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戰國大司馬最新章節。

    魏國的郾城君沒能出席么?

    傾聽著秦將白起與魏將唐直的對話,趙將韓徐心下暗暗想道。

    本著東道主之宜,此次韓徐代趙王何主持這次會議,與諸國派來的將領商議五國伐齊的事宜,但他本人對白起多多少少還是有些畏懼,原因很簡單,因為他跟奉陽君李兌的兒子李躋——不,如今該稱作陽安君李躋,一起被這個白起擊潰過。

    是的,并非只是擊敗,而是擊潰,當時白起只付出了小數量的傷亡,就擊潰了他們五六萬趙軍。

    白起,這是一個非常可怕的秦國將領。

    但魏國的郾城君蒙仲——不,如今應該稱作郾侯蒙仲,卻是唯一能制衡白起的人,就拿韓徐自身來說,他原本還打算讓這位郾侯繼續作為這次五國伐齊的聯軍統帥呢。

    畢竟由郾侯蒙仲統率五國聯軍,不說魏韓兩國,其實他趙國的君主趙何也是認可的——韓徐知道,趙王何與蒙仲曾經其實有著相當不錯的交情。

    然而沒想到因為宋國的關系,那位郾侯提前奔赴了宋國,沒有此人,誰來統率五國聯軍呢?

    暴鳶么?

    韓徐微不可查地看了一眼暴鳶。

    誠然,暴鳶亦是當世頗有盛名的名將,只是這位名將曾經與另外一位魏國的名將公孫喜一同被白起擊敗過……

    “咳。”

    輕咳一聲,懷揣心事的韓徐正色對在座的諸人說到“很遺憾,郾侯心系宋國的安危,未曾出席這次會議,但我想這場會議還是必須進行下去……”

    說著,他環視了一眼在場的諸人,見諸人皆無異議,便緊接著說到“本來,大王命我主持這次會議時,便授意我推舉郾侯擔任聯軍主帥,但奈何郾侯自己也表示身在宋國,對聯軍事務鞭長莫及,因此在下認為,在進行伐齊的策略商議前,我等應當先推舉一位統帥……至少得在這件事上達成意見,其余之事才能進行下去。”

    “哼!”白起聞言輕哼了一聲,神色輕蔑地掃視了一眼在場的諸人。

    也難怪他神色傲慢,畢竟在座的四人中,韓國的暴鳶、趙國的韓徐,皆是他手下敗將,魏國的唐直,要不是蒙仲在伊闕之戰時力挽狂瀾,說不定這名魏將早就死在伊闕了,某種意義上說也是他的手下敗將——這三人有什么資格與他爭奪聯軍統帥的位置?

    唯一的例外,也就只有燕國的樂毅了。

    “……”

    白起抬眼瞥向對面的樂毅。

    這個樂毅不簡單,這一點白起很清楚,否則,樂毅當初在趙國時,也不會成為蒙仲的副將,要知道蒙仲身邊可是有著不少兄弟良友,像如今被譽為蒙仲左右手的方城令蒙遂,在白起看來就是一個很合格的將軍——能在他白起這邊得到合格的評價,這已經是非常出色了。

    但具體樂毅有多少能力,這一點白起并不清楚,畢竟樂毅自從與蒙仲‘分道揚鑣’,投奔燕國之后,就不曾聽說過此人創下什么了不得的功績……

    或有人說,這個樂毅深藏不露,但白起對此卻嗤之以鼻。

    深藏不露?再厲害還能超過蒙仲那廝不成?只要達不到蒙仲的程度,那就注定不是他的對手。

    簡而言之,除了他白起,在座皆是廢材!

    想到這里,白起面不改色地說道“若蒙仲在這里,聯軍統帥之職歸屬何人尚且兩說,但似眼下這般,此事還用商議?我推薦我自己擔任聯軍統帥,誰反對?”

    如此毫不客氣的言語,讓暴鳶、韓徐二人微微色變,可讓白起審視的目光掃向他們二人時,不得不說,無論是暴鳶還是韓徐,心底都有些發憷,不敢與此人對視。

    沒辦法,韓國國弱,這次幾乎完全靠著魏國才得到了函谷關,對面秦將白起實在沒有多少底氣,而趙國,雖說趙國與魏國的體量相當,可奈何趙國欠缺猛將啊,比如韓徐,就曾被白起擊敗過,哪有什么底氣?

