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穿越養娃日常最新章節。

    繼李和輝來了徐府后,長安長平的小伙伴魏慶耀也來了徐府做客。.kingho.

    魏慶耀是翰林院掌院學士的孫子,之前瑾娘和徐二郎領著四個小子去給掌院學士拜年時,這幾個孩子也一道玩過。

    那時候得知宿軒和宿征都住在徐府,又有板兒也常年住在那里,他們相交莫逆的幾人可以朝夕相處,只有他被親眷纏身,不得前去,魏慶耀為此臉都黑了。

    若不是從小學習的禮儀規矩深深的刻在骨子里,魏慶耀脾氣上來真能跟著瑾娘一道回來。

    最后自然是沒跟回徐府的,但魏慶耀也將此事惦記上了。

    這小子也是個女干滑的,竟然用好好走親訪友這個條件,和長公主兌換了去徐府住兩天的事情。

    長公主想來也是可憐他從小沒有個玩得來的朋友,興許也是放心徐家幾個孩子的脾性,在仔細考慮過后,竟然答應了他的要求。

    于是,魏慶耀老老實實的在家里當了將近半月的吉祥物。等到年十三那天一早,就被長公主府的馬車送到了徐府門口。

    長公主在外人的傳言中霸道不講理,可瑾娘第一次和她打交道,倒覺得這老人家做事處處妥帖,真是讓人受寵若驚。

    就比如魏慶耀來徐府暫住兩天一事,長公主竟派了貼身的嬤嬤來交付,而且還親筆寫了一封言辭懇切的書信給瑾娘。

    信上字字句句都是一個老人對曾孫的疼愛與歉疚,覺得之前把他束縛的嚴了,讓他小小年紀老成的不像個孩子。又說曾孫性情平和,和皇族中那些張牙舞爪的孩子們玩不到一塊兒。也就長安和長平投了他的脾氣,回家后字字句句都是好友。

    還說多謝自家兩個小子了,有他們帶著魏慶耀一道玩耍,魏慶耀這些時日看著比之前開朗不少。又說魏慶耀心念好友,想與好友同住,她作為曾祖母不忍心推辭這難得的要求,因而便應下了。

    若是給徐家帶來了麻煩,長公主深表歉意。

    當然,與魏慶耀同來的,還有一馬車他常用的物品。與此同時,長公主也讓人給長安長平,甚至包括板兒、宿軒宿征幾人在內,都準備了上好的筆墨紙硯做見面禮。

    這些東西可都是貢品,往常只進貢到宮里供陛下和諸位皇子使用。可長公主輩分高,臉面大,加上他兒子又是讀書人,陛下就沒少往長公主府賞賜這些東西。

    往年得了這些賞賜,長公主都是直接給兒子,也就是翰林院掌院學士大人的。這次卻被她分了一大部分給幾個小兒,這見面禮不可謂不厚重。

    另外還給徐府其余諸人,上到徐父徐母,下到榮哥兒等人,都準備了一份禮物。就連遠在軍營,直到現在也沒有回家的徐,都得了一把上好的銀qiang。那銀qiang在太陽光的照射下,反射著銳利的光,qiang頭鋒利森然,在一撮紅纓和銀色的qiang身體的映照下,光芒犀利懾人,晃得人睜不開眼。

    不僅徐收到的禮物珍貴,就連瑾娘幾人,事后也發現長公主殿下送禮真是送到人心坎上了。可這禮物都太貴重了,他們受之有愧。

    瑾娘就想讓人吧禮物退回去,可事后又想,那也太小家子氣了。

    再來,她退了,長公主就會收么?

    算了算了,別糾結這些有的沒的了。左右這些在自家看來太過貴重的物品,許是在長公主看來,就不值幾個錢呢?再來老人家送來如此多的東西,無外乎是想讓自家好好看顧好她的曾孫。他們照顧好魏慶耀,讓他賓至如歸,玩的痛快盡興了,這不比什么回禮都能討老人家歡心?

