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重生日本捉妖怪最新章節。

    對于紅玉這激烈的反應,西野蓮音有點懵。他還真沒料到這傻貓對恐怖游戲反應那么大,不由的有點蛋疼了——你特么慫就別玩啊!膽子小還非要玩,這不是作死么!

    旋即他便伸手揪著紅玉的屁股把她給扯了出來,沒辦法,如果是貓形態就算了,被寵物貓鉆進衣服里也算不了什么大事兒,但紅玉現在是個小姑娘的狀態,再往人衣服里鉆,感覺就怪怪的。

    吉原靜倒是沒覺得有什么,她膽子也小,剛剛也尖叫了一下,但是被紅玉的尖叫聲給掩蓋住了,并不明顯。而且她尖叫歸尖叫,怕歸怕,臉上的表情又明顯有些亢奮,看上去就有點變態的感覺。

    “先到這里吧,該下去吃飯了。”那回頭殺之后就自動進入劇情了,并沒有gg,不過西野蓮音還是點了暫停——這游戲不適合紅玉這種小慫包,還是先算了。

    “對對對,吃飯吃飯!”紅玉定了定神,連聲附和。

    這才剛開始沒多久就結束了,吉原靜有些意猶未盡,但見兩人都這么說了,加上紅玉明顯是受驚過度的樣子,也就不好反對,點點頭就跟著二人一起下樓吃午飯。

    午飯一半是西野蓮音做的,一半是京子做的,看上去有點中日混合的感覺,西野蓮音這邊炒了點中式菜,而京子做得則是天婦羅,味增湯什么的,配合起來還別有一番風味。

    等吃過了午飯,吉原靜就打算告辭了,她就過來蹭了頓飯,沒打算繼續呆下去,至于那個恐怖游戲,名字她已經記住了,回家以后可以自己去蒸汽平臺找一找。

    “那我送你一下吧。”西野蓮音打算去比叡山附近逛逛,看能不能再碰一碰那個妖怪電車,順路正好送吉原靜一下,也算是展示一下紳士風度。

    “好。”吉原靜抿嘴笑了笑。

    隨后,西野蓮音換好鞋跟著一起出了門,很快就將吉原靜送到了商店街的路口。因為是工作日的關系,商店街上人不多,西野蓮音送她走了一段路,然后揮手微笑道“那明天見了,吉原同學。”

    “那個……等一等,西野君。”吉原靜忽然輕聲開口。

    “怎么了?”

    “我能問個問題嗎?”

    “你說吧。”

    “那個……咱們算朋友嗎?”吉原靜小心翼翼道——這問題有點尬,但沒辦法,她覺得有必要確定一下。

    如今兩人之間,說熟也談不上,畢竟不是一個班級的,平常在走廊上見了也就打個招呼就沒了,一天下來也經常說不了幾句話,但要說不熟吧,也不太對,她被西野蓮音救過命,得知了他的秘密,現在又去他家一起吃飯……

    而且她國中時期還被這家伙羞辱過一次,那件事情是后續支撐她蛻變成美少女的動力源泉,讓她念念不忘了很久,這樣一想,他們的關系似乎還挺復雜——雖然西野蓮音暫時還不清楚這一點。

    “關系?我們算……朋友吧?”西野蓮音也不敢貿然對兩人的關系下定論,有些試探性的看了她一眼。

    “朋友啊。”吉原靜咀嚼著這句話,忽然淺淺笑了笑,“也是……那既然是朋友了,西野君你還要同學同學的喊我嗎?”

    這意思是不用自己加敬語了?西野蓮音覺得這也挺好,反正他是中國人穿越過來的,對于稱呼方面的事情沒那么死板和拘束,不加敬語就不加敬語了唄,旋即他想了想喊道“那就……靜靜?”

    他記得八木遙貌似是這么喊她的,那他干脆直接照抄。

    雖然是主動提出不加敬語的那一方,等驀然聽到西野蓮音用這種親昵的稱呼喊自己,吉原靜反而有點不自在了——她平日里打交道的多事女生,被人用昵稱喊一下也沒什么大不了的,但換成男生,猛然間就有些小羞澀。

    于是,別扭了一會兒,她戰術性咳嗽了一下來掩飾情緒,小聲道“那……那我就,我就回去了,明天見,西野君。”

    說完她也不敢看西野蓮音的表情,直接就溜了,看上去竟有幾分雷厲風行的感覺。

    另一邊,見吉原靜干脆利落的走人了,西野蓮音也沒多想,轉身去了車站,并且在下午一點多的時候抵達了比叡山附近的車站。

    偽睿山電車事件還是上周的事情,如今看來,差不多算是解決了,畢竟妖怪電車的妖魔化都解除了,連好感度條都出來了,那多半不會再像之前一樣載著一車怨靈到處禍害無辜老百姓了。

