻附和,“對,趙老大,錢老二,你們兩個,你們也得到懲罰了,憑什么不能在老的時候享受享受?”

    錢老大立刻精神了,“對,老子也已經付出代價了,過得窮困潦倒,現在讓閨女養活怎么了?老孫,你愛怎么著怎么著,我們不管,但是耽誤老子拿錢,別怪老子沒提前警告你。”

    “你們真要做的這么絕?”

    孫老三憤怒的看著昔日的兩位兄弟。

    錢老二一笑,“老三,你現在可是拉破孩子熱炕頭,也不擔心死了沒人送終,可是我們都不如你,所以在死之前,有機會過的舒服點,怎么了?這不過分,況且,那丫頭要真是我女兒,我肯定也不會太過分的,這么漂亮的女兒,我高興還來不及呢。”

    “對對,所以啊,幾位大哥,你們呢,就先按我們之前說的那樣。等錢到手了,我們皆大歡喜。”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曾許星光共余生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福建快3当天当期开奖走势图 时时彩用差价刷钱 多宝时时彩平台 街机捕鱼游戏 重庆时时开彩龙虎和群 湖北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连线 体育比分预测竞猜网站 九阴真经新区商人赚钱之道 球探足球指数网 69棋牌 时时彩组六无错方法 收废铝和金融铝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