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曾許星光共余生 > 第183章 終究不是她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曾許星光共余生最新章節。

    許星辰跟著這些同學們,走在校園中。

    被人發了幾個傳單,有些還是學校社團,找投資的呢,還有些創業的大學生,想要在這些功成名就的前輩中,得到一些資助。

    他們倒是真有心,不放過任何一個機會呢。

    一個小學妹一直跟著他們,在向他們闡述她的創業方向和可行性。

    看她如此的有誠意,許星辰卻無奈一笑。

    “師妹,我們理解你的心情。只是,你這找人可不行啊。你看我,像是有錢給你投資的嗎?”

    師妹點頭,“師姐看起來條件比較好,你手上這個包,就是H家的十幾萬的包,我們要的不多,十幾萬也可以的。”

    “……”

    許星辰尷尬一笑。

    而這師妹的話,讓身旁的幾個同學驚訝。

    “星辰,你這真假?”

    師妹立刻說:“我看這位師姐,穿戴都不便宜,應該是真的吧。這雙鞋,官網上是四五千,短褲我不太清楚,戒指應該是非常昂貴的寶石。”

    “……”

    這姑娘是真的夠眼尖的。

    許星辰皺眉,“師妹,你是做什么的?”

    師妹一笑,“哦,師姐,我平時還在網上做時尚博主,賺點小錢,所以都知道師姐這些最新款。師姐,您條件應該不錯吧?師姐要是稍微給我們投入十萬二十萬都行,到時候我們給師姐賺回幾百萬。”

    許星辰無奈,看這姑娘也是真執著。

    “這樣吧,你給我個名片,以后我聯系你。我可以投錢,但是我得知道你到底是不是騙子,你們公司如何發展,前景如何,還有你們幾個合作伙伴如何,我都得找人調查。所以不要騙我,不然我不會放過你的啊!”

    師妹立刻興奮起來,帶著驚喜,沖著許星辰使勁兒的點頭。

    “好好好,師姐,我給你我的聯系方式,還有我們公司的地址。”

    說是公司地址,其實就是在一個小出租房里。

    師妹繼續去找下一個投資者了,許星辰收了聯系方式,一抬頭,其他同學卻目光灼灼看著她呢。

    “你們……這么看著我干嘛?”

    同學方夢直接看著許星辰的包,“那小姑娘沒說,我還真沒有注意呢。果然是H家的啊。十幾萬?許星辰,你是真發財了啊?我聽班長說你跟人合伙開了公司?看來你這公司很不錯啊!”

    許星辰搖頭,“沒有,公司不大的。”

    “我們這一行,小公司經營好了,賺錢也是不小的。你厲害啊!”

    男同學關心的是她公司,女同學更關心她身上穿戴,說起來這個包如何如何,鞋子如何如何的,許星辰還算有耐心的回答他們。

    不過,說起結婚戒指這事兒,許星辰去卻敷衍略過。

    正巧碰到了秦雪,她趕緊的跟秦雪聊了幾句,算是稍微得到解脫。

    秦雪聽著她還有這樣的遭遇,不禁笑起來。

    “我想說的是,那姑娘肯定是火眼金睛吧。不光能看出你身上行頭多少,更能透過現象看本質,你就是個地地道道的富婆啊!”

    許星辰無奈,“你就別取笑我了。現在被同學們打探,我真的不太擅長應付這種事兒,要撒謊我也不會啊!”

    “你撒謊做什么?想說就說,不想說就不說,你有權利拒絕別人的詢問的。再說又不是多親近的人,日后都不一定多少年見一次面呢,怕什么?”

    許星辰一想也是,不過她挽著秦雪的胳膊,有些羨慕的說:“阿雪,我真羨慕你這張嘴,厲害的很。我要是有你這樣的口才,我就不用在邵懷明面前每次都被他懟的沒話說了。”

    “喲,夫妻拌嘴,你吵不贏,這是你自己沒用,而且也是你家三爺的情趣吧?要真是你像我這么能說,就不是邵三爺喜歡的了。”

    許星辰卻并不同意秦雪說的,扯了扯嘴角。

    “你得了,你沒有體會過被邵懷明給套路的感覺吧?他可真是……可惡死了。”

    秦雪似乎很有興趣,“哦?怎么可惡了?”

