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靈異小說 > 抗聯薪火傳 > 第453章 竟然還有同路人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抗聯薪火傳最新章節。

    其實,周讓在那名士軍端槍向前的時候已然站起來了。

    周讓的個子一米六還多呢,而那名日軍士兵卻也只有一米五。

    再加上那名日軍士兵以為她還在地上呢,所那槍自然是往下橫推過來的。

    周讓站起向有前一探身,那名日軍只把步槍橫推到了她的腿上自然就沒發上力。

    周讓一開始是打算直接把手中那長不盈尺的蒙古剔沖著那名日軍的咽喉直接捅過去的。

    可是,眼不能視物,她卻又怕扎偏了。

    而要是用這把短刀扎日軍的心窩,一個是方位不好把握一個這刀沒有血槽放血就慢。

    所以周讓才憑記憶伸左手抓住了那名日軍士兵的脖領子,右手刀就橫抿了過去。

    說實話,這個動作很別扭,哪有在后面摸哨時一捂嘴一抿脖子來得自然痛快?

    可那日軍士兵的步槍已經橫推過來,周讓卻是來不及躲開了。

    戰斗從來都是這樣,哪能事事如你所愿,有條件要上,沒條件那也要上!

    好在,結果不差,周讓終是成功殺死了這名日軍。

    周讓雖然不常用步槍,但她可是老兵,所以持槍在手便以抵肩射擊的姿勢向前跑去。

    她自然知道這里現在這里可是日軍的地盤的!

    而接下來事態的發展也證明了一個良好的戰斗習慣那是有多么的重要。

    周讓步槍抵肩才跑出了那水氣籠罩的范圍就看到從火車尾部車廂有個女人卻是直接向站外跑去。

    嗯?怎么后面還有女人?難道后面還有成車廂的女人?

    而這時日軍士兵的喊聲便傳了過來,周讓卻是看到一名日軍士兵正從火車車廂下爬了出來。

    原來,那個女人卻是從火車道那頭從火車廂下鉆過來的。

    周讓很想上去給那名日軍士兵一刺刀,可是隨即她就看到那火車下竟然又冒出來一名日軍士兵的腦袋!

    用刺刀來不及了啊!

    “叭勾”周讓開槍了。

    第一名日軍士兵此時正端槍向前面跑著的那個女子瞄準呢,哪想到側面有子彈飛來,于是中槍就跌倒在地。

    而第二名日軍士兵一只手拿著那步槍在火車道下已是快爬出來了。

    他自然發現前面自己的同伴中槍倒地,然后他一扭頭就看到了周讓正拉槍栓呢!

    可是那又能如何,他現在卻正是騎虎難下之際。

    往前沖現架槍來不及了,往后縮那就更來不及了。

    于是他也只能恐懼的大吼了一聲就被周讓一槍給打穿了腦袋!

    周讓本來是不想開槍的,可既然已經開槍了那她自然不會再猶豫。

    她卻是掉轉槍口接連兩槍就把車站門口的那兩盞路燈給打滅了!

    車站門前一共就四盞昏黃的路燈,這面兩盞被她打滅了,車站這側已是變黑了起來。

    可饒是如此周讓還是嫌太亮了。

    水氣之中傳來日軍士兵的奔跑與呼喊之聲,周讓想去撿另外一支步槍已經來不及了。

    她也只能向著那名女子消失的方向追去。

    周讓跑得很急,因為她并不知道這列火車上到底有多少日軍。

    不過,她聽那日軍的喧囂之聲,四五十人只怕還有的。

    如果此時周讓手里有一把盒子炮,她當然有信心脫困而出。

    可現在她沒記錯的話,這支三八大蓋中的子彈也只有一發子彈了。

    她搶這支槍的時候時間緊并沒有卻拽那名日軍身上的彈盒,唉,真是!