    然而就在這時,卻見唐直淡淡說道“我反對!”

    “……”白起冰冷的目光頓時掃向了唐直。

    不得不說,白起與唐直之間,其實曾經關系還蠻不錯的,畢竟這倆人當年一起攻打過趙國,還擊敗了韓徐與李躋,一路殺到了趙國的都城邯鄲。

    但越是如此,此刻唐直出言反對,白起心中越是生氣。

    他死死盯著唐直。

    然而,唐直卻怡然不懼。

    首先唐直性格如此,其次,他背后有魏國,而魏國有蒙仲,足以與白起一較高下,他有什么好怕的?

    頂著白起不悅的目光,唐直正色說道“我赴趙國前,翟章大人曾派人向我轉達了郾侯的想法,郾侯推薦燕國的樂毅大司馬出任聯軍統帥……”

    樂毅?

    唐直的這個回答,雖有些出人意料,但也在常理之中,想來白起也不認為唐直有膽量、有能力跟他搶這個聯軍統帥的職位。

    他轉頭看向樂毅,以目光向對方施加壓力。

    然而讓他有些出乎意料的是,樂毅毫不畏懼他的直視,在與他對視了數息后,這才拱手朝著唐直說道“承蒙郾侯看重,請唐司馬日后代我向郾侯轉達謝意……”說罷,他轉頭又看向白起,正色說道“白起將軍,此次五國伐齊,其目的在于討伐齊王田地這個殘暴不仁的昏君,拯救那些常年受昏君壓迫的齊國平民,其中涉及到許多的后續,比如收攏齊民,戰后重建,樂某認為貴國并不會投入那么多的精力,為日后方便,我想聯軍統帥之職,還是由魏、趙、燕、韓四國來決定為好。”

    關于秦國參與聯軍討伐齊國這件事,樂毅與蒙仲的看法是一致的,即他們都不認為秦國會愿意在這件事上多出力。

    為了沒好處嘛,秦齊兩國之間隔著魏韓兩國,哪怕秦國的軍隊打齊國打得再賣力,沒辦法占據齊國的土地,既然如此,那這么賣力做什么?

    雖然樂毅并不清楚白起的想法,但他可以肯定,秦國絕對會在半途退出討伐齊國的行列,留下一堆亂攤子叫中原各國、尤其是魏國自己去處理——畢竟這本身就是秦國禍水東引的計策。

    既然如此,又怎么可能叫白起坐上聯軍統帥的位置呢?天曉得到時候他會不會變相幫助齊國,使中原各國陷入攻打齊國的戰爭泥潭,借此為秦國創造喘息的時間?

    樂毅相信,蒙仲叫代為出席這次會議的唐直推薦他,也正是考慮到了這一點。

    “哈,收攏齊民、戰后重建,說得好聽,說到底不過是瓜分齊國而已……”

    白起冷笑一聲,對樂毅在話中的掩飾嗤之以鼻。

    聽到這話,樂毅面色坦然,絲毫不為所動。

    不可否認,他的目的確實是要覆亡齊國、瓜分齊國,被白起奚落也沒什么,反正以當前的狀況,他注定能得到魏韓兩國的一票,再加上他自身,哪怕趙國站在秦國那邊,他都能得到聯軍統帥的位置,更別說,趙國未必會支持白起——別忘了,白起可是打過趙國的。

    果然,最終暴鳶與韓徐皆表示贊同唐直的提議,支持由樂毅出任聯軍統帥。

    見此,白起心中大怒。

    倘若說是蒙仲奪了他聯軍統帥的位置那也就算了,為了達成多年以來的心愿,他也可以勉為其難出任蒙仲的副將,然后他二人攜手攻打齊國,讓齊人領略一下‘蒙白組合’的實力,可你樂毅,有什么資格?!

    “哼!”

    冷笑一聲,白起憤然離席,拂袖走向殿門。

    見此,韓徐驚呼道“白將軍哪里去?”

    白起停下腳步,回頭掃了一眼在座的幾人,冷冷說道“白某看得出來,諸位并不歡迎白某,既然如此,白某還留在這里做什么?”