    “他……”

    許星辰話又止了,她臉色微微變了變,秦雪的眼尖的很,笑了笑。

    “行了,我沒有想要知道你們閨房之樂。”

    “設么閨房之樂?滾蛋。”

    秦雪卻朗然笑起來,也沒有再調侃她,兩人在校園隨便逛著。

    那邊突然有幾個同學著急往前跑,幾人嘴里還說著演講的事情。

    許星辰想了下,也拉著秦雪一起去,“我們去看看吧。”

    “看演講?誰啊?”

    許星辰搖頭,“不知道啊,反正去看看吧,閑著也是閑著。”

    她們兩人便攜手前去。

    而此時,在后臺,還沒有登臺的邵懷明跟校長握了握手,還有學校其他領導都握手見面。

    校長笑著說:“邵總,真的很感謝你同意來學校給學生們做演講。之前何助理說你可能不會參加的時候,還真是有點遺憾的。不過幸好你還是來了,也不枉我去找到邵老爺子那里了。說起來慚愧,我知道你忙的很,還要占用你一點時間。不過,能來學校,給學生們講一下,我想對于學生而言,肯定是受益匪淺的。”

    邵懷明卻淡淡一笑,笑容幾不可察。

    “其實,我早就見識過貴校學生風采了。”

    “哦?這是什么意思?”

    “我太太就是貴校畢業的。”

    這話,不光校長驚訝,其他學校領導人也驚訝。然后校長先跟著反應過來,笑了笑,“那我猜,我們這位校友才是邵總今天才演講的主要原因吧?邵太太今天也來了?”

    邵懷明提起妻子來,也忍不住神情放松了些,看起來沒有那么不近人情的冷漠樣子了。

    “是啊,我太太也來了。”

    “邵總,這結了婚的男人就是不一樣,呵呵……”

    幾人寒暄著,到演講的時刻了,他們才一致上臺去。

    負責接待邵懷明的是學校的組織部部長梁露,她從知道要接待邵氏總裁之后,就為今天準備了很多,一身的裝扮,還有首飾,畫得精致的妝,而這些都是外在看得見的,而旁人看不到的是,她之前查閱過了大量的關于邵氏的信息,以及可查到的邵氏總裁的信息。

    雖然他本人的信息太少,但是梁露還是從很多朋友那里,輾轉打聽到邵三爺的一些消息,可信的不可信的,她都知道了不少。

    而今日一見邵懷明,她的心口一直在發熱,可是她一直都克制著自己,在校領導面前,在邵懷明面前,她還是要拿出她最美也最有能力的一面,不能給學校丟人,也不能給自己丟人。

    況且,她想要畢業后能夠進入邵氏,這也是一個非常難得的機會。

    幾人坐在臺上,大禮堂已經擠滿了人,樓道都充滿了人。

    校長在臺上,小聲對邵懷明說:“看來你很受歡迎的。”

    邵懷明不置可否。

    梁露走到邵懷明身后,小聲的說:“邵先生,已經準備好了,您還有什么問題嗎?”

    邵懷明淡淡的說:“沒有了。”

    “好的,邵總,”

    許星辰和秦雪不容易的擠進去了,就站在旁邊的樓道中。

    也許是兩個不同風格的大美女,所以他們往里面擠的時候,男生們都還主動讓了讓。

    不過兩人并沒有擠到最前面的意思,只站在了中間的位置,就這么看著臺上的人。

    秦雪暗暗拐了拐許星辰,“我說呢,怎么來看演講,原來啊,嘖,一日不見如見三秋。”

    許星辰拐回去,“我沒有。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時候來啊!”

    “那你是知道他要來的啊!碰運氣也真就這么碰上了。是吧?這就叫心有靈犀吧?”