    這么想著,瑾娘也就把將禮物退回去的事情,拋到了九霄云外。

    卻說魏慶耀進了徐府,真是興奮的每一時每一刻都在笑。

    他家里也是熱鬧的,畢竟家里叔伯兄弟多。過年一大家子都從四面八方趕來,又有出嫁的姑姑和姐姐們拖家帶口的回來,府里熱鬧的沸反盈天。

    但別人的熱鬧只是別人的熱鬧,魏慶耀在旁邊看著就覺得心煩,絲毫沒有參與進去的意思。

    他因為從小被養在祖母跟前的緣故,和堂兄弟們都不慎親近,甚至就連親兄弟姐妹,感覺中間也隔了一層。

    怪只怪曾祖母對自己掏心掏肺的好,家里兄弟們都覺得祖母百年后,所有東西都會留給他,因而嫉妒憤恨。

    他們年紀小,不會掩藏情緒,也覺得沒必要掩藏情緒。因而在面對他時,就表現的很惡劣。甚至還會故意將他堵到無人的角落,進行威脅奚落和嘲諷,好似這樣他們就可以出一口惡氣,心里的怨憂就可以平復一些似得。

    然而,呵呵……

    與家里到處都充斥著競爭、算計和針對不同,徐府安逸祥和,簡直像是個世外桃源。

    魏慶耀在這里過的很痛快。

    來的第一天和長安幾人胡鬧一通,又是打牌又是投壺,玩的好不歡樂。

    長平腿還斷著,從上到下纏的滿滿的繃帶。他這傷本快好了,可惜前幾天睡得不老實,半夜從床上掉下來。本該好的腿傷情又重了,所以拆開了繃帶又重新包扎了一番原本長平也不該遭此一難,因為他睡相不好是家里公認的事實。

    也正因為他睡相不好,為防他睡著睡著從床上滾下來,以往不用守夜的長平,也被安排了兩個小廝守夜。

    可前兩天不是總到處做客么,小廝們也跑騰累了,夜里就睡得熟了些。結果正睡著,“噗通”一聲響,長平就屁股著地了。

    所以原本預計可以在元宵節左右拆除的繃帶,還得繼續用著。至于什么時候能徹底好全,那還有的等。

    長平腿腳依舊不好,可其余幾個小伙伴玩游戲,他也不甘落后,非得參與其中。

    你說你要是跟著玩牌也就算了,畢竟那純粹考驗智商和運氣,和手腳是否健全沒關系。可你個斷腿的,還要跟著玩投壺,甚至在大家做賭下注時,他比誰下的都多,好似要在這游戲上大賺一筆銀子似得。

    那摩拳擦掌,就準備大展拳腳的模樣,可是看得眾人牙癢癢。于是,眾人眼神一對視,就決定給長平一個終身難忘的教訓。

    最后,長平果然收到教訓了!

    他不僅將瑾娘給他的金銀裸子輸了個精光,甚至就連那九十九兩銀票都沒保住。最后這家伙整個輸紅眼了,若不是長安還在一邊看著,他都恨不能立刻取出小印,讓小廝去錢莊給他取幾百兩早先分紅的銀子花用。

    最后這個沖動自然被長安制止住了。

    眾人看夠了熱鬧,也不想繼續逗長平,就提議玩六博。

    六博好啊,這個他拿手啊。要知道長平自從得了長樂交給他的擲色子秘笈,他只私下里練習以及和小魚兒對弈的時候用過,其余時候,還沒用過他的秘技呢。

    和小魚兒對弈,他倒是十回里九回會贏,可贏了小魚兒這個小豆丁有什么成就感?不僅沒有成就感,還不能體現出他擲骰子的功力到底有多深厚,所以長平早就等著找小伙伴再玩耍一次,好威風一把。

    如今可是巧了,他既能耍威風,還能把輸掉的錢贏回來,這簡直一舉兩得。

    六博說開始就開始。

    也不知道幸運女神是不是開始眷顧長平了,亦或是他跟著長樂學習的技術,當真管些用。總之,長平真是神擋殺神,佛擋殺佛,一路無往而不利,贏贏贏不停。

    別說宿軒宿征幾人用納罕的眼光看長平了,就連長安,都覺得眼前這兄弟怕不是被換了個人?

    要知道長平的手氣臭的啊,反正之前玩六博,他每次玩都輸。輸的狠了,讓贏家都沒和他玩耍的興致了。而如今,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眾人納悶得不要不要的,長平卻哈哈笑的停不下來。整個人完全就是個得意張狂的二傻子,就差沖著眾人趾高氣揚的汪汪叫幾聲了。

    宿征拍了下他的肩膀,“怎么了兄弟,有什么秘訣沒有,傳授下唄?”

    長平:并不想傳授。他還想繼續體會大殺一方的快感,這么快就讓他把秘訣交出去,這是人干事兒么?

