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曾許星光共余生 > 第115章 坦白也需要時機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曾許星光共余生最新章節。

    霍念微心思沒有掩飾,邵懷明不能表現什么。

    他依舊是冷漠,清冷,尤其,沒有給霍念微一個眼神。

    他們之間的狀態,霍嶼看的清楚,心中無奈。

    霍念微還想要再說什么的時候,卻終于被霍嶼給打斷了。

    “念微,別在這里跟我們聊這些無聊的事情吧。上午小李說過的那個事兒,你去處理一下吧。”

    霍念微臉色微微一變,看向父親。

    沒想到霍嶼很堅持,眼神中的不容抗拒,讓霍念微心里一窒。

    她只能掛著尷尬的笑容,跟邵懷明微微道歉,這才離開。

    而霍嶼和邵懷明完全沒有對霍念微的事情,做任何的解釋,或者道歉。

    彼此之間,他們心知肚明,多說一句,都掛不住臉面。

    等邵懷明離開了霍家之后,原本該去公司的霍念微這會兒才出來。

    霍嶼也沒有奇怪,女兒沒有出門。

    他自顧自的親手洗茶具,霍念微站在父親身邊,接過茶杯。

    “爸爸,你不贊成嗎?”

    霍嶼笑笑,也不看霍念微的神色。

    “你也看到了,邵懷明的態度。到他這個高度的男人,婚姻不是兒戲。他剛才還跟我提起了他的太太。這其中的意思,很明白了。”

    人家承認了有妻子,這就是絕了霍念微的念頭了。

    就算絕不了念頭,邵懷明的態度,很清楚。

    人家沒有這個意思。

    既然看出來邵懷明的意思,他們霍家若是再窮追不舍,就很難看了。

    連臉都不要了。

    霍嶼不可能讓自己的女兒,做那沒臉的事情。

    霍念微知道父親的意思,臉色白了白。

    “我——知道了,爸爸。”

    “嗯,念微,你是我的女兒,不說是公主,但是也不是嫁不出去。這些很好的青年才俊,都可以緊著你挑,天涯何處無芳草啊!就之前,在M國那個比布拉德皮特還帥的華爾街新貴,你不是跟他談過嗎?怎么到國內了,標準就降低了?那邵懷明,還沒有那小子帥呢。”

    這是玩笑的語氣,不過霍念微聽父親這么說,倒也有些不好意思。

    “爸爸,那早就過去了。當時年少而已。”

    “現在也年輕啊,別妄自菲薄,記住,你是我霍嶼的女兒,你就應該是好的男人來追你,捧著你,而不是你這這樣去倒貼一個男人。”

    霍念微心中很是感動,父親給她的教育,就是讓她一步步的從一個自卑敏感的小姑娘成長成為了一個自信,富有又有不凡見識的女人。

    這份恩情,比任何都大。

    她不由得眼眶一紅,抱住霍嶼,聲音都有些哽咽。

    “爸爸,爸爸,ILOVEYOU。”

    霍嶼失笑,拍拍女兒的后背,看著她紅著的眼眶,嬌氣的想哭的樣子,頗為寵愛的一笑。

    “好了,別哭了,像個長不大的孩子一樣。”

    “我在爸爸眼中,永遠都是孩子啊!”霍念微撒嬌。

    “你呀,好了,孩子就孩子吧。”

    霍嶼擦了擦手,“別嬌氣了,等過段時間,你生日的時候,爸爸給你好好辦個生日酒會,到時候把帝城有頭有臉的人都叫來,讓你一個個的緊著挑好不好?我也得告訴所有人,你就是我霍嶼最愛的女兒,誰都不能欺負你。不然爸爸就收拾他。”

    霍念微又想哭了,“謝謝爸爸,”

    “呵呵呵……好了好了,你可以先想想,想要什么禮物?”

