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司寵而驕:刁蠻小道士最新章節。

    這一個陣法其實是由兩個陣法改變而來的,三陰陣和天絕陣是玄誠道長曾經教過她的,只是后來寧子初無數次在腦海中擬想過,是否能將兩個陣法改善一下,化作一個陣法。

    只是,因為三陰陣需要以三滴心頭血為陣眼,而心頭血的珍貴是任何陽血都比不上的,一個人的體內也就這么幾滴,一下子取三滴,對人身體的損傷就不用說了。再加上,這心頭血可不似指尖血可以再生,心頭血是用一滴少一滴的。

    所以,當初她在提出這個想法的時候,便直接吃了玄誠道長一記暴栗。

    沒想到,這一次她真的用上了。

    以心頭血為陣眼,加以指尖血布陣,一道強大的道蘊便在陣法之中迅速釋放出來。

    而這一切,是以寧子初的生機為代價。

    樓陰司在她的身后,雙眼發紅,卻又陰毒蝕骨。

    他像是在恨,像是在恨那些讓他的小初兒這般痛苦的存在,又像是在恨這一刻自己竟然像個廢物一般無能為力!

    心中的恨意翻涌,一口腥血從他的口中毫無預兆地噴了出來。

    那鬼王在這時終于知道寧子初究竟在做什么了,他那空洞的瞳孔似乎在這一刻有了神采,他似乎是怒了,極度的憤怒!

    這個小小的道長不僅沒死,竟然還在自己的眼皮底下耍這些小把戲!

    趁著陣法還未完成布成,鬼王勃然大怒地朝著寧子初再一次沖了過去!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接著一道身影擋在寧子初的面前,筑成了一道人墻!

    “想要傷害王爺和王妃,先從老子的尸體踏過去!”囚風死死地咬著嘴唇,一雙眼瞳目眥欲裂地瞪著近在咫尺的鬼王。

    因為鬼王先前的那一招,他們都傷得很重。

    現在,他們能在這關鍵時刻沖過來,完全是因為方才那一段時間的力量蓄積。

    他們知道,用自己的身體作墻,其實根本擋不了多久。但是,不管能擋多久,他們都必須要擋,死……也要擋!

    一個死士倒了,他們的人墻便立即有縮緊,每一個人,都將生死置之度外。

    而薛向晨,早就在那鬼王出現的時候,便被嚇暈了過去,也不知道他這般暈死過去,算是福還是禍。

    至于夏侯家主,看著自己唯一的兒子竟然也毫不猶豫地跟著顧月一他們沖了上前,這一可,他覺得他的孩子長大了。

    夏侯家世世代代忠于皇族,而九王爺即便再不受寵,也是他們的主。

    幾乎是愣了片刻,夏侯家主也拖著虛弱的身軀加入到了這一堵人墻之中。

    “啊——”痛苦的聲音破裂蒼穹,噴濺的鮮血將黑夜染成了血色。

    幾乎是連動也沒有動過的生魂看著眼前的一幕,卻覺得刺眼得很。

    愚蠢!

    人類果然都是這世上最為愚蠢的存在!

    他的薄唇緊抿著,一雙幽深毫無波瀾的眼眸卻是不自覺地看向那個陣法中央的、身子搖搖欲墜的女子。

    他似乎覺得,自己的某一處似乎微微顫動了一下。

    可他沒有

    心。

    所以,這一切……都只是他的錯覺。

    不過是一個人幫著樓陰司的丫頭,死了……便死了。

    眼前的人一個接一個的倒下,到最后,竟然只剩下顧月一、囚風、夏侯淵、宋修竹還有夏侯家主還顫顫巍巍的站著。

    而這一切,也要歸功于那些寂字死士不斷地替他們擋著鬼王的攻擊。

    然而,七八個死士的死亡也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可他們卻覺得,每一秒,都難熬得要命!

    全身上下痛得要命,夏侯家主是余下的五人中第一個倒下的。

    他倒下的那一刻,夏侯淵崩潰了,他一個沒注意,便直接被鬼王給扇飛了,身子倒飛直接撞在了院子的圍墻上,鮮血灑了一地,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余下三個人,他們來不及悲傷,更是毫無防御之力,只能再次一個接一個地被鬼王一招扇飛。

    最后,剩下顧月一一個人,他渾身浴血,頭發散亂,幾乎看不出曾經的模樣來。

    他跪倒在地上,腦袋微微垂著,鮮血從他的眼睛一滴一滴地滴落在地面上。

    在他的前面,兩顆鮮血淋漓的眼珠子沾染了泥土。

    這兩顆眼珠子,正是顧月一的眼睛。

    鬼王只是掃了要板挺直跪在地上的顧月一,便直接從他的身邊掠過,連多余的一個眼神也沒有施舍給她。

    顧月一死了。

    寧子初閉著眼睛,似乎完全感覺不到四周殺戮的氣息,也察覺不到鬼王一步一步的靠近。

    只是,在鬼王還未完全靠近的時候,他便看見,那個一直在寧子初身后,連動動手指的力氣也沒有的樓陰司,忽然仰天大笑起來。

    他周身的戾氣暴漲,頭上的玉冠也在那戾氣的擠壓之下‘噗’的一聲便炸裂飛散,他那如瀑青絲隨著戾氣的飛漲而飛揚。

    他死死地盯著眼前朝著寧子初靠近的鬼王,雙目赤紅,甚至還能看到幾滴殷紅的血從他的眼角滴落,他的笑聲駭人詭異。

    “傷害小初兒的,都得死!”他緩緩地站起身來,身子雖然很不穩,甚至有些搖搖欲墜,可那周身的氣息卻不容小覷。他的容貌在鮮血的映襯下顯得格外的妖艷,他的嘴角掛著癲狂的笑意,然而,聲音卻陰冷如冰!

    “你敢!”似乎是看穿了樓陰司的意圖,鬼王竟然第一次心生怯意,但是他的身后正站著那一位,所以,他也不敢逃。

    “樓陰司!你想做什么!”一直站在鬼王身后冷漠地觀看著正常殺戮的生魂終于有了反應。

    樓陰司嘴角掛著嗜血詭異的笑,明明看著虛弱無比,卻有著震懾人心的力量,“你們……一個都別想逃!”

    他知道,寧子初的這一個陣法恐怕十分耗時,所以,他愿意用命來為她爭取一點時間和一絲生機。

    小初兒,對不住……

    心思百轉,鬼王還沒來得及反應,便感覺四周忽然劇烈的晃動了一下,漆黑的天幕被刺眼的血光照亮,這一剎那,鬼王覺得自己的身體似乎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撕扯。

    下一瞬,他的尸身竟然在那一道血光的影響下陡然被擠壓,而后便被那可怕的戾氣生生撕裂。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司寵而驕:刁蠻小道士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山西焦煤集团赚钱吗 个人播主怎么赚钱 套金鱼好赚钱吗 微信赚钱是什么原理是什么意思 麦小兜靠什么赚钱 倩女手游 灵兽 赚钱 户外轨迹怎么赚钱 开淘宝店铺能赚钱吗 融资中间人赚不赚钱 怎样开工作室赚钱吗 梦幻西游分解60铁赚钱 天气预报赚钱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