    許星辰白了秦雪一眼,不想要再多說。

    秦雪也笑嘻嘻的,挽著好姐妹的胳膊,陪著她看臺上的丈夫如何的展現迷人魅力呢。

    這不,這才多久,臺上那位一直繞在邵懷明身旁的學生,一雙眼睛就沒有離開過邵懷明身上呢,嘖,魅力真大,哪兒都能吸引女人。

    許星辰顯然也注意到了,不過她并不會真的生氣。

    邵懷明這個人,說出去都會有女人心動的,更不用說他如此出色的外貌和氣質了。

    被女學生盯上也不奇怪,若是許星辰每個都要計較,那她真的計較不過來了。

    這種事情,就看著邵懷明怎么處理了。

    而秦雪捏了下許星辰的手指,“那女學生,那眼神……”

    許星辰笑了笑,“看人家干什么?專心聽著,校長要說話了。”

    校長也沒有多說多長時間,不過他的話向來都很有深度,很有雞湯味。

    而他也有幽默。

    “我知道,你們呢,今天可不是來看我老頭子浪費時間的,那我就少說兩句了,接下來有請邵氏總裁邵懷明先生來給你們說吧。順便說一句,這可是邵先生第一次個人演講秀呢,我們學校拔得頭籌,同學們鼓掌可以更熱烈些了。”

    說完,老頭下了臺,坐下了下來,而邵懷明起身,走到一旁,當然,他沒有按照稿子說,只是一手抄在口袋中,一手垂下來,看著臺下密密麻麻的學生,他緩慢的低沉的有磁性的聲音開口。

    “我是邵懷明,”

    這第一聲就獲得了熱烈的掌聲,久久沒有停息。顯然學生們太過興奮,大概是沒有想到傳說中的邵先生如此帥?

    尤其是女同學們,眼睛都冒星星了。的

    在熱烈的掌聲中,邵懷明微微一抬手,臺下驟然安靜下來。

    “面對你們這些國家最優秀的大學生,事實上,我并不太清楚我可以對你們說什么。因為你們每個人的未來,都有可能是比我還成功的……”

    邵懷明以一種自然的方式開始的,許星辰還以為他會像是面對員工那樣,教訓又冷冷的呢。

    沒想到,他還有這樣一面,像一個諄諄教誨的長輩一樣,也像是一個非常嚴格的師長一樣,告訴學生們,未來他們應該做什么,不應該做什么……

    許星辰聽著,也漸漸入迷。

    這個男人,要是自己愿意的話,他就是有非常大的魅力,讓自己被所有人喜歡,讓所有人都沉迷于他其中。

    演講不到一個小時,邵懷明說了很多,也分析了很多,對于一些大學生關心的問題也都解釋分析了的很深入。

    而這場演講結束之后,換來的是比開始更熱烈的掌聲。

    最后一部分,還有互動提問環節。

    這一個環節,好多人都想要提問,但是時間有限,不能滿足所有人。

    而這個場面,梁露控制的很好。

    她將所有問題快速的整理了下,然后找了幾個比較眼熟的同學來詢問。這些也都是學生會干部。

    他們的問題,都很有深度,也很犀利。

    可是邵懷明面對他們的提問,卻一直都淡漠的回答反擊,甚至面對有學生質疑他之前一些商業上的行為可能被認為是無情的,他也都很簡單的化解了。

    應該說,這些學生根本都不可能是邵懷明的對手。

    時間過去快九十分鐘,何青云做了提醒。

    梁露表示明白,準備收尾結束。

    “最后一個問題了,請那位女同學提問吧。”

    拿到話筒的女同學驚訝了下,她是在猶豫,然后才說:“既然是最后一個問題了,那我就問點有意義的吧。我想所有同學都很想知道的。請問,邵先生結婚了嗎?”

    “嘩!”

    全場嘩然,沒想到面對如此嚴肅的邵先生,竟然還有同學如此不嚴肅,可見啊,人類內心最深處的八卦之心在任何時候都很想要挖掘的啊!

    而這位女同學也真的問出了很多女同學的好奇心啊!