    “爸爸,禮物就算了吧,從小到大,我收到很多禮物了,我現在真的不缺什么。”

    霍嶼笑笑,“還有時間,你慢慢想吧。”

    霍念微其實是真的不缺什么的,但是每年霍嶼都會給她準備特別好的禮物。

    這么多年,她的各種首飾,或者車子,房產,甚至是公司的股份,這些都成為了霍嶼送給她的禮物。

    也不知道今年會有什么。

    至于那些青年才俊,霍念微想到邵懷明,不由得染上一抹遺憾。

    ……

    邵懷明來到老宅,韋醫生正在給老爺子檢查身體。

    博叔走過來,接過邵懷明的大衣,放好。

    “剛才老爺子才跟星辰視頻對話完呢。”

    邵懷明應了聲,這才走了進去,坐在老爺子對面。

    韋醫生做了個簡單的檢查之后,才說:“老爺子挺好的,最近心情很好,繼續保持。”

    邵老爺子立刻道:“我心情好,是我孫媳婦的功勞。”

    韋醫生看著冷峻的邵懷明,笑笑,“老爺子說過,邵太太很漂亮,又很是溫柔體貼,是個好姑娘。只是,還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見到呢。”

    “就是這個臭小子,把人藏著,還遮遮掩掩的,”

    韋醫生不敢對此發表意見,但是卻還是笑著。

    不過,他要走之前,邵懷明似乎想起什么來,單獨叫住他。

    兩人站在屋外,邵懷明一手抄在口袋中,一手中的香煙,剛點燃了,但是卻并沒有吸。

    韋醫生始終都微微笑著,耐心等著邵懷明開口。

    “關于備孕的事情,對女人的身體,需要注意的一些地方。”

    韋醫生心里略微驚訝,但是很快給與答復。

    “這方面,我也只是略知皮毛。如果不急的話,我回去,找我的朋友,列一個詳細的計劃和注意事項再給你。”

    “好,麻煩韋醫生了。”

    “看來老爺子心情要更好了,預祝你們很快會有好消息。如果真有好消息,對老爺子也是一個刺激,這對老爺子也非常好。”

    邵懷明淡淡扯了扯嘴角,算是接下了韋醫生的這份祝福。

    韋醫生走后,邵懷明還是捻滅了沒有抽一口的香煙,轉身回了屋內。

    老爺子看了看邵懷明,似乎很不待見。

    “你到底什么時候坦白啊?邵懷明,你什么時候也這么婆婆媽媽了?”

    邵懷明認命的接受老爺子的嘲笑,不為所動。

    “哼,你就慫吧。主動坦誠,總比到時候自己被星辰發現好吧?”

    “我有分寸。”

    “有分寸什么?這都多久了?你以為帝城多大?帝城根本就不大,稍微不注意,說不定明天就被星辰給撞破了。你還擺這么個冷臉,有什么用?能壓住外人,你到時候還能用你的冷臉去嚇唬星辰嗎?”

    博叔一旁看著老爺子越說越興奮,趕緊給老爺子倒了水。

    “老爺子,少爺肯定也希望早點坦白的,不過這事兒,還是找個合適的時機比較好。貿然坦白,不太妥當。”

    “那時機是什么時候?到底什么時候?你讓他說。”

    邵懷明又想抽煙了,不過還是忍住了,修長的手指,落在沙發扶手上,手指一下一下的敲著。

    眼看著邵懷明根本沒有任何的回應,老爺子干脆放棄了。

    然后老爺子拿出手機來,給星辰發語音。

    本來,這種對話方式,他根本不大想學習,但是有了孫媳婦之后,老爺子就很熱衷于跟許星辰用這種年輕人的方式來交流。

    一手拿著手機,一手按著按鍵,發聲。

    “星辰啊,懷明這小子,要是哪天做錯事兒,惹你生氣了,你就告訴爺爺,爺爺狠狠揍他。”

    許星辰很快發了語音過來,聲音帶著笑意甜甜。

    “爺爺,我知道啦,謝謝爺爺,以后懷明有錯,我就個爺爺告狀,讓爺爺治他。”

    老爺子笑了,沖著邵懷明像是一個孩子一樣,炫耀。

    這老小孩,老小孩,就不能當個大人來對待了。

    邵懷明沒跟老爺子較真,沒有意義。

    回到公司,邵懷明看著行程上幾個需要露面的宴會或者商會,其中大部分都推脫不掉的。

    不然何青云早就會請別人替他出席的。

    他只能吩咐何青云,對于有關他的任何圖像資料,都嚴陣以待的,不能傳到網上去。

    何青云自然知道,如今這件事情的重要性。

    以前三爺不愛露面,是純粹不想露面,單純是個人問題,而別人傳成如此神秘,更是因為低調。

    但是如今的三爺不露面,不過是怕被許星辰撞見而已。

    “除了不得已,不能推的,這段時間,其他所有的應酬,你都找人替我或者推掉。”

    邵懷明吩咐著何青云,他要盡量減少各種應酬。

    何青云記下了,只怕低調比以前還要厲害了。

    之后,何青云正在匯報各種工作的調整,許星辰突然來了電話。

    邵懷明看了看那個舊手機,好一會兒才接起來。

    “懷明,我在你公司附近呢。正好,有沒有空啊?我們一起出來吃飯啊?”

