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曾許星光共余生 > 第166章 女人最要臉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曾許星光共余生最新章節。

    換衣服?

    不可能的!

    許星辰直接推開邵懷明,走到一旁,照著鏡子,整理了下妝容。

    然后對邵懷明,翹了翹下巴,無視他緊鎖的眉頭,深沉不悅的黑眸。

    而這會兒琳娜才走出來,“三爺,衣服現在換來不及了。”

    許星辰擺了擺手,“別管他。行了,我們先走了,不然遲到了不禮貌。”

    她先一步往外走,不過也不是完全裸著后背的,琳娜從一旁拎起的披肩,遞給了許星辰,幫她披上,然后在后面幫著提著禮服裙,小心扶著她,走出去。

    車子緩緩離開了明園,琳娜回到屋內去拿自己的包準備離開,蘇阿姨熱情邀請她留下來吃飯。

    不過被琳娜拒絕了,她想,今晚還沒開始,她還是得開車,去酒店附近待命,她應該有更多的準備,以防許星辰有什么問題。

    而許星辰,捏著手包,坐正在后座上,都不敢亂動,生怕把衣服給弄皺了,當然,更多的是緊張,雖然沒有表現出來,但是她太過僵硬,也逃不過邵懷明的眼神。

    手指被邵懷明給握住,似乎他想要拉她入懷,卻被許星辰趕緊出聲拒絕了。

    “別,別亂動,小心衣服。”

    邵懷明不悅的冷冷開口:“衣服重要還是人重要?”

    “現在是衣服。”

    “弄壞了衣服,我陪你十件。至于嗎?”

    許星辰皺皺小鼻頭,“哼,這不是多少件衣服的問題,這是一個女人面子的問題。我要是穿著一件皺巴巴的禮服,衣冠不整的出現,人家會怎么看我?本來這是我亮相的第一次,人家不光會笑我,還會笑你,你邵三爺竟然選了個這么個女人。你不要臉面我還要呢。所以,邵三爺,請你現在克制點,好嗎?”

    邵懷明顯然是很不理解女人這種情緒的。

    面子比什么都重要?

    他無奈,只能坐在一旁,雙臂交疊,冷冷的看著小女人僵直的坐著的樣子,裙尾還被她不時的撫一撫。

    邵懷明黑眸冷光一閃,“看來今天這輛車還不夠寬敞,應該來一輛加長林肯是不是才能夠讓你裙子更美?”

    許星辰看著他顯然是嘲諷的臉色,也不生氣,只是沖著邵懷明呲了呲牙。

    “如果可以,下次記得弄一輛更寬敞的車。你也不用這么故意說我,我這也是為了你啊!”

    邵懷明冷哼,“為了我?”

    “當然啊,我這么美,人家會說你邵三爺眼光好啊!你肯定與有榮焉,是不是?”

    “……”

    邵懷明沉默了一會兒,沒有回答。

    許星辰則用威脅的眼神看著他,“難道你不因為我美而驕傲嗎?”

    邵懷明只好說:“嗯,驕傲!”

    “那就是了,我這是給你長臉。”

    許星辰放松一笑,然后活動了下腿,小幅度的活動了下腰。

    好在,這段車程,不長,也不堵車,許星辰終于堅持到了酒店。

    車子停在酒店大門口,今天這里似乎被包場了,來的人都是帶著請柬進來的。

    門口有專門的檢查請柬的工作人員,當然其實大部分人即便沒有請柬,靠刷臉也是能進的。

    比如邵懷明,就是絕對能靠刷臉進去的。

    許星辰在邵懷明的幫助下,終于美美的站在他身旁。

    不少人投來驚艷的目光,就是站在門口迎接的服務員,,看到許星辰的那一刻,都似乎忘記了自己要做什么了。

    許星辰挽著邵懷明的胳膊,暗暗的捏了捏他,邵懷明冷厲的眸光,直接掃過去,那些呆愣的人,趕緊的收回目光。

    “邵先生,邵太太,里面請!”