    聽到這話,樂毅、暴鳶、唐直三人忍不住對視了一眼。

    必須承認,因為白起代表的秦國,因此他們三人方才確實有聯合起來針對白起的意思,倒不是對白起有什么不滿,相反,他們是忌憚白起,更忌憚白起背后的秦國,生怕著了白起的道。

    “待幾位商量好伐齊的策略,知會白某一聲即可,白某還有要事,告辭。”

    說著,白起便不留情面地走出了殿門。

    離開邯鄲王宮后,白起的近衛們氣憤填膺,紛紛為白起遭到不公正的待遇而表達心中的憤怒。

    “郾城君也就算了,樂毅?不知從哪冒出來的家伙,居然也敢跟國尉爭奪聯軍統帥的位置?”

    “燕國?不就是那個被齊宣王所滅的積弱之國么?區區弱國的大司馬,焉敢如此?”

    “國尉息怒……此乃關東諸國畏懼國尉,不敢叫國尉身居要職。”

    近衛們一邊痛罵著中原各國,一邊寬慰著白起,但有些出乎他們意料的是,此刻的白起,看上去卻似乎很平靜的樣子。

    他反過來對幾名近衛說道“反正蒙仲也不在,就算得到統帥之位,也沒什么意思。……我只是氣不過一個素無勇名戰功的家伙與我爭奪罷了。”

    說著,他抬頭看了一眼天空,由衷地嘆了口氣。

    平心而論,對于失去了聯軍主帥這個位置,其實白起并不在乎——領著一幫弱者去打仗,縱使成為主帥又有什么好高興的呢?

    對于白起而言,蒙仲不能參與期中,那么這次的合戰對于他就毫無意義。

    他方才之所以動怒,其原因僅僅只是在于那蒙仲居然推薦樂毅,而不是推薦他白起……

    喂,彼此怎么說也有年的交情了吧?

    期間一起喝過酒、吃過飯,也彼此兩軍對峙過,在五國伐齊這種會議上,推薦一下他白起會死啊?

    弄個好像他白起稀罕這個位子似的……

    “那個混賬東西。”

    低聲罵了一句,白起略帶憤慨地說道“走,咱們喝酒去,不管這些關東人。”

    諸近衛一聽,紛紛附和。

    而此時在邯鄲宮內,雖然白起憤然離去,但會議卻依舊繼續,并且,氣氛比起方才融洽了許多。

    并不奇怪,畢竟魏韓燕三方在伐齊這件事上是一致的,而代表趙國主持這場會議的將領韓徐,他本身是主張‘聯燕抗秦’的,因此對樂毅十分尊重。

    經過四人的商議,四人決定在趙國的邯鄲、巨鹿一帶集結聯軍,然后向東南方向的高唐、平原兩邑進發,最后越過大河,直接攻入齊國的本土——這條路線,與蒙仲此前的判斷幾乎沒有什么偏差。

    當晚,韓徐又拜訪了樂毅的住處,與樂毅商量了一下‘趙燕同盟’的問題。

    一直以來,樂毅都覺得在齊國覆亡之后,趙國會成為燕國最大的威脅,但沒想到事情的發展與他預想的有所出入,最直接的原因,是奉陽君李兌的失勢以及韓徐的奮起。

    隨著奉陽君李兌逐漸失勢,而韓徐逐漸受到趙王何的器重,趙國以往的‘聯齊抗秦’之策,逐漸被‘聯燕抗秦’所取代。

    當然了,韓徐主張的‘聯燕抗秦’,其實也有一些防備‘魏韓宋同盟’的意思。

    眼下中原,魏韓宋三國同盟最為穩固,魏國攜韓宋兩國之力,隱隱有著恢復舊日對中原霸主地位的跡象,這確實引起了趙國的警惕。

    要知道趙國可不是韓國與宋國,它與魏國的體量相當,既然體量相當,又為何一定要以魏國為尊呢?

    蒙仲此前做出判斷,未來幾年,秦國多半會加緊對趙、楚兩國的拉攏,促成秦、趙、楚三國同盟,以此對抗魏、韓、宋三國同盟,但顯然趙國也有它自己的看法——趙國的君臣,最終還是決定拉攏燕國作為依靠,成為秦、魏兩大同盟相互對抗的第三極。

    對于韓徐的提議,樂毅思考良久,最終決定接受趙國遞出的善意。

    倒不是說他愿意幫助趙國成為秦魏兩股勢力對抗的第三極,他只是為了燕國的利益考慮——為了吞并齊國,他燕國接下來需要幾年、十幾年、乃至幾十年的時間來消化,倘若在此期間能與趙國保持良好的關系,那么獲利最大的,自然而然是他燕國。