    邵懷明沉默了下,這才回應,“好。你到了,通知我。”

    “好的,我快到了,大概五分鐘出地鐵,走到你那五分鐘吧。你看著時間下來吧。”

    掛了電話,邵懷明又推掉了一個午餐會議。

    提前下了樓,在邵氏大樓的附近,等著許星辰出現。

    果然,不過十分鐘,許星辰一件白色小羽絨服,一條緊身的牛仔褲,襯的雙腿修長,白色更顯她臉色紅潤漂亮。

    她走過身旁,不少人的眼神隨之移動。

    邵懷明深沉的黑眸幽幽的落在耀眼的小女人身上,卻是恨不得將她藏在家里,不被任何人看到。

    許星辰看到邵懷明,原本的喜悅,在他跟前站定的時候,不禁蹙眉。

    “怎么了?懷明?在公司有設么不開心的?”

    若說最能感受到邵懷明情緒的人,便是許星辰了。

    她只看他一眼,就能從他面無表情的清冷中,看到他到底是好心情還是不高興。

    有種哪怕是頭發絲,她都能看懂意思的感覺。

    邵懷明沒有解釋,只拉著小女人,低頭,啄住了她的小嘴兒。

    宣誓主權,將那些眼神給震懾開,邵懷明心情好的很快。

    等放開許星辰之后,看著她微紅的小臉兒,這才淺淺的勾了勾薄唇。

    “現在心情好了。”

    許星辰嬌嗔的橫了邵懷明一眼,小手被他捏在手心中,溫暖從指尖傳入心中。

    “吃飯吃飯,跑了一上午,餓死了。”

    她趕緊扯著邵懷明走著,來之前,她已經查了一家比較好的菜館。

    沒想到走進去,竟然充斥著各種的人,這附近上班的人太多,這個點又是午飯時間,簡直太擁擠。

    許星辰看著邵懷明,很是歉疚。

    “對不起,懷明,我沒想到這里人這么多。要不然我們去別家吧。”

    邵懷明掃過嘈雜的室內,直接將許星辰給帶了出來。

    上了出租車,許星辰詢問,“這是去哪兒?別去太遠吧?不要耽誤你上班時間。”

    “不用擔心,”

    邵懷明不在意的樣子,也確實沒有去太遠。

    車子開了不過十五分鐘,兩人下車,邵懷明直接帶著她走進酒店。

    帝皇酒店,邵懷明帶著人暢通無阻,直接進了包廂。

    點了幾個菜,上菜的速度也超快。

    許星辰吃起來之后,這才對于來這里吃飯,表達了一點小小的意見。

    “懷明,這里太豪華了,檔次有點高,日后我們可以偶爾來一次改善一下的。”

    偶爾來一次,就不要常來了。

    這點摳門的心思,許星辰就差沒寫在臉上了。

    邵懷明眼中閃過笑意,故意的說:“可是,我很喜歡這家的菜。”

    “啊……這樣啊,那——你喜歡哪個?我多琢磨琢磨,等回家,也給你做他們飯店這種做法。”

    還是比較省錢的思路。

    邵懷明終于忍不住,輕笑了下。

    許星辰咬著雞翅,去看他的笑。

    “你笑什么?”

    “笑你可愛。”

    “……哼哼,我知道啊,我又可愛又漂亮,又賢惠又聰明,找到我這么好的媳婦,你可心里偷著樂吧。”

    “我不用偷著樂,我光明正大的樂。”

    “也對!”

