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曾許星光共余生 > 第162章 如果先愛了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曾許星光共余生最新章節。

    許星辰跟邵懷明之間關系如何,那是他們夫妻之間內部的問題。

    霍念微這么故意的挑釁,許星辰也不是軟柿子。

    之前就已經撕破臉了,如今,也沒有什么好裝的了。

    許星辰直接冷淡的開口,“霍小姐,你還是稱呼我邵太太比較好。”

    霍念微挑眉,“叫邵太太不太妥當,稱呼你許小姐,更顯得你年輕不是嗎?”

    許星辰也虛偽一笑,“我本來就比霍小姐年輕吧?還是,霍小姐比我歲數小?那真是不好意思了,我只是憑長相來判斷的。”

    “……”

    霍念微被致命一擊,差點吐血。

    臉色極其難看,身旁的助理立刻出聲,“霍總,我們該上去了。”

    霍念微也沒有再打招呼,只是看向何青云。

    “何助理,你是下來接我們的吧?走吧。”

    何青云帶著溫和有禮的笑容,恰到好處,不顯得親近也不顯得疏離。

    “霍小姐,我先送太太離開。霍總這里會有人迎接。”

    剛說完,已經有人從樓上下來,去迎接霍念微。

    霍念微臉色再次難看,不過掩藏住了她的猙獰,卻還是冷笑了下,轉身離開。

    何青云送了許星辰離開邵氏大樓,不過在許星辰上車之前,何青云還不動聲色的解釋了下。

    “霍總是來跟賀副總談工作的。”

    也就是說,并不是來見邵懷明的,談工作也見不到邵懷明的。

    許星辰看了一眼何青云,淡淡的說:“你不必解釋。我心里有分寸。”

    上了車之后,小玉捏著電腦包,緊張又不知道說什么,氣氛有些不好,身旁的許星辰顯然心情也不怎么好。

    她覺得太尷尬,試著開口,小心翼翼的說:“許姐,一會兒我們回公司嗎?”

    許星辰應了聲,“嗯,先回公司,然后我帶你去公司多看看,一直躲在辦公室,學不到什么東西的。”

    “嗯嗯,對,我明白的。”

    許星辰沒有必要對著自己身邊無關的人發脾氣,立刻調整了下情緒,笑著對邢玉說:“你來公司這段時間,我也沒有仔細問你感覺如何,有沒有什么意見之類的。回去之后,我們抽個時間聊一聊。”

    “嗯嗯,許姐,我沒有什么意見,我覺得公司很好,雖然不大,但是發展潛力好,而且公司的同事們都很好,許姐又這么有能力,還對我很器重,我覺得沒有比現在更完美的了。”

    這要是別人說出來,總覺得太虛假,像是在拍馬屁。

    可是許星辰看著小玉那個真誠的樣子,完全不會懷疑她是在說假話。

    那雙真誠的眼睛,十分有說服力。

    許星辰笑了笑,“好吧,小玉你既然喜歡,那就好好干下去,將來肯定不會虧待你的。”

    “嗯嗯,許姐,我會努力的。”

    兩人回到公司,陸怡然沒叫許星辰,卻是把小玉給叫了過去。

    而小玉卻猶豫著,看了眼許星辰。

    “去吧,沒什么不能說的。”

    陸怡然是可以問許星辰,但是知道她是什么脾氣,就是問也問不出什么來,還可能惹的許星辰不高興。

    去問小玉,倒是能問出些別的來。

    許星辰也不在意。

    一會兒小玉出來,陸怡然也去找許星辰了。

    “許總,既然三爺將決定權交給你,還不是你一句話的事兒?你就不能一口答應了嗎?我們公司最起碼還是有點水平的,不是太爛的,這個工程拿下來也不是太突兀。”

    許星辰抬眸看向陸怡然,“你知道,我不會的。”

    陸怡然嘆息了聲,“有錢不賺是王八蛋。”

    許星辰皺眉,陸怡然趕緊的改口,“行吧,我知道你許星辰正直,善良,誠實。”

    “你不用說這些,我不會做的。”

    “好吧。”

    陸怡然走過去,坐下來,倒是沒有再說什么,可是她還是在許星辰辦公室賴著不走。

    許星辰也沒關她,自己做自己的,一會兒就叫了小玉出門去了。

    晚上,許星辰剛跟小玉回來,邵懷明就已經打來了電話。

    許星辰接了電話。

    “什么?”