    對于這兩人,自然是高度重視的,還有專門工作人員,親自帶著他們兩人進去。

    而在進天梯的時候,這位男服務人員,還是克制著眼神不敢多看許星辰一樣,但是最后,在等帶著兩人進了宴會廳之后,終于還是在離開之前,多看了許星辰一樣。

    那眼神,驚艷形容不了。

    而邵懷明自然沒有錯過這個人的眼神,接下來,他也察覺到,不光是個工作人員,就是在場宴會的太多太多的男人女人的目光,止不住的往身邊小女人看來的時候,他可沒有半點驕傲呢,他能克制著不把這小女人給藏進口袋中帶走,已經非常有自制力了。

    宴會廳,不少的人已經到了,事實上,除了給霍先生賀壽,這個生日宴會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看點,自然就是邵三爺是帶著那傳說中的新任邵太太一起來的。

    這里的人或多或少的,都聽說過過邵太太,不知道真假的消息。

    有說這位邵太太多么年輕貌美,之所以成為邵太太就是靠著臉蛋兒,也有說邵太太出身普通,要不是因為這張臉以及某些過人的城府手段,不可能拿下這帝城人人艷羨的邵太太的地位。

    最多的好奇,其實就來源于,到底是何方神圣,通過什么手段來拿下邵三爺的?

    而出現在今天晚上這個場合,還能跟霍大小姐這個曾經的邵太太人選最有力的競爭者面對面,嘖嘖,這場面,定然是很精彩的。

    正期待著呢,就看到邵懷明攜著妻子走了進來。

    所有人目光一亮,全部投了過去,在看到邵懷明的同時,眼神往旁邊一掃,邵懷明臂彎的一只小手,白嫩細膩,順著手腕往上,終于見到了傳說中的邵太太!

    嚯——

    那一眼,驚艷不足以形容。

    似乎已經有的人,被深深的擊中了心臟,不說一眼萬年,但是卻也久久都挪不開目光了。

    這是怎樣一位漂亮的女人?

    他們可以將自己鎖有知道的美好詞匯都用到這個女人身上,毫不夸張。

    在更多人的驚艷過后,場上,霍念微聽到邵懷明來了之后,她自信的身著紅色緊身裙,胸口開的有些低,抹胸的設計,露出她的肩膀,以及被抬高的有些料的柔軟,長腿露出來,穿著十公分的高跟鞋,烈焰紅唇的打扮,一看便是往性感方面來打扮。

    她挽著父親霍嶼一起出現,已經自信滿滿,足以驚艷全場了,可是等她出來發現,所有人的目光卻只是在許星辰身上。

    而她看到許星辰之后,瞳孔狠狠一縮,當即牙齒差點咬碎。

    這個女人,她怎么敢?

    她竟然如此搶風頭,許星辰!!

    在場的人,看著兩邊逐漸靠近,寂靜,充斥,他們都看著霍小姐和邵太太。

    站在一起之后,高下立現。

    不是因為霍念微不性感,而是實實在在的,許星辰的天生麗質,她爹娘給了她一張穿天然的精致的好底子好樣貌,而霍念微的五官,除了因為化妝顯得有些不錯之外,五官輪廓根本差了許星辰一大截。

    這就是最基本的差距。

    而顯然,霍念微也意識到了自己跟許星辰的差距,她身為一個女人,身為一個不喜歡許星辰的女人,在看到她精心裝扮的那一刻,都不得不從內心深處承認,這個女人,美的不真實,美的太過,美的讓她嫉妒,讓所有女人嫉妒!

    她甚至連笑容都擠不出來了。

    霍嶼感受到女兒的僵硬,她悄悄的拍了拍她手背,對著來人溫雅一笑。

    而邵懷明先行開口,“霍先生,生日快樂。這是我的太太,許星辰。星辰,這位就是霍先生,以及他的女兒霍小姐。”

    許星辰壓下緊張,盡量讓自己輕松著,笑著對霍嶼勾著嘴角,她笑起來的時候,眼睛都彎起來,長長的睫毛,在燈光下,在眼下投射出一片陰影。

    “霍先生,生日快樂,祝您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他們的禮物早就交給了人帶進去,所以沒有必要當著面遞上禮物,許星辰表達了一下自己的祝福,然后就乖巧的笑著。

    她的美太過驚艷,即使乖巧著,其實也太吸引目光了。

    霍嶼看著許星辰,都忍不住夸贊,“懷明,沒想到邵太太如此漂亮,令人驚艷。怪不得你小子一直藏著,不讓人看到呢。”

    邵懷明難得笑了下,深沉的黑眸掃過小女人的小臉兒,有一種深深的不太明顯的情意在他眼眸中流轉,可是周圍的人都能感受到他們之間充斥著綿綿柔情。

    這個晚上,他們已經見識到了邵太太驚艷,沒想到竟還能見識到邵三爺從來都沒有能夠然人看到的柔情。

    是的,是柔情。

    邵三爺這樣的男人,他的傳說太多,而傳說太多都是讓人害怕的,敬畏的,心驚膽戰的,忌諱的,可如今卻是第一次,展現出一個對于女人的柔情?

