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靈異小說 > 抗聯薪火傳 > 第1101章 亂夜(九)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抗聯薪火傳最新章節。

    人又增加了一個,這回是雷鳴、馬如龍、范喜祿三個人了。

    而此時他們三個人已是離抗聯營地東山頭不遠了。

    此時就在他們前方二百多米處日軍卻正對著東山頭射擊呢,而東山頭上面的反擊的出來的子彈已是廖廖。

    “壞了!上面咱們的人可沒有多少了!”范喜祿低聲道。

    “不一定。”馬如龍接口道,“也許是上面的子彈不多了。”

    白天的時候是馬如龍和副團長戰文秋帶人攻下了東山頭,所以那東山頭上有多少彈藥他心里還是有數的。

    “雷隊長你說咱們咋整?”馬如龍又低聲問雷鳴道。

    “那能咋整?你們兩個跟我摸過去。

    我在前面把鬼子放倒幾個搶手雷,然后咱們接著扔手雷!”雷鳴回答。

    無論日軍有多少,那也不是雷鳴他們三個在后面射擊能對付的。

    若是射擊,他們肯定能打日軍一個措手不及,可是這黑夜之中只要他們一暴露,那日軍集火也就過來了。

    “咋了?不敢?”雷鳴見馬如龍他們兩個不吭聲問。

    “小狗兒才不敢!”范喜祿被雷鳴這么一激就說道。

    “不是不敢,而是今天夜里本來就打亂套了,鬼子后面會不會有警戒哨?”馬如龍說道。

    馬如龍畢竟是特務連連長,作戰經驗自然是比范喜祿豐富的。

    “你們兩個跟著我就行,我知道小鬼子的口令。”雷鳴回答道。

    他在日軍群里摸進摸出都好幾個來回了,日軍的口令也已經他偷聽來了。

    “啊?”馬如龍吃驚了。

    “咱們雷隊長會說鬼話,嘿嘿。”范喜祿接了一句。

    “鬼子話好不?你才說鬼話呢!”雷鳴說了范喜祿一句自然又引來了范喜祿的低聲嘿嘿。

    “范喜祿,咱們三個還先前的那個口令。你們別離我太近,別我掄小鬼子刀的時候再把你們傷著。”雷鳴說道。

    “哪個口令?‘嘎哈呢’‘打鬼’嗎?”馬如龍有點蒙。

    “‘嘎哈呢’‘干巴愣炒又’,或者‘整個啷炒又’也行,嘿嘿。”范喜祿再次接口道。

    只不過范喜祿的這個新口令自然又把馬如龍弄了個一頭霧水。

    “這么多話,上了!”雷鳴說道。

    于是,雷鳴在前馬如龍、范喜祿在后,三個人哈著腰向前慢慢摸了過去。

    而就在他們前進了一百多米的時候,前面突然就傳來了日軍的低喝聲。

    很顯然,由于雷鳴今夜的襲殺已是日軍變得警惕了起來。

    雖然知道了雷鳴會日語還知道日軍的口令,可是馬如龍還是覺得有些緊張。

    馬如龍作為特務連長參加各種戰斗的次數可是比范喜祿多多了,摸掉日軍的哨兵這種活兒他當然也干過。

    可是,怎么說呢?

    在戰斗之中卻是有這樣一種規律存在的。

    那固然老兵隨著戰斗次數的增加對敵的本事水平越來越高,可是他們越發就有一種如履薄冰的感覺。

    所以新兵或者戰斗經歷不豐富的士兵會很膽大,可是老兵的膽子卻會越來越“小”。

    這個“小”是因為他們深知戰斗的殘酷,戰斗中哪怕忽略了一個極小的細節那可能也就一腳踏進萬劫不復的深淵了!