    不過,他們也緊張。

    畢竟看著邵先生漠然冷厲的表情,他們還害怕他會不會生氣直接走人呢。

    短暫的沉默之后,邵懷明緩緩抬起了左手。

    “我結婚了。”

    “啊啊啊啊……”

    好多小聲的失望響起來。

    引起了一陣騷動之后,邵懷明沒有再任何耽誤,離開了大禮堂。

    梁露迅速的跟上,跟著校長和邵懷明他們往外面走去。

    校長還有其他事情,校慶這么大的事兒,還有些國家領導,校長抽出時間來,一個一個的陪著,可是忙的很。

    校長離開,其他小領導可以陪著,梁露作為其中之一,還要負責給邵懷明介紹一下學校,還有一些學校科研方向發展,既然邵總來了,可不能只是來做個演講這么簡單的,他們學校的人也都缺錢啊,也想要找投資啊。

    所以他們希望邵先生不光給精神支持,也最好給點物質支持那就完美了。

    還沒有到實驗室的時候,梁露笑著說道:“剛才邵先生那么直接的回答結婚了,可這是把同學們給嚇壞了。邵先生結婚了,可是很多仰慕邵先生的女生的遺憾呢。”

    梁露也一直看著邵懷明,不知道這個“仰慕”的詞兒,是否也從她眼里透露出來了。

    她笑的明媚,是梁露這個年紀的女孩子應該有的朝氣蓬勃的樣子,笑起來的時候,也越發好看。梁露在學校雖然不是校花級別,但是她也是在學校長的能排的上前五的,她既明媚又很有溫柔知性的美,從今天她負責接待里都能看出來她的能力。

    如今,眼神中微微透露出一點遺憾的梁露,加上她說的那句話,都再明顯不過。

    不過,梁露這不是表白,她巧妙之處在于,她又加了一句。

    “邵先生就像是我們的愛豆,愛豆結婚了,粉絲肯定是有些遺憾的。邵先生別介意,不過好的是真愛的的愛豆,如果真的結婚戀愛,我們都會真心祝福,希望他幸福的。對待邵先生,我們這些女孩子的心里大概就是這種。所以還希望邵先生不要介意剛才女同學的那個冒昧問題。”

    梁露巧妙的將這份仰慕變得不那么尷尬和不適。

    連一旁的主任都忍不住笑起來,說:“你們這些孩子啊,愛豆比什么都重要呢。不過喜歡的愛豆比較正能量,還是一種好事兒。”

    “是啊,像邵先生這樣的愛豆,自然會給我們很多正確的影響力的。”

    邵懷明聽了梁露的話,卻沒有什么表情,或者是半分的動容。

    尷尬的沉默,梁露臉色微微變了變。

    她強帶著笑容,“邵先生,接下來我們……”

    邵懷明突然停住腳步。

    所有人一愣,就看到邵懷明大步的走向前,而他走到一個穿著校慶T恤都穿的那么好看的女孩子面前。

    女孩子看著邵懷明,笑著不知道說了什么,而邵懷明卻直接上手將人抱住了。

    梁露看到了女孩子那么漂亮的讓人無法忽視的臉龐,眼中閃過一抹異樣。

    那邊,許星辰察覺到梁露的眼神,她看了眼過去,又迅速收回來。

    拍了拍邵懷明按在自己腰上的大手,:“行了,我先走了啊,中午我要跟班上同學吃飯的。你呢,就讓美麗的學生陪著你一起吃吧。”

    這話好像是不帶半點醋意的,但是其實太過明顯的醋意了。

    許星辰臉上看不出什么來,邵懷明卻知道這小女人還是計較的。

    他親昵的吻了吻她的額頭,被很多人看到了,引起了不少側目。

    而許星辰趕緊推開他,“行了,你已經夠矚目的了,別鬧了。”:

    邵懷明卻握住她的手,道:“吃完飯告訴我,我接你一起。”

    “還不知道吃完飯會不會一起再坐坐呢,到時候再說吧。你忙就先走吧。”

    許星辰轉身,不過走了兩步,一回頭,看了眼邵懷明,還是說了出來。

    “邵懷明,你記住哦,你可是已婚男士。”

    她指了指自己手指上的戒指,算是一點點威脅的。

    然后沖著他做了個幼稚的鬼臉才跑開了。

    等其他人走過去,邵懷明竟然主動說了句,“我太太,年紀小,讓大家見笑了。”

    這就是邵懷明之前說的,他的太太。

    學校老師笑笑,附和,“邵夫人也是校友啊,真的很巧,不過我看著邵夫人好像有些眼熟,相比當年在學校也是成績優秀的學生吧?”

