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曾許星光共余生 > 第103章 一勞永逸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曾許星光共余生最新章節。

    晚上,吃過晚飯,但邵懷明也沒有隱瞞。

    “我找朋友幫忙調查了,關于你母親以及那三人的過去。”

    許星辰身體一僵,握著水杯的手指抖了下。

    水杯被邵懷明給抽過去,放在茶幾上,人也被他給擁到懷中。

    “不用害怕,”

    許星辰看向邵懷明,想要從他的黑眸中,看到某種希望。

    而邵懷明沒有什么意外的或者別樣的神色,他只是依舊的淡漠冷靜。

    “你母親,以前上學的時候,被他們欺負過,后來,他們曾經綁架過你母親,但是,很快被警察找到。之后你母親懷孕,而流言蜚語,正是因為那次的綁架。不過,他們并不是你的父親。當年的事情已經無從知道,只有一點,他們三個誰都不會是你的父親。這里還有DNA的結果。”

    邵懷明已經做了基因測試,所以,這是實打實的證據。

    當初他要做的時候,早就已經想好,如果結果不盡人意,那么他會稍作修改。

    幸好,結果很好,不用修改,許星辰不是他們任何一個的女兒。

    許星辰看著檢測報告,仔細的看了看最后的結論。

    “你什么時候去做的?還有,你找到他們去做的DNA嗎?”

    邵懷明隨意挑眉,“這種事情,不是非要當事人在才能做的。我只是讓人稍微接觸了他們,就能夠拿到他們的毛發。”

    許星辰可算是放心下來。

    “幸好,他們不是。”

    可是,雖然那三人不是自己的父親,但是,并不代表著,他們沒有真正傷害過自己的母親。

    當年,到底如何?

    許星辰想起那三人,似乎十分篤定他們其中有可能是自己父親一樣。這樣的篤定,讓許星辰想到很不好的一方面。

    她小臉兒上,不禁緊緊的皺著,憤怒,夾雜著煩躁,想要做些什么。

    只是,后背忽然被邵懷明的大手順了順,意外的讓許星辰心里的憤怒,慢慢降下來。

    她終究只是嘆息了聲。

    “媽媽從來沒有跟我說這些,當年那些流言蜚語,其實就是他們說,媽媽被人給——,如果是他們三個,我肯定不會放過他們的。”

    許星辰咬牙切齒的,想要報仇。

    邵懷明淡淡的說:“他們三個,只是因為綁架罪,被判了沒幾年。出來之后,各自外出闖蕩,這幾年才會青城。”

    看他們那個樣子,顯然也闖蕩的不怎么樣。

    “前段時間,他們被許開發找到,密謀要從你這里得到錢。”

    許星辰冷笑一聲,“這一點不奇怪,他們想要的就是錢。也虧得他們能夠想到那三個人,為了錢,真是想破了頭了吧?”

    邵懷明撫摸著小女人的頭頂,并不急著開口。

    許星辰想了一會兒,抬頭,對邵懷明說:“讓那三個人知道,我不是他們女兒,他們就該知難而退了吧。”

    邵懷明卻搖頭,修長的手指,無意識的劃過她的臉頰,脖頸,用指腹來回的摩挲,愛不釋手著。

    “他們沒有拿到錢,不會這么輕易放棄。”

    “他們跟我什么關系都沒有,還有臉要錢?怎么這么無恥?”

    “無恥的人太多,你太單純,無法想象他們的底線。或者,他們是沒有底線的。如果,想要錢,不用非跟你是有關系的,或者他們可以大肆宣揚當年的事情,或者隨意亂咬當年的事情,放出風去,說兩句話,自然有人相信,再有腦子的,找幾個媒體,報道一番,到時候你有嘴也說不清,還會牽扯你母親當年的事情,擾了她這么多年的清靜。”

    如果真的扯出當年的事情來,即便當年什么事情都沒有,他們也能夠潑臟水的。

    邵懷明不過說的最簡單的可能發生的事情,許星辰就已經氣的直發抖了。

    如果他們真的那么做,或者已經想到了這一步,他們會如此做,那么他們簡直禽獸不如。

    尤其是許開發和許玉芬,他們畢竟跟許微是一母同胞,為了錢,做出這樣的事情啦,簡直太無恥。

    許星辰氣的眼睛都通紅,想要哭。

    “當年,媽媽在家里,被他們指使做各種事情,上班賺的錢也大部分都拿回家,他們卻從來都不會心疼媽媽,甚至有一段時間,非要讓媽媽嫁出去,就為了那些彩禮錢,他們不管人好不好,要的只是錢,對我也……姥姥他們都不管,就因為姥姥生病花錢太多……為了錢,他們根本就沒有良心,沒有人性了。現在還要再次來欺負我,簡直就是禽獸,禽獸都不如。”

    說著的許星辰,眼淚都忍不住的落下來。

    在邵懷明的懷中,許星辰找到了依靠,可以有傷心事兒,盡情哭泣,可以跟他分擔高興的,或者不高興的事情。

    只是,她也很少哭,即便是哭,也都忍著。

    這會兒,她也克制著,沒有哭的太撕心裂肺,只是壓抑著,抽泣著,哭起來都嬌嬌的。

    邵懷明捏著她的下巴,拇指擦過她的眼淚,低頭,去親了親她的眼睛。

    “哭什么?”

