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太虛傳記 > 第一百五十六章 破虛離魂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太虛傳記最新章節。

    不知過了多久,吳行風才從噩夢中醒來,腹中劇痛,腦袋如同灌了鉛的泥漿沉重而暈眩,伸手撐地卻發現左臂已失,身下血水肉泥,斷腸血骨,粘附全身,腥臭反胃。

    十丈之外是六具并不完整的尸體,身下這灘雜碎血泥應該是自爆身亡的岳宏彎。

    吳行風催出靈氣自檢傷勢,五臟六腑皆有損傷,胸腔二指窟窿已經愈合,左臂斷裂處也有新肌復生跡象,除此之外其余刀劍留下的痕跡已然消失。

    再看陣法外圍著的眾人,正高聲呼喊,龜丞相老淚縱橫,哭喊不停。

    喊的什么,吳行風沒有留意,他此刻腦袋劇痛,心有淤堵,好生難受。自爆產生的的巨大沖擊,未將他炸成肉泥全因體表護體靈氣阻擋了力道。

    右臂撐地,勉強站起,走向陣法邊緣。

    名為萬象大陣的陣法邊緣是一道厚達三丈的實質墻體,內有金絲混合未知金屬攪纏而成,堅不可摧。

    雖是如此,卻并不阻礙外界聲音,以此可見,布下此陣之人該有多么自負,表明了就是玩你,你又能如何?

    外面熬十三帶領的軍隊對著陣法進行瘋狂撞擊,試圖破開陣法屏障解救吳行風。

    “讓他們停下來。”吳行風一開口,胸腔淤血堵塞居然咳出一口血來。

    龜丞相急的揮淚痛哭,“這可如何是好。”

    吳行風面無血絲,他雖然站著卻深知堅持不了多久,抬起右手示意龜丞相不要說話,聽他講完。

    “立刻抽調精兵,不惜一切代價前去支援王后,能用上的神兵利器都給本王帶上,王后若有閃失,你們一個也活不了。快去......”言罷,再吐老血,內傷比他預想的還要嚴重。

    龜丞相不敢怠慢,立刻吩咐。

    吳行風拖著沉重的步伐走向南苑寢宮,之前的打斗損毀了大部分建筑,但仍有完好的殿宇得以保存。

    進了偏殿,躺到了地上,深深呼吸。

    一個時辰后,盤膝坐起,通過對蒼生訣的領悟,斷肢再續并不難。

    氣走心脈,經過氣海至關元,中極,跳升上院,緩氣游行,再走右臂檀中,經天池,天泉,曲澤,郄門,間使,內關,大陵,勞宮,中沖,形成氣路意念,反沖左臂。

    一炷香后,氣海靈氣枯竭,吳行風后背陡涼,迅速捏起一枚金丹吞服,金丹入口,四肢頓時充盈豐滿,自此左臂得續。

    恢復了左臂,再吞金丹一枚,這才開始療傷,內傷雖然嚴重卻也沒到萬劫不復的地步,金丹入體,引導修復,片刻后神清氣爽,恢復如初。

    稍加修正,吐聲凝神,心神不虧,頭疼暈眩之癥已去大半,這才提劍出門,細思對策。

    佇立良久,萬象大陣當是天界某位上神所創,通氣通音不通物,哪怕吳行風有一葫蘆金丹依然是血肉之軀,長時間不進食,等待的只有死路一條。

    如何才能出去?

    吳行風想到海星怪物尚未出現之前,有人出言提醒,讓他速離東海,此人是誰?吳行風沒有任何頭緒。

    久立不是辦法,心中牽掛白氿真安慰,倘若真有天界上神出手,以白氿真的那點修為只能硬扛一擊,六神修為在凡人眼中強大如斯,已經是神靈的化身,但在上神眼中頂過是個拉車打雜的伙計。

    白氿真去了天界,連伙計都當不了,運氣好能混個上神家的丫鬟就不錯了,修煉千年心性何其之堅,伴隨心堅氣傲的同時,脾氣定然不會好到哪里去。

    惴惴不安的同時,吳行風盯著陣法外三丈厚的屏障,若有所思,四部尊神出現后未能停留三個呼吸,便被強行抽離,用自身靈氣幻化的青龍軀體也只維持在三息之間。

    由此推斷,萬象大陣并不阻擋靈氣,只對血肉軀體進行限制。

    “龜丞相,你把白蓮圣母請來。”吳行風走向東門一角,龜丞相率領的百官正思索破陣之法。

    “陛下稍等,老臣這就去叫。”

    白蓮聞訊趕來,她不知道吳行風去了哪兒,也不敢隨便走動,只能待在后宮,直到有人來請,這才知道吳行風被困陣中,焦急之心在所難免。

    “吳,你告訴我,我該如何救你出來!”白蓮此刻異常冷靜,吳行風是她的全部,如果吳行風出了意外,她也不會獨活。

    看到白蓮的冷靜,吳行風甚感欣慰,若是阿木見他被困,一定會哭的死去活來,白蓮的成熟與冷靜正是他此刻需要的。

    心急如焚,不足以言表吳行風此時的焦急,他并不擔心自己的安慰,他急的是白氿真的處境。

    沉思過后,吳行風開口說道:“我讓龜丞相安排你離開東海,你帶須龍獸前往天池山,那里有座高聳山峰,是我們的營地,東海不安全,一旦我死,你會跟著遭殃。”