    邵懷明微微勾唇,似乎對于自己妻子,他說起來的樣子不像是之前那樣的冷,甚至還帶著些不易察覺到溫柔。

    “優秀學生?大概談不上,她沒有那么聰明。”

    這么說自己妻子不聰明的話,好像并不是多么好的話,但是從邵懷明的口中說出來,好像是帶著某種寵溺和溫柔。

    領導笑了笑,倒是沒順著邵懷明的話,只是道:“邵太太可能相比較邵總不聰明,但是我們帝城大學的學生,對于外人來說,可還是不錯的呢。這一點,我得為我們學校的學生爭取一點的。”

    這樣說,好像更讓邵懷明接受,他心情更好了。

    領導們顯然是說對了的,顯然邵懷明喜歡別人夸自己妻子,而且這會讓他很高興。

    之后,話題就多了起來,圍繞著邵太太是什么專業,一點點展開,邵懷明更愿意多說一點。

    梁露在一旁聽著,聽著這些人恭維根本不知道是誰的女人,梁露心中不以為然。

    剛才看到了邵太太,不過是漂亮了點,肯定沒有多優秀,不然那樣美貌的女人,怎么可能在校友冊上沒有過呢?

    憑借美貌上位,梁露心中些許的不平衡,為什么男人都只看外貌?

    像她梁露這么優秀的女人,本可以比任何人都有更好的未來的。

    而梁露在心里不平衡的時候,卻忘記了,她同樣也是因為自己的美貌而得到了很多比平常人更多的機會的。

    邵懷明那邊去考察科研項目實驗室,許星辰這邊跟同學么已經走到一起,準備去附近餐廳聚餐去了。

    比較起這些同學們,許星辰算是成績一般的。

    同學們有得過設計大獎的,有在知名設計公司當設計師的,成績斐然,也有出國深造,或者考取碩士的……

    許星辰這個小公司的小老板,雖然說自己工作賺錢,但是論起社會地位來,到底是沒有那么好了。

    他們可以羨慕許星辰現階段的物質多,有錢花,但是論起來將來可能的成就,日后再看幾年十年之后,就不可同日而語了。

    許星辰坐在角落,不是那么活躍的人,她只是吃著,聽著身邊的人說話。

    說起這個行業的前景,說起一些知名設計師,最近有什么比較好的作品的,或者誰未來的打算什么……

    “今天邵先生來演講,剛才你們去了嗎?”

    “去了,擠到門口,真是擠不過那些年輕力壯的小伙子。至于嗎?”

    “當然至于啊,邵先生呢,你沒見過邵先生,至少也聽過帝城邵三爺的大名吧?第一次在如此場合做演講,媒體們沒有事先得到消息,不然帝大今天都得被擠破門了。”

    許星辰暗暗瞥了瞥嘴角,想著這些人真夸張。

    邵懷明是出名,但是,沒有那么夸張吧?

    “當年,我還想著畢業以后能夠進邵氏工作呢。不過,沒有考進去,就錯失那么一點。對了,前幾天我們公司還競標邵氏房產的星辰系列別墅的設計,可惜,沒有成功。”

    “我聽說過這事兒,聽說這星辰系列的別墅,將來會在很多城市建造,這是邵先生送給新婚妻子的禮物。瞧瞧,人家邵先生送給妻子禮物是什么?我呢?想讓男人送我一個小禮物,都沒有。真是沒有對比就么有傷害。”

    “你能這么比嗎?這世上有幾個能跟邵先生比的?真是,我要是個女人,我也想要嫁給邵先生了。”

    “噗……”

    許星辰為自己班長如此的一個想法而嚇到了。

    其他人倒也是忍不住笑了,就是許星辰的反應有點大了。

    他們看過去,許星辰忍不住調侃,“班長,你現在去變性也不晚啊!如果你成了,我把你介紹給邵先生。”

    “許星辰,我以前認為你是個溫柔賢良的女人呢。沒想到,你竟然是這樣的人。”

    許星辰很無辜的歪頭,“我是什么人?我是個實誠的人,班長,我只是實話實說的。”

    班長嘴角抽了抽,其他人笑著,卻突然有人抓到了重點。

    “哎,許星辰,這么說你認識邵先生?”

