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曾許星光共余生 > 第158章 野男人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曾許星光共余生最新章節。

    邵懷明就是那種吃軟不吃硬的人。

    心情好的時候,他還可以對許星辰稍微顯現溫柔,但是,一旦許星辰反駁他或者是讓他不高興之后,他的霸道強勢盡顯,一年都不留余地。

    許星辰也惱怒,“那你還問我高不高興做什么?反正對你來說,都沒有任何區別。”

    邵懷明冷冷的回答,“所以,你不用想別的了,離開是不可能的。”

    許星辰還是沉默下來,不知道如何想的。

    兩人對峙了片刻,氣氛凝滯著。

    許星辰想要掛斷,這會兒卻好像也是故意的,不掛斷,但是也不說話,就這么冷冷的抿著嘴唇,不跟他說什么。

    邵懷明沉吟許久,終究是心里嘆息一聲。

    真的是幾日不同往昔了,以前他若是不高興,或者稍微沉默了些,這個小女人都要想方設法的哄著他高興,不然也要找話說話,在他耳邊嘰嘰喳喳的,卻讓他心里舒服又熨帖。

    可如今,他發再大的火,這個小女人不是冷戰,就是更加掀起他的怒火。

    這兩種待遇,天差地別。

    如今,倒是反過來,邵懷明自己不得不妥協。

    “星辰,過去的事情,我不想要提,是我的錯。可,我們未來還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們重新開始,嗯?”

    邵懷明從來不會有這樣跟人商量的意思,詢問“好不好”或者是如何如何的跟人商議,他向來是霸道慣了,也從來沒有人敢反駁他的人,做什么事兒一旦說出來,自然是令行禁止的,哪兒還有他商量別人的時候?

    如今,即便是面對許星辰,他有心想要哄著,想要商量,但是最多而已不過是一個“嗯?”的問句。

    這樣的態度,怎么可能讓女孩子心軟?

    只怕是前路漫漫了。

    只是,邵懷明自己心中不知而已,而許星辰即便是了解他這個人不是那種愛說甜言蜜語的人,但是,她只會是在氣頭上,不可能多諒解邵懷明的。

    她聽著邵懷明這不像是商量的語氣,也并沒有被打動。

    只是淡淡的說:“時間不早了,我要休息了。”

    邵懷明黑眸微微瞇了瞇,猶如實質的目光落在許星辰的小臉兒上。

    最后,只說:“記得想我。”

    雖然這話說的又硬又冷,也知道許星辰不會想他,可他還是得說出來。

    之后,屏幕一黑,許星辰捏著手機,嘆息了聲,身體靠在床頭,呆呆的發愣。

    秦雪進來房間之后,看到的就是她發呆的樣子。

    “聊的不愉快?”

    許星辰扯了扯嘴角,“怎么可能聊的愉快?我心里有疙瘩,他沒法解開,而我現在已經不相信有什么幸福的未來這種鬼話了,我自己更不知道自己現在在做什么,得過且過?跟邵懷明就這樣湊合下去?等他將來有一天,覺得不行了就離婚?說實話,阿雪,我很迷茫了。”

    “那你干脆離婚,就拿出你最決絕的態度。”

    許星辰卻又自嘲一笑,歪頭看著秦雪,“阿雪,我也跟你說實話,我都已經搬回來了,自然,心里也是動搖的。我想要離婚,可又不想要離婚了。”

    秦雪知道,不然許星辰真的要決絕,自然也不會現在被威脅的地步,大不了什么都不要,直接回了青城。

    可是她沒有回青城,卻還是留在了帝城,其中心底深處,不無那點留戀。

    “所以,其實你心里還是舍不得的。”

    許星辰沉默了下,忽然又玩笑的說:“當然舍不得啊!你看這么有錢的生活,真舍得,那真是傻瓜了。”

    秦雪可沒有玩笑的意思,她直接說:“既然如此,那就過下去。星辰,既然已經是讓人仰望的邵太太,那為什么不繼續保持在這個位置?不說將來的事兒,現在邵懷明還對你有感覺,憑什么就不能繼續當這個邵太太,而便宜了外面那些個囂張的女人?再者了,即便是不能保證邵懷明對你有多長的喜歡,可是,我想他將來也不會輕易離婚吧?或者,即便離婚,你也能夠拿到很多的財產,不虧待自己。反正,怎么過都是一天,一輩子,不如讓自己痛快的過一輩子。你只需要讓自己痛快,管別人做什么?”

    許星辰小臉兒凝著,手指不經意的絞著,似乎在考慮秦雪的話。

    秦雪撩了下長發,躺下去,許星辰也跟著躺下來。

    “至于過日中的愛情嘛,反正你之前已經愛過邵懷明了啊,也算是有過愛情,至于以后,看你自己,想要愛,那就愛一下他,不過不用你以前那么十分的愛,可以給個五分六分的,也算是愛情啊,你想想這世上有多少對夫妻,能有愛情?不都是這么湊合過來的?所謂的白頭偕老,不過是愛情之后,歸于親情而已。”

    說完,秦雪還打了個哈欠,可見是真有些困了的。

    許久,秦雪都快睜不開眼睛的時候,許星辰才終于開口:“阿雪,我還當你平日不屑愛情,不屑婚姻的,沒想到你比我看的通透,竟然能夠說出這番道理來。”

    秦雪翻了個身,對向許星辰,懶洋洋的笑著說:“我就是因為不屑這些,所以才看的清楚,旁觀者清啊!”