    許星辰抽泣著,邵懷明摩挲著她的臉頰,低沉的聲音,帶著幾分漫不經心。

    “受過欺負,再欺負回來,很簡單不過。他們欺你一分,你報復十分,欺你三分,你報復百分。”

    許星辰終究還是心軟了。

    “他們畢竟是媽媽的兄弟姐妹,我不能跟他們一樣,沒有人性。”

    邵懷明眼底閃過嘲諷笑意,還是這小女人,太過傻了。

    不過,隨這個小女人高興。

    “好,不報復。不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他們找上門來,自然不能任人宰割不是嗎?”

    許星辰點頭。水水的眼睛看著邵懷明。

    他冷峻的臉上,劃過一抹清淡的笑。

    “那我決定?”

    許星辰問,“怎么做?”

    邵懷明勾了勾她下巴的軟肉,手感更舒服的,讓他不想要放手。

    “讓他們不再打擾你。”

    “可是他們怎么能罷休?想要不打擾我,我們就遠離他們。”

    “我們遠離自然是一個辦法,只是他們若是找到帝城,難不成我們再搬走?所以,一勞永逸。”

    “怎么個一勞永逸?”

    邵懷明輕笑了下,一勞永逸可以做很多。

    不過,讓這個小女人知道的,自然不能說的太透徹。

    “不過是讓他們死心,你沒有錢給。”

    “有這么容易?”

    “找人恐嚇一下就是很容易。”

    許星辰想了想,“恐嚇能管用嗎?”

    邵懷明笑笑,低頭,啄住了小女人的小嘴兒,還有她那充滿疑惑,不太確定的心思,全數吞入口中。

    同時大手撈著她進入自己懷中,輾轉親吻,很快,許星辰被邵懷明吻的七葷八素,已經忘了剛才怎么哭著難受了。

    當然,這一個晚上,都沒有空去想了。

    而許家那幾個人,也很快,受到了“恐嚇”。

    這些“恐嚇”,當然會比許星辰所理解的恐嚇,都不一樣。

    比如,一般恐嚇,人家只是找幾個比較兇猛的人,去說幾句嚇唬嚇唬而已。

    而邵懷明安排的這“恐嚇”,可是實際性的。

    許開發一家,沒有一個人被落下,像他們這樣的無賴,不用什么文明的辦法,以無賴治無賴,最是簡單。

    先是許立誠,被人下套,惹到了當地的一些團體勢力,被人恐嚇加上“教訓”,怕是要在醫院里躺著迎接他的未來兒子了。

    許開發倒是沒有什么傷,不過,平時自己經營的小店,時不時的有人過去搗亂,有時候甚至能夠有肢體沖突,時不時的受些不大的小傷。

    家里,每天都有人上門去找麻煩,各種借口。

    他們這一家人,就沒有過安生日子。

    而根源,他們自己不知道,但是,最后也總得會有人跟他們說的。

    只要他們一家,還在青城,那么,就會有固定的人,去找他們麻煩。

    只要他們還想要跟許星辰手里要錢,這里的人就會繼續讓他們生不如死。

    許開發他們一家人能經得起折騰嗎?

    不能!

    而許玉芬,再簡單不過,她本來就有各種毛病,犯法的,把她抓進去,再找幾個借口,讓她在里面多待些日子就可以了。

    至于那三個老頭,都是有前科的,更好辦,想讓他們再進去,也不是難事。

    所以,他們這預謀許久,想要從許星辰手中拿錢的計劃,很快瓦解了。

    這次許家人是真的不用鬧幺蛾子了,邵懷明找的人,隨時都會監控著這許家人,但凡他們再有個什么心思,都會第一時間被得知,想要翻什么風浪是不可能了。

    而許星辰就真的再沒有被許家人或者那三個老頭給騷擾。

    這事兒辦的如此悄無聲息的,許星辰對邵懷明的辦事能力,第一次覺得很厲害呢。

    晚上,邵懷明回家,許星辰買了酒,做了幾個好菜。

    等他坐在餐桌前,許星辰親自倒酒,笑的殷勤可愛。

    “懷明,這幾天,他們再沒有來找我了。你可真厲害。他們這么乖乖的聽話了?以后都不會找我了嗎?你是怎么辦到的?”

    許星辰是想不出來,這種事情好像特別麻煩。

    但是,對邵懷明來說,悄無聲息的處理好一個人,都很簡單,更何況是這點小事兒?

    許星辰想要知道的,不過是怎么辦到的而已。

    花錢找人這么簡單嗎?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曾許星光共余生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26选5 新彊福彩时时彩五星走势图 qq麻将规则 竞彩360足彩比分直播 捕鱼王者 下载 竞彩篮球大小分 2009年上证指数最高 重庆时时彩直播 大奖快3预测 河南快赢481 老k棋牌游戏官方下载 山西泳坛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