    “啊?我沒有,我不是,我只是開玩笑。”

    雖然她這個否認方式很可疑,但是她認識邵先生還真是個很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同學們更愿意相信,這是許星辰真的在開玩笑的。

    許星辰松了一口氣,跟秦雪偷偷發信息,了解一下她那邊情況,想要確定一下他們什么時候回家。

    可是秦雪沒有回復信息,也許是跟同學們聊嗨了,沒有空顧得上她的。

    許星辰只能抽空去洗手間,給秦雪打電話。

    那邊秦雪接了電話,卻非常吵鬧,她什么都沒有聽清楚,就被她掛了。

    許星辰無奈,走出洗手間,在外面走廊上站了一會兒,透透氣。

    陸怡然在公司群里發了幾個作品設計樣稿,她正好點開看了看,有些問題也可以給他們一些意見。

    “三嫂,怎么在這里?”

    顧廷川手指還夾著煙,走到了許星辰面前。

    原本他不過是出來抽支煙,可是,卻看到了許星辰。

    他站在原地,看了她一會兒,才走了過來。

    這會兒的顧廷川,臉上掛著笑容,是熟悉的顧少的笑容。

    許星辰驚訝抬頭,“顧少,我同學聚會呢。他們在包廂里,我出來回個信息,顧少在這里,是有事兒?也是參加帝大校慶?”

    顧廷川搖頭,手指夾著的香煙,沒有抽,卻也一直在裊裊燒著。

    “我不是帝大的學生,”

    “哦,那就是受邀來的?”

    “不是,只是陪一個——朋友來的。”

    朋友?

    許星辰心中迅速想了想,是什么朋友,讓顧少來陪著的。

    肯定不是男人就是了。

    她笑了笑,而顧廷川看著她這了然的笑意,眼底閃過一抹復雜。

    “我聽說三哥也來了,”

    “嗯,他去演講,好像還有別的事兒,我們沒有一起。”

    兩人之間其實也沒有太多話說,顧廷川卻并沒有離開。

    他不走,許星辰也不能在這里耗下去,只好開口,“那個我還得先……”

    “廷川?你怎么在這里不進去吧?”

    女孩子出現在他們面前,許星辰見著,好像是眼熟的。

    貌似之前出現在顧廷川身邊的,一個叫藍什么的女孩子。

    藍心看著許星辰,莫名的不喜歡許星辰,雖然知道這個女人跟顧廷川沒有關系,但是藍心就是對許星辰有一種敵意,更有一種受到威脅的感覺。

    她迅速走到顧廷川身邊,挽住他的胳膊,親昵的問,“廷川,怎么沒進去?我同學都在等你呢。”

    顧廷川面無表情,也沒有推開身邊的女人。

    只是,對藍心交代,“嗯,我一會兒就去。”

    “什么一會兒啊?現在就走啊……”

    顧廷川明顯不悅了,他直接沖著藍心道:“沒看到我在跟人說話嗎?”

    藍心被他冷厲的一喝嚇到了,立刻收了收心中的不滿。

    她淡淡的一笑,“抱歉,顧少,這位是?”

    顧廷川介紹,“叫三嫂。”

    “三嫂好。”

    許星辰尷尬點頭,“你們忙吧,我走了。”

    她迅速進了包廂,而在外面,顧廷川和藍心還對峙著。

    藍心心中有數,這位三嫂就是邵三爺的妻子,而顧廷川定然是嫌棄她不懂禮數。

    剛才是她心里不痛快了,這會兒回神來,趕緊的對顧廷川道歉。

    “廷川,你別生氣了。我剛才只看著你,再說三嫂站在陰暗處,我沒仔細看。這次是我錯了。”

    顧廷川看著藍心的眼睛,她那一瞬間的眼神,讓顧廷川心里又軟了下來。

    顧廷川摟住藍心,道:“走吧,不是去見你們同學?”