    長平搖頭,堅決不依。

    宿征也是個混不吝的,聞言就勾著長平的肩膀,兩人拉拉扯扯的鬧上了。

    最后還是長安看不下去這幼稚的舉動了,趕緊出言制止了他們。

    “行了,有什么想問的問我就成,這事兒我也清楚。”

    長平趕緊出聲,“大哥你要是把那秘密說出去,你就是個叛徒。”

    回應他的是長安的巴掌,一巴掌蓋在他后腦勺上,長平“嗷嗚”一聲,慘叫的模樣逗得滿屋子男孩哈哈大笑。

    最后宿征成功從長安這里套到了玩六博的訣竅,只是他試驗了幾次,也沒一次成功的。他并不把這歸咎于自己手勁時大時小,而且練習的太少。只覺得是長安心向著長平,所以即便對自己說了秘訣,但是關鍵地方肯定也藏著沒告訴他。

    這哪兒成?

    宿征眉眼一轉,就想到了長樂。

    剛才長平話說太快,就暴露出來,那秘訣是長樂傳授給他的。這要是其余丫頭片子,宿征真是愛答不理。可長樂不同啊,她是長安和長平的妹妹,那就是他宿征的妹妹。再加上他們在宿府住了將近半月時間,和長樂也培養出點兄妹情誼,所以有事兒找長樂就行啊。這是自家妹紙,不需要避嫌的。

    宿征眼珠子一轉,拔腿就跑。后邊幾人想攔他都攔不住,更不知道這家伙要去做什么。

    這跑得快的,不知情的還以為身后有鬼在追他呢。

    宿軒擔心弟弟不懂事兒,再沖撞了人。

    雖說徐府是徐叔和嬸嬸管事,但府里也不只是他們兩個人。兩位老人還在府里呢,再加上這幾天總有人上門拜訪,宿征冷不丁沖出去撞到客人可不好。

    宿軒這么想著,也拔腿就追了出去。

    那他兩人都出去了,長安還坐的住么?就和魏慶耀和板兒打了聲招呼,也過去了。

    再晚些三人一同回來,同來的還有翩翩和小魚兒,以及滿臉不樂意的長樂。

    長樂今天難得空閑,就和小姑姑以及小魚兒一道在房里做胭脂。

    結果三人做的正興起呢,宿征就跑進來了。

    這幸虧不是自家哥哥,這要是自家哥哥,長樂保證她那時候能噴他一臉花粉末。

    可惜,花粉末還沒噴出去,就看到出現在眼前的這張臉,是宿征的。

    宿征比長平哥哥還難纏,這也就是他過來了,再換個人,她都要喊嬸嬸來將他丟出房門。

    大姑娘家的房子是可以隨便鉆的么?即便當初因為嫌棄做胭脂水粉香味兒太嗆人,她們和嫂嫂商量過后就占用了一個空院子,可空院子雖然不屬于她,但是她在使用啊。

    宿征這個哥哥,實在要被教規矩了!

    長樂氣咻咻的,翩翩和小魚兒卻沒她那么生氣。畢竟兩人沒長樂那么專注,猛一被人打斷,又聽宿征說了六博的事兒,注意力就被轉移開了,就對幾人的賭局起了興趣。

    這不,長樂最后還是被她們拉出來的。若是宿征……算了,不提宿征了,長樂現在對他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宿征見狀倒是不好意思,心里難得的升起一丟丟的心虛和愧疚。

    他聽長平說過,長樂做藥材時最討厭別人打擾。她那時候整個人處于一種癡迷的境界,你若是強要把她拉回現實,她能對你冷臉好幾天。

    可是,剛才她不是在做脂粉,沒炮制藥材么?

    要是知道長樂做脂粉時,也不能被人打擾,那他就不去了。不然得罪了長樂,回頭長樂也不會好好教導他不是?

    宿征想起這點,真是后悔的要死。忍不住就在自己腦袋上敲了一下,暗罵自己一句“沒腦子”。

    翩翩和小魚兒聽見他的話回頭,結果就見宿征這副傻樣兒。就連長樂,也忍俊不禁笑出聲來。

    心想著,罷罷罷,和宿征計較什么。這人沒心沒肺和二哥有的一拼。

    她在這里生氣,怕是他都沒生出半點愧疚的心思。

    那她是氣什么?憑白把自己身子氣壞了,宿征賠得起么!

    1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穿越養娃日常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本地信息平台赚钱吗 看新闻的那个软件能赚钱的是真的吗 科技 公司最赚钱 拼多多投入大才能赚钱吗 用手机玩什么彩票赚钱吗 2018年足彩实体店赚钱 用微博登录赚钱软件 通过微信群资源共享赚钱 快手烤猪西施怎么赚钱 现在农村卖什么植物最赚钱 宝来跑滴滴快车赚钱吗 纹绣还是美甲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