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靈異小說 > 抗聯薪火傳 > 第85章 沒有完成的告別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抗聯薪火傳最新章節。

    天亮了,陽光照著雪野還是那么刺眼。

    在山上的人們向山下望去,那一片刺眼中卻也看不到昨天戰斗的痕跡,甚至連遠處昨天小北風他們用日本人的步槍打倒的那些土匪的尸體都不見了。

    不是他們被咱們打跑了吧?所有人都有了這樣的想法。

    于是山上的人便端著槍下山小心翼翼的向前行去,而二老牛依舊在后面趕著他們的那架馬車。

    當他們走到昨天土匪進攻的地方的時候他們看到了那雪地上的血跡和尸體被拖動的痕跡,按照小北風二蠻子的觀察昨天他們在山上至少打倒了十名土匪。

    走到這里就快到鎮子了,兩伙人都把目光看向了各自的帶頭的。

    周讓那伙也就罷了,現在所有人都承認了周讓的領導,他們的人自然都看向了周讓。

    而雷鳴這伙嘛,張忍冬揮了下手道:“進鎮子里去!”

    然而令張忍冬難堪的事情發生了,他們那些人卻一個都沒有動,而是都看向雷鳴。

    在這一剎那,張忍冬的臉騰的就紅了!

    他臉紅的原因自然他們這一伙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那就是,他說話沒人聽了!

    整件事的起因那都是因為那何玉英,那可是幫你搶的女人。

    幫你搶的時候花了多大力氣那就不說了,可是在對方帶了那么多人來尋仇報復的時候你干嘛去了?我們在拼死拼活的你卻在摟娘們睡覺!

    此時雷鳴這伙這一幕,周讓他們那伙自然也看到了這一幕。

    別的人也就罷了,周讓卻是在一邊閃亮著眼睛饒有趣味的看著雷鳴如何處理。

    “這樣,周讓你出一個人我們出一個人,先偵察下看看鎮子里面土匪走沒走,其余人在外面等著,別土匪們是假走再給咱們下個套。”雷鳴建議道,然后卻是一轉頭問張忍冬道:“二當家的,你說這樣行嗎?”

    “好,就這么辦吧!”張忍冬揮了下手,他的臉色卻已是恢復如常了,看來小北風說他這個人固動真是沒說錯他,那心計不是一般的深。

    于是,雷鳴這伙郭進喜周讓那伙魯操便小心翼翼的進了鎮子,十分鐘后兩個人出來了,土匪果然走了,連夜就走了,據有看到的百姓說死人拉了一馬車。

    ……

    兩天后,他們這支合二為一的隊伍已是出現在一處岔路口旁。

    “往這面走就能找到咱們大當家的了!咱們的人現在投到了一個大綹子的下面叫占九山。”一個叫吳貴的人指著右面的一條岔道說。

    “大當家的不是說投到救國軍嗎?”張忍冬詫異的問。

    “路過占九山的地盤被占九山勸住了,那個占九山說當救國軍還得受人家管,咱們接著做山林隊不也一樣打日本人?大當家的同意了。”吳貴解釋道。

    吳貴是北風北派來接應張忍冬為首這些人的,盡管他并不知道此時張忍在這幾個人里說話已經不好使了。

    而此時雷鳴正和周讓站在一起,周讓已是把他和小妮子小北風找到一邊單獨說話去了。

    “你們幾個別去那個占九山的地盤了,去了就是不做土匪也是山林隊,我勸你們還是跟著我們共產黨走咱們一起去殺日本人。”周讓勸道。

    只是雷鳴他們三個人都不說話。

    “說話呀,行就行,不行就拉倒!”周讓接著催促道。

    她卻看都沒有看此時已是站在右邊岔道上的張忍冬,張忍冬就是聽不見周讓的低聲說話卻也能猜到周讓是在拉人。

    他也沒有說話的想法,他到是巴不得那三個人都走呢。

    “我不行,我得找我干爹。”終是小北風說話了。

    雖然說和周讓他們合作了一回一開始因為不知彼此底細鬧得挺緊張的,但是后來事實證明在戰斗上雙方都不差事那也是可以信賴的。

    素不相識的人就能生死相托并肩戰斗,有的人縱很熟識關鍵時刻卻可能當了逃兵,從這個角度上講,周讓他們才和雷鳴小北風他們是一類人。

    但是,這也并不等于小北風就能背棄北風北而去投別的“山頭”,尤其小北風還有著北風北的干兒子這么個身份。

    “妮兒,那你呢,你跟我走咱們兩個正好做伴。”周讓又勸小妮子。

    這兩天小妮子通過和周讓胡梅的接觸也早沒了敵意,可這也并不意味著她就會跟著共產黨走。

    “我得看小六子啥意思,再說你不是有胡梅陪著呢嗎?”小妮子說道。

    “她早晚嫁人的貨!”周讓回答。

    站在周讓旁邊的胡梅一撇嘴,而二蠻子的嘴卻高興的嘴都快咧到嘴丫子了。

    “那小六子你呢?”周讓問雷鳴。

    周讓當然最看中雷鳴了。

    了解那都是相互的,雷鳴在內心承認周讓比自己大的同時,周讓也發現雷鳴也絕不如自己所說的那樣是個小屁孩。

    “我還是跟小北風和小妮子走吧,我有點舍不得他們兩個。”雷鳴撓了撓頭回答道。

    從理智上講雷鳴是想去打日本人的,可是從情感上講他確實是舍不得小北風和小妮子,另外他也怕真的得罪了北風北或者張忍冬,這些家伙再去找自己家的麻煩。

    “好吧好吧!強扭的瓜不甜!”周讓氣道,不過隨即她卻又壓低了聲音說道,“你們還回那頭我也管不著,但你們三個記住了一定防著你們那個二當家的。”