    藍心心中松了一口氣,這才笑起來,跟顧廷川一起進包廂。

    她今天帶著顧廷川一起參加同學會,可是早就說好了的,藍心的虛榮心在這一刻得到了滿足。

    而她跟在顧廷川身邊這么長時間,自認為自己是不同的,因為她之前聽說過,顧少身邊的女人,最長不超過一個月的,而她藍心卻有幸能夠一直留在顧少身邊,顧廷川最近也沒有再找其他女人,藍心的心已經開始飄了。

    這次讓顧廷川陪著她參加同學會,也是藍心的一次試探。

    沒想到,顧廷川竟然同意了,同意見她的同學,藍心覺得,這一切都開始朝著更好的方向發展了,她甚至覺得自己應該是目前最得顧廷川歡心的女人,沒有之一,而她如果再努力一把,肯定可以成為顧太太的,只有一步之遙,很近了,很近了……

    進了包廂之后,顧廷川在藍心一眾同學的恭維中,坦然坐在主位,接受者他們的敬酒,也在一些人想要得到些聯系的時候,也很給面子的給他么一些提點。

    而身旁的藍心,笑容驕傲著,被女同學們夸贊,恭維,她雖然笑的含蓄清冷,但是可以從她的眼神中,看到那種滿足感。

    藍心一個錯身,回頭看到了顧廷川盯著她在看。

    她立刻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嬌嗔的問顧廷川,“廷川,你跟他們說話,看我做什么啊?”

    這話一出,旁邊的人立刻道:“顧少的眼神可是一直在時不時的看你呢,藍心,你們可真恩愛。”

    “顧少是舍不得你不再眼前呢。”

    “……”

    藍心又被滿足了,她虛假的否認,“你們別說了,”

    “我們說的是事實吧,是吧,顧少?”

    顧廷川吸著煙,眼眸微微瞇了瞇,高深的笑了笑,只是伸手抓住了藍心的手指,并沒有說什么。

    可是這一行為,更讓人覺得兩人恩愛的不得了。

    他們又不遺余力的贊美二人,什么好詞兒都用遍了,也不枉這些高材生們的文采呢。

    藍心這一頓飯吃的,沒有任何時候有現在這么痛快了。

    臨走之前,她還刻意引出來,自己這就要畢業了,到時候可能會自己開個店之類的。

    而她能夠開店,肯定是顧少的財力支持啊……

    總之很多炫耀,她都做的隱晦,但是,卻都被顧廷川看在眼里。

    在兩人吃過飯之后,藍心靠在顧廷川身邊,還沒上車呢,她笑著問:“廷川,你一會兒還忙嗎?”

    顧廷川又點了一支煙,淡淡的問,“不忙,怎么?”

    “這不是我說了要開店,你幫我去看看吧。我約了幾個中介,本來他們還在看著,但是我一個女孩子,也不懂這些,你要是不忙的話,幫我去參考一下?”

    顧廷川吐出一口煙圈,看著藍心,遲遲沒有說話。

    而藍心被他盯的有些心里發毛,似乎有些不安。

    “怎,怎么了,廷川?”

    顧廷川搖頭,一笑,嘴里說了句,“終究不是她。”

    “什么?”

    “沒什么,走,不是去看店嗎?那就去吧,我幫你選,”

    藍心讓顧廷川去看店的原因,其實不過是想要讓顧廷川來幫她租下最好是干脆買下店面送給她,她每次在顧廷川面前說著自己畢業后要開個小店,其實,她根本就沒有太多錢,來支撐她在帝城開店。

    雖然手頭上有錢,也都是從顧廷川那里得到的,但是要開店就不一定夠了,而她還想要讓顧廷川給她更多,比如給她買個店,給她顧個管理人員,給她選擇做什么工作,給她投資……

    所有這些,她都想從顧廷川身上得到,而藍心覺得這很正常了,因為她是顧廷川身邊最特別的女人,沒有之一。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曾許星光共余生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河北快3彩经网 国标麻将快速算番 pk10计划群505444稳赚裙 家里有哪些赚钱的事 甘肃麻将打缺吗 分分快三计划 福建快3走势50期 微乐福建家乡麻将 浙江十一选五计划推荐 黑龙江11选五计划 时时彩计划软件免费版 体彩11选5稳赚不赔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