    在這個考量下,他當即就向韓徐做出鄭重的保證,表示會立刻將趙國的善意轉達給燕王職,竭盡全力促成趙燕同盟。

    得到了樂毅肯定答復,韓徐亦是心中大喜,當即表示趙國會盡力幫助燕國討伐齊國。

    十月前后,秦、魏、韓、燕四國的軍隊,源源不斷地朝著趙國的邯鄲、巨鹿兩地進發,準備在兩地集結聯軍,共同討伐齊國。

    期間,樂毅就像當初的奉陽君李兌那般,四處忙活,一天到晚主持會議,向各國派來參與這次伐齊之戰的將領傳達要領。

    雖然當初擬定戰略的是韓徐、樂毅、暴鳶、唐直四人——半途白起自己退出了——但參與這次伐齊之戰的各國將領,卻遠遠不只這四人,比如韓國派來了韓驍、燕國派來了榮蚠,魏國亦派來了竇興、華虎、樂進幾人。

    就連秦國,也派來了王龁、胡陽、嬴摎幾人。

    這幾人當中,除了王龁還有點名氣外,其余胡陽、嬴摎幾人,就跟當年的白起一樣寂寂無名。

    顯然,秦國純粹將這次聯合伐齊的戰爭,當做對國內年輕將領的磨礪與鍛煉。

    而就當秦魏韓趙燕五國緊鑼密鼓地籌備著聯軍時,這件事,終于由齊國的細作傳到了齊國的都城,臨淄。

    不得不說,齊王田地就是個色厲內荏的家伙,當他得知秦魏韓趙燕五國正在籌備討伐他齊國的聯合軍隊時,他立刻就心慌了,急忙召集群臣商議對策。

    然而,齊國的群臣也對此不甚了解。

    想想也是,本來是魏、韓、齊、趙、燕五國伐秦,打到后來魏韓兩國與秦國在西河郡死磕,其他三國在旁看戲,可忽然之間,秦國居然再一次跟魏韓兩國和解了,甚至于,將他齊國踢出了五國聯合的行列,聯合魏、韓、趙、燕四國反過來討伐它齊國……

    不得不說,這件事確實過于戲劇性。

    期間,或有齊臣覲見齊王田地道“大王,諸國密謀討伐我大齊,恐怕就是我大齊攻伐宋國引起……”

    齊王田地一聽困惑說道“當年魏冉赴齊時,默許我大齊可以攻占宋國……”

    那名臣子聞言險些氣死“可是大王當初聽信蘇秦的讒言,背棄了與秦國的約定啊!……蘇秦先是誘使大王攻打宋國,隨后又教唆大王背棄與秦國的盟約,誠乃亂我大齊的奸邪小人,應當立刻將其誅殺!”

    齊王田地聽罷,便將蘇秦召到宮內,責問道“寡人這些年聽從先生的建議,奈何如今盛傳秦、魏、韓、齊、燕五國欲聯合討伐我大齊,先生作何解釋?”

    “此乃無端罪責。”蘇秦回道“許多人責罵在下教唆大王為先王修建宮殿導致國庫虧空,然而孝乃人善德之根本,何錯之有?當今天下,唯秦魏兩國最為強盛,因何強盛?只因為秦魏兩國曾經皆狠下心驅逐了無益于國家的廢人,收回封邑以奉養天下之士,然而我大齊,無數貴族只顧私利、不顧國家,正是因為這些人不肯為國家犧牲,我大齊才被迫無奈需攻打宋國……倘若說蘇秦該殺,那么這些人皆可殺!”

    齊王田地聞言心中猶豫,問計道“此事暫時擱置,今五國欲興兵討伐我大齊,寡人恐國家不能抵擋,不知先生有何高見?”

    蘇秦假意思忖了一下,說道“為今之計,唯有召回伐宋的軍地,于大河、于濟水布下重重防御,以抵抗諸國聯軍,此乃其一;其二,派遣使者前往各國,爭取與各國和解……”

    齊王田地深以為然。

    半個月后,臨淄的其中一道命令,傳到了宋國的呂邑,信中命令田達立刻撤兵,回援本土。

    此時,田泰這才得知他那位小叔父所說的‘齊國的災難’,究竟指的是什么。

    誠然,那當真是滅頂之災。

    。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戰國大司馬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