    “下班了嗎?我在你們公司外面。”

    許星辰頓了下,剛想起來這個男人上午說過要讓她一起吃晚飯。

    她想了想,“你等會兒吧。”

    “好。”

    掛了電話,她看著準備走的幾個同事,想了想,怕他們看到邵懷明又各種的調侃,她放下了工作,趕緊的收拾了東西,往外走。

    她這匆忙的架勢,田田立刻道:“星辰,邵先生來接你了?這么著急啊?等我們跟邵先生打個招呼吧。”

    說著田田卻也迅速收拾,就怕許星辰跑了,同時跟其他人開口,“你們幾個還沒見過姐夫吧?快快快,有帥哥看,趕緊的,我們一起送星辰下去。”

    “不用了,不用了,你們……”

    許星辰越是怕,越被人抓住,不得逃跑。

    到最后,一個公司的人,浩浩蕩蕩的,走出了小區,在門口路邊上,一輛低調豪車突兀的停著,來往的人都隔著遠遠的,生怕碰了磕了自己賠不起。

    現在又是下班時間,人來人往,還堵車,大人小孩各種的,汽車電動車自行車……

    看著這煩躁的地方,田田就忍不住想問,“許總啊,我們什么時候搬去新公司啊?”

    “可能快了,估計不超過一個月了。劉杰不是在跟我們公司的裝修嗎?”

    劉杰道:“目前已經裝修好了,不過還得晾一下不是?雖然不用像裝修家里那么晾很長時間,但是我們也得稍微放置一下。”

    他們說著話,走出小區大門,就看到邵懷明已經從那輛豪車內下來。

    襯衣西褲,簡單爽利,挺拔帥氣,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

    “我的天哪!”

    見過邵懷明的,還是忍不住再感嘆,太帥了。

    沒見過的,簡直小岳岳上身了,我的天哪已經不能表達了,表情都得跟上去。

    田田自認為自己淡定了些,驕傲的說:“我們姐夫,帥吧?”

    “帥帥帥!帥死了許總,你老公也太帥了吧?啊啊啊啊……我決定了,以后我的男神就是姐夫了。”

    許星辰嘴角抽了抽,“你們能不這么夸張嗎?”

    “不夸張,不夸張,姐夫這絕對比娛樂圈的男明星都帥,還有味道,氣質更好……”

    已經花癡的小女生,許星辰不搭理了。

    她這才邁步走過去,而其他人非要跟著一起。

    這么多人一起過去見邵懷明,似乎是為了壯膽的。

    畢竟遠遠看著,這位邵先生就有種生人勿進的冷壓,銳利且帶著上位者氣質。

    邵懷明目光掃過幾人,然后重新落在小女人臉上。

    她看上去不太情愿。

    “這是我同事,那邊三個你認識,其他幾個是新來的……”

    “你們好,邵懷明!星辰的丈夫。”

    邵懷明沒有慣有的握手,只是略一介紹自己,頷首,這已經是他很看重這幾個人的表現了。

    不然,邵懷明真的會連招呼都不打,這些人他都不會放在眼里的。

    “……呵呵,呵呵,邵先生好,”

    “好了,人也看到了,你們趕緊回家吧。我先走了。”

    其他人趕緊散了,腳下如生風,不是剛才的熱切,走的時候倒是利索,就是因為對邵懷明的冷厲太過怵了。

    人都散了,許星辰才嘆息了聲,“走吧。”

    兩人上車,車子出發,邵懷明看著小女人的的側臉,短發似乎有些長了,微微遮住了她的側顏,他伸手,卻勾著她側邊的發絲。

    許星辰迅速反應過來,退縮了下,自己去摸自己的頭發。

    這般退縮的反應,邵懷明不太高興,反而直接抓住了她的手指,讓她掙脫不開。

    許星辰皺眉,也就任他一直握著了。

    “什么時候,請你們同事吃飯?”

    “啊?”

    許星辰沒想到,邵懷明會突然有這樣的想法。

    她趕緊搖頭,“不用了,你確定你想跟他們吃飯?況且,這好歹是一個公司人,現在公司人少,你還能請過來,將來要是公司人很多,你還繼續請嗎?你請的過來嗎?”