    許星辰贊同的點頭,然后跟邵懷明笑開了,兩人之間柔情似蜜的樣子,怕是有人看到得要甜掉大牙了。

    不過,這夫妻兩人不嫌甜就行。

    吃過飯,許星辰看邵懷明也不著急,兩人在包廂里,坐的靠近聊天。

    結果聊著聊著,許星辰就不知怎么的,坐在了邵懷明的腿上,人被他給纏著,吻著,漸漸的差點擦槍走火。

    好在,兩人還是有分寸,這是在人家酒店包廂,而不是自己家里。

    不過,就這樣膩歪著,也膩歪了半個多小時,直到邵懷明的手機響起來。

    兩人不舍的往外走,在樓外,許星辰推著邵懷明。

    “我自己打車回去就行,你趕緊走吧,這大白天又沒有什么事兒。別來來去去了,耽誤你上班。”

    兩人正難舍難分呢,顧廷川正跟一個女人走出酒店。

    “三哥?你這是?”

    許星辰看到顧廷川,叫了一聲,“顧少”,又收回目光。

    顧廷川眸中冷光閃過,但是面對邵懷明,還是帶著笑意。

    “三哥這是跟嫂子來吃飯?真巧。”

    “懷明,你趕緊回去吧。我也打個車就回公司。”

    邵懷明這才跟顧廷川眼神對視了下,上車離開。

    而許星辰轉身面對顧廷川,“顧少,我先走了。”

    她一走,卻不是打車,而是離開這里,去找附近的地鐵站或者公交站。

    顧廷川看著許星辰姣好的背影,眼鏡后面的一雙眸子,微微瞇了瞇。

    “顧少,走吧。剛才還答應人家的,去幫我參考一下,穿哪套禮服參加走紅毯呢。”

    女人挽著顧廷川的胳膊,親密又撒嬌。

    想要參考,不過是讓顧廷川出錢的另一個說法而已。

    尤其,顧廷川選,必定是那些奢侈品牌的禮服,由顧廷川發話,女人身為不天出名的藝人,也能夠拿到品牌的好衣服。

    而不是四處找人借,或者穿那些個上不的臺面的衣服。

    顧廷川沖著女人笑笑,“乖,我還有事兒,我讓人陪你去,想選哪個就選哪個。”

    雖然女人人不高興,但是有了顧廷川的人陪著,那定然也是可以的。

    女人欣喜的奉上了香吻之后,興高采烈的離開了。

    而顧廷川的車子,迅速的追上了許星辰的方向。

    她還在隨著手機導航找地址,身旁的車子迅速停下攔住她的去路。

    “上車。”

    顧廷川一手搭在車窗上,也沒有什么笑容。

    “顧少,不用了,我坐地鐵比較方便,不耽誤您了。”

    嘖!

    “許星辰,要不是看在三哥的面子上,你以為我愿意搭理你?上車!”

    后面這個語氣,便帶著些命令了。

    這番命令,讓許星辰很是不喜。

    她還是帶著客氣疏離的微笑,“顧少的,真的不用了,我坐地鐵還能快點。而且我們公司比較偏,謝謝顧少了,你的好意我心領了。”

    如此堅持的拒絕,好像自己是仇人一樣。

    顧廷川看著許星辰,眼中厭惡也閃過。

    “哼,隨你。”

    顧廷川開車,揚長而去。

    許星辰長吁了一口氣,最近怎么老是碰到顧廷川,這帝城也真是說大也不大呢。

    不過,對于顧廷川的冷淡,和恨不得不認識的樣子,許星辰真不是故意針對顧廷川。

    她太有自知之明了,之前在青城的時候,顧廷川是幫了他們很大的忙,而顧廷川是很欣賞邵懷明的。

    但是,顧廷川明顯,也是看不上自己這樣的,似乎他覺得自己配不上邵懷明如此優秀的男人。

    之前不明白,后來邵懷明坦白自己曾經是如此厲害的高材生之后,許星辰自然也明白了。

    大概在顧廷川心中,自己這樣的,就只能配找個一般的普通男人吧,而不是邵懷明這樣的。

    尤其,那次在青城的酒店,顧廷川給邵懷明找了幾個女人的那樣的場景,許星辰始終記得顧廷川對自己的嫌棄。

    所以,來帝城之后,碰到了顧廷川,她都非常的有自知之明的,不沾顧廷川的光,疏離的很。

    回到公司的許星辰,剛一進屋內,沒想到,就看到了顧廷川。

    她一楞,懷疑自己走錯了地方。

    而顧廷川冷嘲一笑,轉頭,跟陸怡然聊的很開心,又恢復了他那個衣冠楚楚,溫文爾雅的的樣子。

    “顧先生,您放心,我們一定會做到讓您滿意。”