    至于警視廳特別行動部對于那輛電車有沒有進行后續的針對行動,他就不太清楚了。

    不過既然任務還在……那至少說明妖怪電車目前應該還是安然無恙的,如果給特別行動部那幫人給打死了,那任務應該算失敗才是。

    想著這些有的沒的,西野蓮音很快在比叡山的林間四處晃悠了起來,把上次和妖怪電車見面地點全光顧了一下,但可能是運氣不好,亦或是妖怪電車經過上次的事情后已經離開了比叡山附近,總之他在山林中游蕩了一下午,始終一無所獲,連根毛都沒有看到。

    不會真的打草驚蛇了跑了吧?這50的好感度還在呢,丫的也不來找自己道個謝就一聲不吭的溜了,有這么對待恩人的嗎?

    西野蓮音有點郁悶,因為觸發的特殊任務沒有系統坐標的關系,這妖怪如果真跑了他也沒法追蹤,感覺很是遺憾,但就在他沿著石階往山下走的時候,忽然聽見有人在旁邊喊他——聲音不大,但很清晰,聽起來是男性。

    “少年,少年你聽得到嗎?”那個聲音說。

    “誰?”西野蓮音錯愕的扭頭,但山路石階的左右兩邊都是楓樹林,根本沒人,前后方的話,只有稀稀拉拉的幾個游客在遠處的車站等電車……這聲音哪兒來的?是自己產生幻聽了嗎?

    他正納悶著呢,那個聲音很快又響了起來,比剛剛要急切了許多,他趕緊循著聲音四下張望了一番,片刻后低下頭,總算找到了聲音來源——石階旁邊的灌木里趴著一只翠綠的青蛙,正睜著大大的眼睛望著他,嘴巴不斷開合,那番呼喚就是從這青蛙的嘴里發出來的。

    “你在喊我?”西野蓮音看了看系統——沒有觸發妖怪任務的提示,難道是自己搞錯了?

    “對,沒錯,是我。”見西野蓮音給予了反應,青蛙原本平靜的語氣中多了一絲絲的喜悅,它看著西野蓮音,輕聲開口道,“我叫阿部,是上次那輛給你添麻煩了的電車……”說著它的語氣愈發真誠了起來,“感謝你上次清理了車上那些怨靈,把我從瘋狂的狀態中挽救了回來,真的非常感謝。”

    “你是那輛電車?你怎么變成這樣了?”西野蓮音有點懵逼了,現代化的電車能夠變成妖怪已經夠離奇了,再變成青蛙又是什么操作?所以你到底是電車妖怪變成了青蛙,還是青蛙妖怪變成電車?

    “那當然是因為我化形了啊。”阿部。

    “你化形了?你沒有便成人,而是變成了青蛙嗎?”西野蓮音還是有些不太理解。

    “是的,我主動選擇變成了青蛙,放棄了化形成人的機會。”阿部點點頭。

    站在上山之路的石階上和一只青蛙對話看起來還是有些奇怪的,于是,西野蓮音便一邊向著旁邊的楓樹林中走去,一邊問道“為什么?”

    他見過的妖怪從雪女到紅玉再到海蜃會那些妖怪,甚至是大名鼎鼎的茨木童子,全部都清一色的化形成人類,眼下這個叫阿部的妖怪電車卻反其道而行之,非但不化形成人類,甚至還選擇變成一直平平無奇的青蛙,讓他有點難以理解。

    這也太特立獨行了吧?

    “可能是因為我比較憧憬這樣的感覺吧。”阿部跳了幾下跟在了西野蓮音身后,同時也一本正經的給予了回應——它身體小小的,但跳起來還挺靈活,速度也極快,不擔心跟不上西野蓮音的步伐。

    “感覺?”西野蓮音不太懂。

    “是啊,我的夢想就是這樣,希望哪天能給自己找一口水井,然后隱居在里面,每天就曬曬太陽,喝喝露水,無聊了就抬起頭,看著巴掌大的小小天空發呆,最后和平悠閑的當一輩子的井底之蛙,無憂無慮,直至死去……就這么簡單。”

    還能這樣嗎?

    話說這也太咸魚了吧?當一輩子的井底之蛙……妖怪中的究極家里蹲死宅?

    西野蓮音呆呆的看著他,但想了一會兒之后,又覺得沒什么問題——人各有志,妖怪也一樣,如果阿部非要當一只井底之蛙,咸魚一輩子,他也沒必要去勸。

    況且咸魚怎么了,又沒做什么威脅地球和平的事情,安安分分不搞事情,這不挺好?

    不過他很快又想到了另一個很關鍵的問題,心情再度沉重了起來——完了,這是一個夢想著成為井底之蛙的咸魚妖怪,對于這種無欲無求的家伙,該怎么把剩下的20點好感度刷出來?

    好像有點困難啊!

    。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重生日本捉妖怪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