    “你看我看的清楚,那你自己呢?我還沒問,你跟那位厲先生怎么樣了?”

    秦雪頓時要自閉了。

    她驟然轉身背對了許星辰,拉起薄被,“睡覺。”

    許星辰忍不住笑了起來,去扯被子,靠近秦雪,不依不饒的,“阿雪,你快說啊,我什么事兒都告訴你,你這感情我也得幫忙參考一下啊。”

    “什么事兒啊?根本沒事兒,他就是個野男人而已。”

    “野男人?噗……哈哈哈哈,你這么形容,好像有點形象呢,不過,野男人的意思,是你們還有點關系了?”

    秦雪沉默著,許星辰不滿,又推了推她的肩膀。

    秦雪這才悶悶的發出生意來:“就是PY而已。我是不想的,不過這個男人死纏爛打,而且他——還算可以,我就勉為其難了。不過,我沒有帶感情的,就只是各取所需而已,我們在平時跟陌生人一樣,就這樣。”

    “啊?這樣啊?你不喜歡他?”

    “不喜歡!”

    如此堅定的語氣,許星辰也也聽不出秦雪的真假感情來。

    最后她也罷休了,躺下來,說:“阿雪高興就好。”

    “嗯,我高興啊,平時沒人打擾,想找男人的時候就找他,沒有任何負擔,多好。”

    許星辰笑了笑,一點都沒有想要睡的意思,安靜了片刻之后,許星辰的八卦之心又起。

    “哎呀,阿雪,跟我說,你跟厲先生……那什么,感覺怎么樣?”

    還沒睡過去的秦雪,暗暗的翻了翻白眼。

    她反問,“你說你一個已婚婦女,還好奇別人?”

    “哎呀,我就問問嘛,怎么樣?你感覺怎么樣?”

    “……還好,挺好,不錯……”

    “噗嗤……”

    兩個女人,蒙著被子,小聲的討論了些大尺度的問題,到后面,真不知道都歪到哪里去了,只是房間內,不斷笑聲傳出來,看來越來越亢奮了。

    也不知道兩個人什么時候睡著的。

    反正第二天下樓來,兩個人都頂著黑眼圈,打著哈欠出來的。

    蘇姨笑著端著湯出來之后,說道:“夫人,秦小姐,我燉了湯,兩位肯定昨晚很晚才睡吧?喝了湯之后會精神好點,”

    秦雪感激一笑,“蘇姨,您真是太體貼了。”

    蘇姨搖頭,“這是我該做的。先生可是把太太都交給我,讓我好生的照顧太太的。”

    這個時候,蘇姨還不忘替邵懷明說兩句。

    而秦雪看了眼許星辰,許星辰卻沒有什么波動,坐下來吃早飯。

    等兩人離開明園,許星辰坐在秦雪的車內,看著車外春暖花開的樣子。

    “我剛才看你們家那車庫,好想開走一輛啊!星辰,改天你開一輛出來,帶我兜風。”

    許星辰一笑,“我也不敢隨便開。真要碰了磕了,那麻煩了。”

    “嘿,麻煩什么?怕是別人,不敢蹭你們吧?別這么拘謹了。”

    許星辰無奈,“好吧,不過我也沒什么機會開的,以后有機會再開。”

    “什么沒機會?周末,我們就開出去踏青,到時候,讓我開一段啊!”

    “好吧,聽你的。”

    許星辰去了公司,拎著蘇姨帶的小點心,分給了同事。

    “星辰,你太好了,這小點心好吃,好吃……”

    “哇,星辰,你這是自己做的?還是買的?”

    “家里人做的,讓我帶來給你們加餐,餓了就吃點,將來好更努力工作啊!”

    “哎呀,小老板果然是小老板,如此險惡用心,哼!我要是不吃光,就不工作了。”

    許星辰搖頭輕笑,去辦公室坐下,而陸怡然剛好進來,走過去,吃了點心。

    吃過之后,非常肯定的點頭,“不錯,星辰,跟你老公和好之后,生活水平直線上升啊!”

    田田驚訝,“哎呀,小老板,你跟邵先生不離婚了?太好了,邵先生那么帥,要我我也舍不得的,光看那張臉,其他就都不重要了,呵呵呵……”

    這就是顏值勝過一切嗎?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曾許星光共余生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天厚实盘可以提现吗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 QQ 家族 认证 赚钱 球探篮球比分网即时比分 雪缘园斯诺克即时比分 吉林快3赌大小预测图 江苏十一选五 5分快三大小单双走势图 河北麻将代理电话 网上制作手工制品能赚钱吗 安徽快三走势图分布图和开奖号码 qq游戏连连看麻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