    他們有些不相信,但是卻實實在在的看到了。

    可見,邵太太這個女人,還是厲害的!

    不管是怎么俘獲邵三爺的,單單看結果她已經是最大的贏家了。

    而這個贏家她能夠持續多久?有些人心里已經蠢蠢欲動,想要下注了吧?

    不管旁人是怎么想的,許星辰這邊,還得跟霍念微虛偽笑著。

    不過,她從一開始的緊張,到如今還算是更自在了些。

    最起碼,看著霍念微沒有笑臉,她心情還是比較好的。

    就是可惜了,霍嶼先生,這么好一位男士,會有這么個女兒。

    “星辰,今晚不要拘束,雖然說是給我過生日,其實我可沒到那七老八十的,不過是借著這個機會多交幾個朋友。你也可以在這里多認識幾個人。”

    他沒有說讓霍念微招待許星辰,這一點上,許星辰非常的喜歡霍嶼了,他大概也明白自己女兒是個什么心思了。

    又來了幾個比較重要的客人,霍嶼拉著女兒前去迎接,而霍念微從頭都沒有多說一句話,似乎胡是被打擊到了。

    許星辰長吁了一口氣,微笑的站在邵懷明身旁,掃過在場的人,盡量維持著自己這段時間突擊練出來的身段,高端優雅的樣子,她都怕自己一個不下心,就松下肩膀來。

    “邵懷明,我沒給你丟人吧?”

    她小聲的詢問,心中有點點的小驕傲,手指故意的勾著邵懷明的袖子,那眼神中透露出來的是自己求表揚的期望。

    邵懷明看著小女人亮亮的眼睛,睫毛挺翹的忽閃著,眼影上也有什么亮晶晶的,今晚的她格外的讓他心動。

    每一次眼神的閃動,都像是撲在了他的心口一樣,帶來陣陣的酥麻的感覺。

    要不是場合不對,邵懷明真想好好的將這小女人揉進懷中,好生的疼愛。

    而現在,他也確實有些忍不住,大手在小女人的臉上,輕輕的拂過,眷戀的蹭了蹭。

    這算是有些親密的動作了,原本在跟霍嶼他們說話的人,也都驚訝的看過去。

    這兩人的一舉一動,始終都牽動著全場人的視線,他們的好奇心始終都沒有收起來。

    霍嶼也看到了,不由得一笑,跟身旁的中年男人說道:“這真的是愛情的力量呢。”

    “呵呵……是的啊,沒想到懷明也有今天。怪不得之前去看望邵老爺子的時候,老爺子心情很好的,還跟我炫耀有個好的孫媳婦呢。走,過去認識一下……”

    接下來,許星辰一直跟在邵懷明身邊,僵硬著笑著,認識了很多人,也讓很多人當做蠟像參觀了個遍。

    托琳娜的努力,只要邵懷明稍微介紹一下,她就想起了琳娜那些個說明,好在沒有出丑。

    當然,在這樣的地方,也不會發生她上個洗手間就被發生被人圍堵的情況,平平靜靜的過去了這個生日宴會,許星辰見識到所有人的笑容和“和善”。

    只是這是表面的,私下里這些人怎么想,就不知道了。

    許星辰最后,跟霍先生告別,看著霍念微的“虛偽”的笑容,走出了酒店,上了車。

    一上車,邵懷明還以為這個女人又要僵硬的坐著呢,哪知道車一開出去,她整個人就懶洋洋的倒在了他的身上。

    邵懷明順勢接住了小女人的身子,看著她疲憊的小臉兒,裙子也不管了,他卻沒有點體貼,只是冷冷的嘲諷,“不管你的裙子了?”

    許星辰哼哼的瞪了邵懷明一眼,“裙子重要還是我重要?”

    這問題,是剛上車的時候,邵懷明反問過她的。

    如今,許星辰直接問回去了。

    邵懷明薄唇微勾,修長的手指捏在小女人的臉頰,“嗯,裙子應該很貴!”

    “你……什么意思?”

    許星辰氣的直接坐起來,不滿的怒視。

    邵懷明這才淡淡的一笑說:“裙子再貴,也貴不過你。”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曾許星光共余生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广西快乐双彩 彩票开奖查询网站 黑龙江11选5开奖结果 微信捕鱼摇钱树注册送分 锘?#49;88即时比分直播 江西时时不兑奖 甘肃快3开奖直播 365真人在线棋牌游戏 东北麻将单机游戏 双色球往期历史开奖结果查询 广东好彩1 1元可以捕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