    顧廷川笑,笑容恰到好處的,讓人覺得很有親和度。

    “怡然不用這么客氣,我相信你的能力的。那我這房子就都交給你了,不用擔心錢,隨便裝。”

    陸怡然對顧廷川如此親密的稱呼,也沒有什么意見。

    看著許星辰回來,叫住了她。

    “星辰,你也過來看看,顧先生在市中心有一處公寓,想要改裝修,你可以給點你的意見。”

    顧廷川不看許星辰,不說話,許星辰只好走過去,坐下來,看著陸怡然電腦上的平面圖。

    “顧少喜歡設么風格?”

    “隨便。”

    許星辰嘴角微微抽了下,看陸怡然。

    陸怡然解釋,“顧先生說讓我們自己做主選一個跟以前裝修風格不一樣的就可以,其他的我們全權做主。這個,就交給星辰了,顧先生你覺得呢?你們還是朋友,溝通起來會比較方便。”

    顧廷川沒等許星辰拒絕呢,直接說:“隨便,我主要是相信怡然你的能力。”

    他漠視了許星辰,直接拉起了陸怡然放在桌上的一手。

    “怡然,晚上有空嗎?可否賞光一起吃個便飯?”

    陸怡然一笑,“當然可以。”

    “那我晚上來接你。”

    “好的,顧先生。”

    顧廷川到走,都完全無視了許星辰。

    許星辰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反正她沒有什么不滿。

    就是有些事情她得提醒一下陸怡然。

    “怡然姐,顧少這個人,他比較的——花心。你小心點。”

    陸怡然挑眉,“怎么,怕我吃虧啊?放心,顧先生對我沒有意思的,不過是客戶之間吃個飯。”

    陸怡然怎么可能沒有感覺?

    一個男人是不是對女人真的有些心思,那雙眼睛都能透出來。

    剛才顧先生對她,雖然看起來有些輕浮的樣子,但是卻冷靜的很,說明他不過是嘴上說說而已。

    倒是對許星辰,如此明顯的冷落和無視,就很奇怪了。

    但是陸怡然沒有指出來,因為許星辰是結了婚的,而顧廷川又是一個浪蕩子。

    不管是何種奇怪,都不是陸怡然多說的,反倒是顧廷川送上門來的生意,這才是最重要的。

    許星辰回去坐下,旁邊的小田湊過來,“星辰,顧先生好帥啊,我從來沒有見到這么帥的土豪呢。你說,我們怡然姐是不是要嫁入豪門了?我們公司也能跟著沾光,有活兒干,擴大規模,上市?”

    劉杰從電腦中抬頭,“做夢呢吧?那位顧先生一看就是個不認真的,我們怡然姐這么聰明,怎么會上當?怡然姐都是為了工作的。”

    “可是要是萬一呢?再說了,跟顧先生交好,日后肯定也會被介紹很多壕客戶的,對我們公司很有利啊!”

    “交好是可以的,反正顧先生就是星辰的朋友嘛。”

    “哎?星辰?顧先生是你朋友?”

    許星辰勉強的扯扯嘴角,“不是我朋友,是我丈夫的朋友。”

    “那你老公也是個壕?星辰你別告訴我你是少奶奶啊?”

    “噗嗤……”許星辰忍不住噴笑,“小田,你這思維怎么發散的?我老公就是個普通職員而已,不是什么壕,什么富二代,你看我像少奶奶嗎?”

    小田卻非常肯定的點頭,“像啊,星辰你這樣美麗又美好的女人,就應該是做少奶奶的啊!每天跟著劉杰這幾個糙漢子出去跑業務,太委屈你了。”

    “我不委屈,我覺得很開心,每天跟你們一起上下班,我真的覺得很滿足。”

    “星辰你還這么善良,果然是小說女主的樣子。”

    “……”

    許星辰已經無話可說。

    劉杰打趣,“小田,你看這么多言情小說,怎么沒發現你也是女主角的樣子呢?我看你也可以做女主角呢。”

    小田驚喜,“真的嗎?”

    “真的,傻白甜根本就是你本身的氣質嘛!”