    “吳,我哪兒也不去,就在這等你。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憑借自己的力量沖破桎梏,區區一座陣法奈何不了你。”白蓮深情無比的隔著三丈厚的屏障直視吳行風。

    吳行風微微搖頭,“我比你更清楚此刻的境地,這是有史以來我遇到的最棘手的困境,與自信無關,況且我也需要你找到神玄二女,萬一我有事,讓她們不要傷心難過。”

    白蓮眼中含淚,卻依舊鎮定自若。“給我個時間,如果看不到你,我也不想獨活。”

    吳行風沒有說話,昂頭掃視被金光包裹的實質屏障,仿佛外面的一切皆是玄幻。“給我三個月時間,假如依然見不到我,你就告訴神玄二女,我已經不在這個世上。然后,帶著阿木隱姓埋名,隱居巫山小院,過普通人的生活。”

    白蓮點頭。

    吳行風叫來了龜丞相,命人送白蓮回返陸上,一定要確保她的安全。

    “龍王放心,臣一定辦好此事。”龜丞相情緒低落,這是東海的劫難。

    吳行風安慰道:“本王雖然被困,卻死而得活,暫時無有性命之憂。周廣淪被害,南海群龍無首,你速將此事告之南海太子。”

    “微臣昨日已經叫人送信過去,微臣擔心的是明澤公主。”龜丞相欲言又止,他不知道該不該說。

    “本王知道你擔心什么,想必南海在查實周廣淪死因后,不會把明澤的死推到我們頭上。這是北疆的計謀,連本王也難以辛免。”吳行風望著遠去的白蓮,心中不是滋味。萬一他被困死在萬象大陣中,白蓮一定會下來陪他,還有阿喜,阿木......

    “或許明澤的真身被藏在了東海某處,微臣命人搜查尚無結果。”龜丞相指著東門外說道。

    吳行風點頭,他懷疑明澤是被人下毒后發生了異變,死的就是她的真身,可為何在怪物死后,明澤的尸體會消失?

    這是某人對他的暗示,還是破解陣法的關鍵?

    一連幾天,吳行風都在打坐冥想,以蠻力破陣是下策,況且無人可以破除天界上神布下的陣法。

    又過七日。

    吳行風在施展蒼生訣化去北疆七子的尸骸時,意外發現一件怪異的現象,但凡血肉之軀在死后,皆有不同程度的腐蝕,然,北疆七子的尸骸沒有一點腐敗跡象,除了老大岳宏彎把自己炸成了肉泥,其余人依舊保持的死前的模樣。

    細看之后,終于發現是哪里出了問題。

    這處萬象大陣布下的屏障除了不阻隔靈氣之外,還對死氣網開一面,也就是說,死后人的魂魄是可以離開陣法的。

    吳行風自腦海中搜索有關離魂破虛的法術,長達半個時辰的逐一回憶,只有截教通天教主座下的陰陽生死訣可辯無常之境。

    陰陽生死訣又名無極真訣,是身擁玄妙道法之人身死之后修煉的破虛離魂之術,此術與正法道術有著極大區別,非截教弟子不可修得。

    眼下時機緊迫,心系白氿真安慰,即使不能修煉也必須修煉,只有破虛離魂才能離開這里另想辦法破了萬象大陣。

    事發至今已過半月,白氿真若無險阻早已趕回東海,龜丞相派出去的兵馬如同石沉大海了無音訊。

    “王后那邊可有消息?”吳行風叫來龜丞相,隔著屏障詢問情況。

    龜丞相憔悴非常,他查閱了所有典籍,就是沒有關于萬象大陣的破解之法,聽吳行風呼叫,趕忙跑來。

    “龍王切莫擔憂傷神,王后一定不會有事。有可能與龍王一樣,被困在了陣法中,微臣今早收到消息,熬戰大將軍破了北疆宮門,北疆之主岳不正不見蹤影。自此,北疆名存實亡,所轄海域從今往后由東海管轄。”龜丞相即喜又憂。

    吳行風點頭,隨后說道:“本王要修煉一種秘術,通過離魂破虛之法達到魂魄離體的意境,在此期間你派人守在陣法之外,時刻不離。倘若陣法突然消失,務必保全本王真身不遭破壞。”

    龜丞相惶恐點頭,“此術從未聽說過,可有風險?”

    “總不能等死,記住本王與你說的,賊人一旦察覺不對勁,很可能會派人前來滋事,甚至不惜一切代價破壞本王真身,不排除此陣會被突然收走,趁機對本王下手。”吳行風異常嚴肅,這關系到他的生死,絕不能馬虎。

    “老臣以性命擔保,必當死守,寸步不離。”龜丞相正色回答,語氣不容置疑。

    吳行風微微點頭,轉身走向南苑廢墟中的一處平臺,盤膝坐下。

    一個月后,吳行風魂魄離體,飄然世外。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太虛傳記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乾鑫配资 大赢家足球即时比分 吉林快三 最新av女优名字 11选5 三门峡期货配资 德宏信托 浙江11选5 北京时时彩 灵菲配资 大赢家足球比分网 皇冠篮球比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