    邵懷明挑眉,冷峻的五官,沒有什么表情。

    但是許星辰就是從他的黑眸中,看出來意思了。

    還有我請不過來的人?

    許星辰嘴角抽了抽,哼了聲,轉頭,“你愛請不請,我不管你。”

    “那我讓青云定酒店,你約時間。”

    許星辰想了想,才說:“他們可不知道你是邵三爺。”

    “好,這點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知道我是你的丈夫,就可以了。”

    這是宣誓主權,順便在這些同事們面前刷一刷。

    許星辰回頭去看他,一副很有疑惑的樣子,“邵懷明,你這么做有什么意義?剛才不都將介紹了,也知道你是我丈夫了,這有什么好再強調一次的?”

    “我錢多!”

    “……”

    許星辰竟然完全無法反駁!

    “哼!”

    她又轉頭,不搭理這個男人。

    可是,邵懷明卻輕笑出聲,同時,迅速的俯身靠近了她身后,呼吸就拂過她的耳畔,灼熱曖昧。

    “怎么跟個孩子一樣。歪頭就可以不搭理我了?”

    許星辰小臉兒一紅,惱羞成怒。

    “邵懷明!你滾開。”

    滾開是不能的,他雙臂已經將小女人給圈住,親密的在她耳邊笑著開口:“什么時候才不生氣?”

    “這輩子都不可能!”

    “那我就一直抱著你了。”

    “你無恥。我還沒原諒你。”

    許星辰永遠還是這句話。

    而邵懷明也總是有話對付她,“那你什么時候原諒?”

    “反正不是現在。”

    “那你怎么樣才能原諒?”

    “你這樣一直抱著,肯定不能原諒。”

    “那你還是不原諒了吧,我就一直抱著。”

    “……你……你簡直不可理喻。”

    也不知道這個男人從哪里學來的無賴手段,許星辰覺得,現在的邵懷明,跟之前那個動不動就被激怒然后冰冷走人的樣子,完全不是一個人了。

    他又是威脅,又是無賴的,簡直是變了一個樣子。

    這讓許星辰很是招架不住。

    她可以面對邵懷明的冰冷憤怒,但是卻拿他如今的無恥沒有辦法。

    因為她做不來比他更無恥的。

    “抱著我自己的妻子,有什么不可理喻的?”

    許星辰徹底無語。

    “我熱!行了吧?放開,”

    “車內有空調,不熱。”

    “你是打算一直抱著我,這么吃飯?放開,再這樣,我真生氣了。”

    許星辰簡直要被逼到了極限了,她在忍耐的邊緣,沉著小臉兒了,差點就要發飆了。

    邵懷明似乎察覺到了,這才非常識時務的,放開了許星辰。

    而許星辰還非常不高興的,回頭白了邵懷明一眼。

    只是這個男人,也不過是薄唇一勾,心情十分愉悅的樣子,眸色深深,有些幽暗,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帝城的晚高峰,堵車是常事兒,幸好邵懷明接了幾個電話,看他忙著沒空再逗著她,許星辰自己一個人,趴在窗上,往外看著漸漸暗下來的天空。

    霓虹接連亮起來,窗外的帝城,繁花似錦,可是她竟然很是想念青城的安靜和悠閑。

    從來帝城,青城的家也不知道怎么樣了?

    那些不算家人的人,大概也各自過著安靜的日子,那些周圍的鄰居,還有當初他們的房子……

    甚至是青城的天氣,許星辰都是想念的。

    只是,短短數月,物是人非了。

    她纖細的手指點著車窗,腦中思緒亂飛,側臉在光影下,斑駁朦朧,小小的臉型,精致柔和。

    邵懷明一邊回著電話,深邃的目光始終都不離開她的臉上。

    這樣的小女人,帶著幾分憂郁。

    這是在來帝城之前,他從來沒有見到過的。

    邵懷明掛了電話,安靜的看了她一會兒。

    想要抽煙的他,摸了下口袋,卻止住了。

    低沉的聲音,帶著些許柔意,溢出來。

    “在想什么?”