    周讓不由得埋怨自己。

    可是她這一分神想事卻是壞了。

    她跑得正急就覺得腳下地勢變高便有踩到碎石子的嘩啦聲,她急收腿卻終究來不及了。

    于是,一絆之下她便將自己直接絆得飛撲了出去,她忘了前面還有一條鐵道線了!

    雖然說她現在穿的也是棉衣棉褲,可那地上畢竟是其硬無比的鐵軌啊!

    這一個跟頭摔的那步槍也扔出去了,胸口還在那鐵軌上撞了一下!

    這一撞委實讓周讓覺得氣悶,她心中正自惱恨自己呢,就聽“叭勾”一聲槍響,一發子彈卻是從她頭上飛了過去。

    那自是她手中的步槍飛出撞到了鐵軌上的聲音引起了追來日軍的射擊。

    鐵軌欺負我,你們小日本鬼子竟然也欺負我!

    這時周讓卻是想起了一句小北風原來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叫作,小爺我還沒有聽過有老太太敢在我面前這么哼哼呢!

    于是,周讓鬼使神差的就粗著嗓著子學了一聲日本人的罵,“巴嘎!”

    就仿佛她也是日本人,卻是被同伴誤傷了一般!

    可是她人可沒閑著。

    她咬著牙爬下了那鐵軌,直接就從兜里摸出一顆手雷來。

    她拔去銷子將那銅帽在鐵軌上一砸就把手雷向追過來的日軍狠狠的甩了出去。

    “轟”的一聲,手雷爆炸了。

    她顧不得自己摔得氣悶,爬將起來就向那黑暗之處躥去!

    這也就是一個小站臺,那哪里有什么封閉式的圍墻?

    周讓一瘸一拐的剛摸到一個柴垛旁時,就覺得右側有亮。

    她一扭頭,就見從那其實也就是個平房的車站外竟然有手電筒的光柱在閃動。

    這個老太太可是真能哼哼呢!

    周讓氣道。

    一個小小的再破不過的車站竟然有路燈,也不知道那路燈的電是哪里來的?

    這也就罷了,竟然還有手電筒!

    這個手電筒無論如何那是不能留的,現在自己可是沒有槍了,那手電筒一照自己還能往哪里跑?!

    周讓卻是又掏出了第二顆也就是最后一顆手雷來便往地上砸去。

    只是,此時天氣已經轉暖,現在雖然已經是晚上了氣溫有所下降可那地面并沒有凍上。

    她“噗”的一聲卻是把手雷砸到了土里,卻也沒有砸開那手雷的引信!

    她伸手又砸,咦,這回倒是砸到硬物上了,那手雷引信也砸開了,可是她卻聽到了“媽呀”一聲!

    手雷在手周讓哪管得了那么多,便把手雷向那個手電筒光亮之處甩了過去。

    “轟”的一聲,爆炸聲里,便又有日軍的慘叫聲傳來,而那個手電筒也被炸飛了起來。

    天光中光柱一頓亂晃,然后那手電筒便“刮唧”一聲摔到了地上,這回卻是滅了。

    而這時周讓才想起來自己剛剛聽到了一聲“媽呀”。

    這明明是一個女人的叫聲嘛!

    而這時,周讓就聽到一個女人嘴里抽著涼氣低聲道:“自己人,快跑!”

    而這時周讓才恍然大悟,自己剛才砸到硬物應當是砸到了剛剛逃跑的那個女人的身上了。

    當然了,砸在了她身上那也定是有骨頭棒子的地方,否則怎么可能把手雷的引信砸開?

    自己這一下砸的可是不清,人家疼那說話那嘴里能不抽涼氣嗎?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抗聯薪火傳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北单 竞彩 哪个更划算 海王捕鱼怎么提现 ag的老虎机真的吗 水井坊股票 吉林快3大小单双最多次 5个骰子比大小怎么玩 多开捕鱼怎么赚钱 河北福彩快3基本走势图 欧洲百万彩计划软件 凯撒娱乐安卓下载 王中王论坛 资料大全 老重庆时时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