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紫墟圣域 > 0710再進大淵(一更)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紫墟圣域最新章節。

    現在她啟程了,只身趕赴混沌宇宙,確切地說她這是在偷渡!

    “世間是平衡的,我所經歷的苦難,終將在圣域得到補償,我的皇朝,我的族人,還有族中的天帝,你們朽滅千萬年以上了,再偉大與輝煌的過往都終將會被世人遺忘,我會崛起,重塑一個盛世!”

    她的聲音很輕,但卻很堅定。

    顯而易見,能讓這么強大的一個皇朝覆滅,根本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最起碼也得有天帝下黑手,甚至是不滅境強者出手。

    茗皇鳳主要離開了,她藉此難得的機會返回圣域,那里會有更廣闊的舞臺,不會制約她的發展極限。

    廢墟最高不過神尊境巔峰,一眼就能看到路的盡頭。

    而她的敵人,強大到不可想象,唯有去圣域翱翔于九天之上,她才有機會成為絕頂強者。

    “對不起,廢墟的一些人,我曾棲居這里很多年,但是沒有能幫上你們,因為,我想活下去,我要殺進圣域,去撼動當年一些黑手的根基!”

    當年的她算是死掉了,只留下一縷殘魂,龜縮在廢墟的荒古大陸,新蛻變出的來的她,去了一趟大淵,帶著舊憶,剛好復蘇,正是進入圣域的最好時間段。

    “圣域的人,你們打開了道路,我正好可以借道,天意讓我回歸!”

    她輕語,不然的話,她想回圣域太難,看不到什么出路。

    當初她能夠過來是因為意外,那至強的一戰,該族天帝臨死前打穿兩界,她逃亡時沿著那缺口過來。

    現在,通向圣域的那個缺口肯定早已閉合無數年。

    圣域荒山,一片肅殺氣氛,驚濤拍岸,暗潮涌動,東天大帝一具道身死了,這是天大的事件。

    沒有人再去廢墟,都內心忌憚,更何況,通往神界斷魂谷的那處通道,已經被封印葬帝坑的巨石堵死,無盡的威壓,讓人膽寒,心神劇震。

    仙界禁地地,晗兵再一次來了!

    大淵之下,廣袤無垠,漆黑無比。

    這片地帶像是被截斷的一塊虛空,無論是高空,還是低空,都懸浮著一些巨石,無規則的排列。

    這是什么地方?這是廢墟里誰都不敢沾惹的地方,沒事的話,有多遠躲多遠,誰敢進來放肆?

    隔著老遠,就能感覺到大淵下,似乎存在什么恐怖的東西,氣息攝人心魄。

    可是,晗兵來了,而且是帶著希冀與渴望而來,眼神中有莫名的光彩,簡直像是尋長生之路。

    “雪兒女神曾說過,越是強大,越是會對這里敬畏。在這里不得放肆,不得過于膨脹!”

    晗兵看了看遠方,依舊有著一群黑衣人,在膽怯的尋找著什么,不用想也知道,他們在尋找大戰后的人遺物,畢竟,晗兵身上有圣域天帝渴求的至寶。

    不久后,晗兵墜落大淵底部,光明死城到了,哪怕不是第一次來到這里,晗兵還是格外的慎重,嚴肅起來。

    光明死城,照亮黑暗的大淵,讓這片地帶燦爛起來,它雄渾而高大,古老而滄桑,像是存在億萬年那么久遠了。

    城外,那是成片的尸體,從荒境到更高層次的生靈都有,有虛空鼠,有金翅天鵬,有蟲王,有不死鳥……種族林立!

    嗖!

    晗兵迅速攀上死城,站在這里,城中的景象更為震撼,讓晗兵感覺到陣陣的不安,縱使多次來此,心中依舊升騰起一股異樣的感覺。

    城中,海量的尸體,從地面一直堆積到城墻這么高,積壓滿了。

    最為可怕的是那石質化的人齒輪,占據整座死城三分之一的地域,緩緩轉動,發出咔嚓咔嚓的響聲,將落在上面的尸體碾成血泥。

    不一會兒工夫,城池中的尸體就沒了,消失在齒輪中,血水四濺,血泥流淌。

    很快,從無盡虛空中又莫名墜落海量尸體,再次將光明死城填滿。

    晗兵曾懷疑過,這些尸體都是廢墟的人死去后,匯聚到這里,但現在看來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他的實力早已不可同日而語,如今可以縱橫虛空星海中,并沒有發覺大量尸體消失的異常事件,更何況,神界的神尊,就是這片廢墟里的頂尖強者,而光明死城內的尸體,最弱的,生前修為都在荒境。