    “好了好了,一個個的還挺忠心的呢!買賣不成人意在,你們保重我們走了!”周讓拍了拍巴掌提高了聲音說道,她這話顯然是說給張忍冬聽的。

    說完周讓便一揮手,于是他們這一伙人就坐上大車真的就向另外一條岔道去了。

    小北風和小妮子都看向了雷鳴,雷鳴咧了咧嘴開始往屬于他們的那個岔道去了。

    “其實你很想和那個周小妖走是吧?”小北風向那車瞥了一眼低聲問雷鳴。

    小妮子本來見周讓沒有把雷鳴叫走心頭還是有種自己也說不清楚的喜悅的,可是一聽小北風這么問雷鳴卻又瞪了他一眼,怎么就哪壺不開提哪壺?!

    而此時見雷鳴他們三個回來了,張忍冬也不吭聲,似笑非笑的牽著自己搶來的那匹馬卻是往頭里走去了,而旁邊來接他們的那個吳貴則是一口一個“二當家的”叫得極是親切。

    “哎(ái),我說小六子你都說話啊,你怎么就三杠子都壓不出個屁來呢?!”小北風不放過雷鳴。

    雷鳴吁了一口氣,回頭看一眼,見周讓他們的那架馬車剛剛過了一個山崗已是不見了,卻是嘆道:“換成你,是去搶老百姓的東西綁大戶挨別人罵好啊,還是去打日本人讓百姓夸你還給你送好吃好喝的然后你立了功騎大馬掛著大紅花跟新郎官似的大姑娘看你都眼睛發亮,那個好?你自己挑!”

    雷鳴輕易不吱聲,一吱聲卻是說出一大串話來。

    雷鳴和小北風在一起久了自然知道小北風是什么脾氣,有英雄情結總想當英雄愛面子,所以他這翻話尤其說騎大馬掛紅花去逛街說得小北風那個心動啊!

    “讓你說的我都想去打日本人了。”小北風也嘆氣了,“我就是怕我干爹罵我,唉。”

    “是你干爹又不是我干爹,跟我一個銅子關系都沒有,要不,小六子咱們回去找周讓啊,我也想打鬼子不想當土匪!”小妮子也讓雷鳴這話給說心活了。

    “什么特么的土匪?!你咋還說?你早晚要惹禍!”小北風一聽小妮子又把土匪這個稱呼搬出來急了,當然現在他的內心更關心的已經不是維護土匪的“尊嚴”了,而是怕小妮子惹禍。

    只不過小北風一急之下喊的聲音有點高,一下子卻是把前面的人那幾個人的腦袋都吸引得轉了過來。

    小北風正不知道說什么好呢,就聽到身后傳來了“啪啪”的槍聲。

    聽那槍聲雷鳴就是一愣,那可正是周讓他們剛才走的方向,他們又碰到土匪了嗎?

    而這功夫,槍聲就變得雜亂了起來,甚至連那“噠噠噠”的機關槍聲也響了起來!

    這“噠噠噠”是日本人的那種歪把子機槍的專有聲音啊,不是小妮子他們搶的那挺就是日本兵來了。

    就是小妮子他們搶的那挺如果沒有緊急情況也不可能用機槍的。

    日軍的槍機與步槍子彈那是通用的,雖然機槍的威力更大可是那子彈也費啊!但凡中國軍民能用步槍解決的戰斗誰用機槍啊?那個太敗家了!

    “咋整?”小北風和小妮子同時看向了雷鳴。

    雷鳴一皺眉就把盒子炮掏出來了頂上了火說道:“走,看看去!”

    雷鳴一動小妮子小北風自然要跟著,可一見他們三個都動了原本走在前面的樁子、郭進喜、小蔫巴竟然端著槍跟著也跑過來了!

    “我艸***的,那頭槍響關你們屁事,你們要是去了就再也不用回來了!”張忍冬終于忍不住破口大罵道。

    可是張忍冬的話在這一伙人中注定是沒有人聽了。

    小北風是不屑聽,雷鳴和小妮子目前還不算入了山林隊,而樁子、郭進喜、小蔫巴腳步雖然頓了一下卻終究沒有轉回來而是依舊跟著雷鳴他們向前去了。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抗聯薪火傳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手机兼职真赚钱吗 微信赚钱新思路 福彩快3 快3单双公式技巧规律 不用绑定手机号的赚钱APP 速pk10软件 家具油漆修复跟安装哪个赚钱 云南快乐10分开奖走势图电视竖屏 永利官网网址 时时彩两面盘 幸运28怎么压才能稳赚 火龙果计划软件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