    許星辰這會兒也難得的,沒有什么戾氣,平靜的回答他。

    “我想青城了。現在青城應該還沒有這里這么熱,還是涼爽的。家里房子,一直不開窗通風,可能會有點潮了。來之前,我托了鄰居王嫂有事兒給我打電話,她現在都沒有打過,估計家里也沒有什么問題的。”

    “我們抽空回去一趟。”

    “不了,都忙,沒有時間回去。再說吧。”

    邵懷明捏住了她的手,“想回去,飛機很快,這周末,我陪你回去住兩天。”

    許星辰回頭,剛想說什么,邵懷明手機又響了。

    她頓了頓,還是搖頭。

    “算了,你這么忙。你先接電話吧。”

    車子到了邵懷明選好的餐廳,兩人一下車,邵懷明直接摟住許星辰的腰,他不容抗拒的就這樣走了進去。

    邵懷明吃飯,自然不是一般的地方,酒店經理親自伺候,就差把所有工作人員都排成兩排熱烈歡迎了。

    好在,許星辰沒有見到那么夸張的安排,只是經理一個人,親自給這兩位服務,點好菜之后就出去,再沒有進包廂打擾。

    而且菜上的很快,既然來吃飯的,許星辰也就埋頭吃飯,不想要多羅里吧嗦的,在不合適的場合,跟邵懷明瞎扯淡。

    她是真的餓,最近工作量大,身體消耗快,吃的也多。

    何況這里的飯菜,真的非常好吃,許星辰埋頭吃著的樣子,也倒是感染了邵懷明,多吃了些。

    “這么喜歡的話,以后多來。”

    許星辰喝了口白水,抿了抿嘴角,“是挺好,但是,在家里蘇姨做的也不錯。外面偶爾來吃一次就可以了,不用這么興師動眾。”

    “你喜歡,什么都不算興師動眾。”

    許星辰瞅了瞅邵懷明,這是邵三爺有的一貫的霸氣。

    她忽然很奇怪,直接問,“你在青城的時候,是怎么忍著自己的性格的?還去工地干活,你只是做做樣子?還是真的在那里做了很久?”

    邵懷明勾唇,“你終于想要問了。”

    許星辰手指擺了擺手筷子,“你要是不想說就算了。”

    “對你,沒有什么不能說的。之前跟你說想要體驗不同生活,不算是假話。我兩年前出過車禍,生死一線,之后,覺得有些沒意思,身體也需要休養,所以,給自己放了個大假,出去走走。”

    許星辰張了張嘴,想到他身上的疤痕,那時候她問過,邵懷明說過是車禍,但是沒有說多嚴重。

    她有些心疼,但是,卻不知道說什么。

    小臉兒糾結的樣子,邵懷明看在眼里。

    “是不是心疼我了?”

    她迅速面無表情,心里是這么想的,但是被邵懷明戳穿,許星辰就沒有那么爽快的承認了。

    “才沒有!”

    邵懷明笑了笑,沒有繼續追問這個小女人,只是繼續說:“之后去青城,碰到你,也實屬偶然。你母親每次見到我的時候,跟我聊的最多的就是你這個女兒,如何的孝順,漂亮,聰明,我以為,是你母親夸張,后來看到你真人,才覺得,你確實非常的漂亮,漂亮的我在你要求跟我結婚的時候,我絲毫沒有任何的猶豫。”

    “行了,我知道了。”

    “不,星辰,跟你結婚,我是存了戒備心的,但是,不說正常的夫妻,都會有正常的婚前協議,何況是我們當時的情況。你對我,不也是戒備的嗎?”

    許星辰沒法反駁這話,以結婚的目的來說,他們兩個誰都不會單純。

    “我沒有指責你的意思,只是,我后悔的是,沒有早你一步,先愛上你,而不是等你愛上我之后,我才動情。”

    這一點,是邵懷明覺得最遺憾的。

    如果他比許星辰愛上,先付出感情的話,是不是,她就不會因為被欺騙感情而那么難過?

    或者是少些難過和傷心呢?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曾許星光共余生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格力电器股票分析报告 nba比分记录 幸运28挂机4种模式 即时nba比分数据 3d投注技巧大全 公务员怎么赚钱 广西快乐十分现场直播 新利棋牌评测 二次元微博账号赚钱 分分彩组选包胆 半全场 11选5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