    他嚴重懷疑,在一些可怕的天地中,有莫名的通道,或者有不可揣度的生靈干預了這一切,從其他界送來海量尸體,維持這一切。

    “也許是莫名的法則,周而復始,在執行這一切。”晗兵又嘆,這樣猜想。

    他來過不止一次了,研究過這座城池,感覺太古老,總覺得這里存在的歲月以億為單位,太久遠了。

    誰能活這么久?便是天帝都早該死去了,縱然是圣域不出世的不滅境強者也該枯竭而亡了。

    既然沒有生物能活這么久,那就只能是天地的一種本能規律。

    “這是先天存在的輪回之地嗎?”晗兵發出疑問,自問道。

    “有人猜測這是人為布下的,不是天地自成,可是誰又能活那么久遠,超過億載歲月,誰可以始終默默俯視眾生,坐看宇宙間生物衰老生滅?”

    有些話是當初凌霄雪兒講的,連她都對大淵下的一切忌憚,曾告誡晗兵,不可多說,不可再提,越是強大,越是對這里帶著懼意。

    晗兵安靜下來,之所以來這里,是因為他已經沒有任何辦法了,想進行最后一次努力。晗兵沉默很久后,決定來一次嘗試,用水晶棺吊墜帶著上所有人,去輪回路的盡頭,去懇求石像相救。

    “我知道,自己可能有些不自量力,不該驚動那等存在,但是,我真的沒有任何路可走了,我只想他們活過來,哪怕你收了我手中的至寶,哪怕暴露了殘破世界得存在,我也認啦!。”

    晗兵開口,同時將水晶棺吊墜握在了手中。

    然而,這一次,才開始進行,剛要進入光明死城中,他就失望了,因為那些人僅存的神魂力量,根本離不開水晶棺吊墜。

    就仿佛被世界本源力量禁錮了一般,只能在那片特殊的花叢間存在。

    他一個人上路了,只身去輪回路的盡頭,不顧一切的去見石像,進行最后的努力與嘗試,懇請石像出手。

    晗兵覺得,石像絕對大有來頭,甚至是一方大能,在此沉眠。

    這一次,他的速度很快,手持兒子含恨的綠色符紙,縱天而行,可以飛,不像是當初時只能徒步而行。

    即便如此,也花費了晗兵數天時間,完成一個來回!

    他真的從光明死城借道,去了一趟輪回路的盡頭。

    只是,他回來時,失魂落魄,無功而返!

    他見到了石像,但是對方沒有任何回應,只是一尊神像,仿佛沒有生命,被人遺棄,矗立在輪回路盡頭!

    回來后他在大淵外枯坐了一天一夜,最后才起身,道“我就知道會是這樣,但不去努力一番,我不甘心啊!”

    其實,經歷過一場死劫,在大淵那里晗兵體會到東天的強大,以及天帝最為關鍵的冷酷無情后,他就有種感覺,越是走在修煉路前沿,已經無路可走的究極修煉者,越是冷漠。

    那種存在修煉到后期,近乎古賢所說的大道般,俯視蒼生萬物,無喜無憂,沒有情感。

    他是什么人,而石像又是怎樣的存在?根本不可同日而語,那等存在怎么可能會理會他,對他回應。

    不過,他不甘心,太過在乎,割舍不下那些親朋,所以才去嘗試,才去努力。

    這樣無功而返,雖然極其失落,但是也不出意外。

    晗兵知道,當初第一次見到石像時,他只能算是無知者無畏!

    若是那石像真的是活著的生物,那么,他曾經那么的大膽,與之同坐高臺上,真的過了。

    。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紫墟圣域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芸泓配资 财富家配资 配资平台选择 陕西11选5 股票配资论坛 能胜配资 球探体育比分下载 陕西十一选五 体彩p5 神机策配资 怎么用算式来计算股票涨跌 E策略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