    小田反應過來,立刻順手把后背的抱枕直接沖著劉杰扔了過去。

    而劉杰大笑著,躲過,迅速拿了資料,跑了出去。

    許星辰趕緊安撫住氣著的小田,哄了會兒才好。

    陸怡然將顧廷川的那套公寓,交給了許星辰,她自然要認真對待。

    小田看著顧廷川的公寓實景圖,嘖嘖嘆息。

    “有錢就是任性。這風格,絕對是大師手筆,現在就隨便拆了,重新裝?”

    許星辰不知道顧廷川是真的想拆還是故意的,有些不太得勁。

    下班之后,許星辰看著陸怡然上了顧廷川的車離開,她直接坐地鐵回了家。

    邵懷明回來之后,許星辰也不由得跟他吐槽顧廷川。

    “好好的設計,顧少就這么要徹底翻新?感覺真是浪費了那些設計,還有好材料。有錢沒出花呢吧。”

    “顧廷川?他找到你們公司去?”

    “對啊,我上次沒跟你說,之前有一次外出,跟同事們碰到了顧少,他順路捎了我們一程,這次找到我們公司,好像是看上了我們老板了。”

    “你們老板?”

    “是啊,女強人,短發干練,挺漂亮的。”

    邵懷明應了聲,“嗯。”

    “不過,我覺得,我們老板肯定不會是那種好上鉤的人。顧少這錢花出去了,也不會有回報的。”

    邵懷明則反應淡淡。

    “廷川他不會在意那點錢。”

    許星辰撇撇嘴角,“錢無所謂,重點是他的目的不純。想泡我老板,真是過分。我只是提醒老板了,但是結果如何,我還真不知道。你說他顧廷川每天就閑的腦子里只有女人嘛?”

    邵懷明輕笑,“也許。”

    許星辰對此嫌惡的很,但是話也就到此為止。

    畢竟,顧廷川以前還幫過他們。

    第二天,許星辰和陸怡然親自跑了一趟顧廷川的公寓,鑰匙被被顧廷川大方的送到了陸怡然手中,他們直接進了公寓。

    一百多平的房子,還是上下兩層,被稱作公寓,也是讓許星辰大開眼界了。

    房子里,不管是家居還是裝飾,各種擺件,以及房子里面的那些昂貴的酒,顧廷川也倒是膽子大,不怕他們偷東西呢。

    他們上下仔細的量了房子,還做了詳細的記錄,之后離開公寓,回公司。

    “怡然姐,說實話,要是重新設計,我肯定比不過現在有的設計。”

    許星辰很有膽量承認,剛才的設計,估計是大師的手筆。

    陸怡然笑,“我也承認,我不可能超越。不過,顧先生既然開口了,他要的就是新的設計,你盡量拿出你自己的設計來吧。”

    許星辰略一沉默,點頭。

    回去之后,她就開始埋頭苦干,并且結合之前的這份設計非常優秀的地方,她不想要全部推翻,不然太可惜。

    幾天之后,她才出了設計圖。

    陸怡然帶著許星辰,親自去了顧廷川的公司。

    說起來,許星辰還從來不知道顧廷川具體是做什么的,他一個富二代還是富幾代的,給人的感覺就是靠著遺產過日子的,根本不用上班。

    如今到了公司,才發現,他竟然是個投資公司。

    果然,有錢就是任性,隨便投資,不管虧還是賺,很符合顧廷川的特點。

    許星辰跟陸怡然坐在小會客室,喝著咖啡慢慢等著。

    而給他們上咖啡的秘書,包括之前的前臺,到帶領他們上樓的職員,全都是顏值高的美女。

    許星辰的額角不斷的抽了抽,顧廷川就差沒昭告天下,他喜歡美女了。

    她腦子里浮現的是,顧廷川每天不務正業,到公司就臨幸公司女職員的那種場面。

    越想越覺得顧廷川這個人的過分,她趕緊的甩開腦子里這些亂七八糟的畫面。

    沒多久,許星辰和陸怡然被帶去了顧廷川辦公室。

    他竟然西裝革履的,正兒八經的坐在辦公桌后,手中還有些什么文件。

    在看到她們兩人走進來之后,顧廷川這才掛起了他一慣的斯文敗類的笑容。

    將資料合上,身體慵懶的往后一靠,頓時不務正業的感覺就出來了。

    這樣的反差,許星辰有些不適應。

    顧廷川則直接無視許星辰,沖著陸怡然溫柔一笑。

    “怡然,你來了,辛苦你跑一趟了。快坐,喜歡喝什么,咖啡還是飲料?”