    “”,雷鳴回話了。

    馬如龍不會日語自然是聽不懂雷鳴說的日語是什么內容,不過他也沒有聽出雷鳴的那日語發音與真正日本人的有什么不同。

    “,”雷鳴邊說就邊往前走。

    而前面日軍也并沒有什么異動,看來,雷鳴的日語那是過關的,馬如龍想。

    三個人接著往前走,而那幾十米才多遠啊那又能架得他們一直往前走。

    雷鳴卻是依舊和越來越近的日軍有一搭沒一搭的低聲說著什么。

    而就在馬如龍感覺自己距離那名說話的日軍哨兵也就幾米的時候他隱約聽到了某種聲音。

    只是,那種聲音實在是有些太小,馬如龍感覺上那種聲音很象是摸哨時將死之人的那身體的掙扎之聲。

    可是,由于那聲音實在是過于細微他也不能十分確定。

    這跟著雷鳴打鬼子這么省心嗎?咋感覺自己象個新兵似的呢。

    而就在馬如龍正在犯尋思的時候,前面卻已經傳來了雷鳴低聲的話語“過來拿手雷!”

    啊?這么快就搞定了嗎?馬如龍內心吃了一驚。

    也不知道雷鳴是怎么把這個日軍哨兵無聲無息給干掉的。

    他也不只一次摸過哨,但是他絕對無法做到雷鳴這樣無聲無息。

    只不過馬如龍是老兵,心里有想法行動可不慢,他上前時雷鳴聽到他的腳步聲就把一顆手雷遞了過來。

    三個人又是一人在前兩人在后向前行走。

    而這回沒有了日軍哨兵的壓力并且他們又在冒充日軍,那往前走的動靜自然就大了一些。

    只不過,他們三個那腰哈的卻是極低的。

    不低不行的,對面山頭上還時不時的有抗聯戰士會打上那么一槍兩槍的,這要是被自己人給擊中了那可就冤大發了!

    又往前走了幾十米后,雷鳴停下跟馬如龍耳語道:“你們兩個在這等著,我去弄手雷!”

    馬如龍便又有了一種自己只是一個新兵的感覺。

    雷鳴往前去了,而范喜祿則湊到了馬如龍耳邊低聲耳語道:“你說雷隊長咋殺的鬼子哨兵?”

    馬如龍心道我特么的還好奇呢,不過他卻回了范喜祿同樣一個耳語“閉嘴!”

    范喜祿不吭聲了。

    而馬如龍自己則也是在那好奇,這雷鳴怎么把那個鬼子哨兵弄(nèng)死的呢?

    用匕首捅的?用那把日本鬼子的指揮刀砍的?還是用手直接給掐死的呢?

    馬如龍尋思了一會兒也想不明白,他再側耳傾聽前面卻依然沒有什么動靜。

    可是過了一會兒,前面悉瑣聲起,那是雷鳴回來了。

    “一人一個,就這么多了,這幫窮鬼!”雷鳴低聲吐槽道。

    他所說的窮鬼無疑是指日軍。

    這場戰斗從白天一直打到了現在,日軍手中的手雷也不多了。

    “雷隊長,殺了幾個鬼子啊?”范喜祿好奇的問。

    “三個!”雷鳴回答。

    馬如龍和范喜祿卻是同時咧了一嘴。

    他們當然不會懷疑雷鳴撒謊,只是這雷鳴卻也太厲害了吧,這才多大一會兒功夫,日軍卻是又被他給弄(nèng)死三個了!

    不過想來也是,雷鳴要是沒這本事,今夜也不會把日軍給攪了個亂七八糟了!

    “我數一二三,把手雷全扔出去,完了咱們就回營地。”雷鳴命令道。

    現在都已經后半夜了,雷鳴已經很累了,在他想來把這伙日軍炸了之后,那日軍也就沒有在黑夜里扎堆兒的了!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抗聯薪火傳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香港精神赚钱 现金红包麻将 重庆时时全天最准计划 利用支付宝漏洞赚钱要营业执照 贵州快3下期推荐号码 赌大小单双的技巧规律 北京滴滴什么车最赚钱 广西快3一定牛 大乐透09走势图 山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 七星彩第一位最准预测 股票分析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