    “顧先生,不用客氣了,這是我們應該做的。這里是我和星辰商量的設計圖,顧先生您先過目,有什么問題,您盡管說。”

    “怡然,怎么還叫我顧先生?說過了,叫我廷川。”

    陸怡然不在意,將電腦打開,圖給顧廷川看過。

    顧廷川只是隨意看了一眼,“都可以,不是說了,怡然你做主就行嗎?”

    “雖然顧先生你這么信任我們,但是,我們也得自信,不能讓顧先生失望。另外,我還跟星辰去看過您的公寓,其實,說實話,我們兩個的水平,不如您之前那位設計師。所以,如果您不翻新,也很好的。”

    “喲,有錢賺還往外推啊?我可是第一次見這樣的老板。”

    許星辰直接說:“是我的意思,我覺得顧少其實沒有必要翻新。這些設計都是經得起時間考驗的,非常好的設計,材料更是用的很好,各方面堪稱完美。如果我們來,未必有這樣的好效果。”

    顧廷川這才看向許星辰,看著她嚴肅的小臉兒,似乎眼神里都滿滿的倔強。

    顧廷川忽的笑了下。

    “許星辰,你倒還真是為我著想啊?你這么說,我要是改了主意,你們老板沒錢賺,不怕她開了你?”

    “我只是實話實說,怡然姐懂我。”

    顧廷川看向陸怡然,陸怡然也點頭。

    “是啊,顧先生,星辰的意思,其實也是我的意思。固然我們接了您的裝修,什么都不說的干了,能轉一筆錢。但是,卻并不真正為了您著想。況且,我們因為知道不如之前的那位設計師,所以,也怕到時候成果出來,您不滿意,所以這份錢,我們還真是賺的忐忑。”

    顧廷川勾了勾嘴角,抽過一旁的煙,“不介意我抽煙吧?”

    陸怡然搖頭。

    而許星辰幾不可察的眉頭,就那么動了一下,就被顧廷川給捕捉到了。

    顧廷川捏著煙的手指,頓了下。

    “算了。”

    他把煙一扔,“行了,那公寓就留著吧,不動了。你們這么為了我著想,這份情我領了。公寓不能接,那這樣,大概還有幾個月,我公司一批員工房快下來了,雖說他們自己有自己的設計和喜好,但是,這方面公司也可以安排。我會統計一下,他們誰有需要,到時候都交給你們公司來處理如何?”

    “太好了,多謝顧先生了。”

    許星辰的道謝就來的淡了很多,“多謝,顧少。”

    顧廷川心中嗤笑,沒說什么。

    “怡然,我們一起吃午飯?”

    “顧先生的邀約,我很榮幸,不過,該我請顧先生才是,顧先生給我們這大的生意,這份感謝,還是得我來。”

    顧廷川一笑,“就一頓午飯?”

    “當然不是,日后顧先生有用的著我的地方,您盡管提。專業范圍內,我肯定給您做最的最好。”

    陸怡然這很謹慎的回答,也沒有惹惱顧廷川。

    “好啊。那我幾下了。”

    一頓午飯,陸怡然真的請了顧廷川,許星辰全程像是個陪襯。

    她不多說,只算是陪著陸怡然這個老板應酬客戶,幸好顧廷川也不為難她,要讓她喝酒什么的,一頓飯吃的也是平安的很,沒有額外的麻煩。

    許星辰早一步去結賬,之后站在廳內,等著陸怡然出來。

    顧廷川先一步走出來,走過去,許星辰淡淡微笑著,客氣的很,沉默著。

    兩人一時間,就這么沉默著,沒有任何話說。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曾許星光共余生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广西快3计划软件下载 17至18欧冠赛程及战绩 国标麻将番种图解地胡 双色球投注单详解 重庆时时采彩五星计划 欢乐打麻将下载安装 彩界看胆人 彩神幸运飞艇平刷冠军 cf手游小丑模式翻牌技巧 奥讯球探网 足球指数 冒烟冰激凌赚钱吗6 浙江快乐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