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天命貴女:壞壞夫君壞壞愛最新章節。

    楊華這卻多少聽的明白了一些,“姐姐,你把東西送給了稟王妃,她是什么神情?”

    “一開始是一愣,后來就笑了笑。”霍夫人道:“我還害怕她不明白,害不了那小賤人,就略微的提了提。”

    楊夫人看著她神情怪異,“你是恨毒了那個伍蝶,你會只把一個含麝香的衣服給她?”

    女人的敏感度總是強。

    霍夫人沒什么所謂的神情變化,就說,“弟媳真是了解我,除了麝香那個東西,我給她配了更好的東西,哪怕這衣服不穿放在房間里,都能讓從里到外的爛。”

    看著霍夫人陰沉沉的臉,楊夫人不放心,“姐姐,你真的沒有見過思琪嗎?我與子墨就這么一個寶貝女兒,她可千萬不能有意外。”

    霍夫人聽著這話,本來沒有變化的面目起了猙獰。楊華來不及阻止,喝茶的人手一楊,狠狠的砸像了楊夫人。

    楊華伸手來不及,某人感覺一股熱流在頭上就下來。

    “姐姐,有什么話不能說。”

    “傷了我的心的話不能說,尤其是你們。”霍夫人起身,看也沒看被血胡了眼睛的人。

    “來人,給夫人找郎中。”

    楊夫人反應過來時,某人按著她的頭,“別動,血流多了會暈。”

    已經又睡了兩個時辰的人,醒來的時候是被自己的兩個孩子拱醒的。如今某些人都趕上超級奶爸了,知道兩個小家伙叫出來有危險,雖然做了更好的維護,但是防患于未然總是要有的。

    蘇妤沒睜開眼睛的時候,知道了兩個孩子又在吃她,可是那感知來的餓狼般的眼神是哪里來的,畢竟兩個幼小還沒有睜開眼睛,即使睜開眼睛也沒有這么強的輻射啊!

    想不明白的人要蹦開雙眼,結果溫暖的手覆蓋在她的臉上,“在睡會,兩個小的吃好了我就抱走。”

    蘇妤這個時候無奈的感覺自己是個奶壺,在小家伙餓了的時候,她要發揮奶壺的作用。

    “我想看看他們。”

    從回來已經一個星期了,小孩子那是一天一個模樣,最開始皺巴巴的樣子已經漸漸的退去,但是身上還散發著紅,據說這個時候是紅孩兒。

    托著兩個孩子在她懷里,蕭景把她扶了起來。

    “看吧,長得可水靈了。”

    聽著這充滿傲嬌的口氣,好像孩子是他喂養的。

    不過似乎也是有點關系,因為超級奶爸也有著奉獻精神,那就是照顧他們吃奶特別的勤,只要是孩子一張嘴就能準確無誤的找到地方,而且確保糧倉充足,大的他也照顧有加。

    “今天的天兒不錯。”蘇妤看著陽光福照下的兩個孩子,粉紅嫩白的透著可愛,雖然還沒有睜開眼睛,但是眉清目秀已經出現端瑞。

    “綠袖說你生產的時候傷了身骨,沒有個三四十天不能出去。”蕭景聽著那句天兒不錯就堵住了后門。

    “我怎么能做一個月的月子,天下大事那么多,我還有好多事情沒有做。”

    蕭景在和她一起看小孩的時候聽了這話,他抬頭看著蘇妤,“你第一天回來的時候可不是這么說的。”

    蘇妤和他的距離很近,近的彼此的呼吸透著熱都能感知得到。

    “我說了什么?”

    在他這,腦海里應該存在的東西和乳汁一樣被人家掏空了。

    “你說地球離了誰都一樣轉。”

    蘇妤想了想這有可能是自己說出來的話,而且還是在困倦的時候說出來的話。

    “你能告訴我地球是什么嗎?”

    果然,不經大腦說出來的問題,就帶著后續問題。

    “我們腳下踩著的地,我管他叫地球不好嗎?”

    “可是球是什么?”

    “圓的。”蘇妤想用手比劃,但是兩只手都虛扶著孩子呢,于是不經意的掃了一眼孩子的糧倉。

    “啊,是這么個半圓的。”蕭景嘴角透著一絲絲壞笑,“我就說圓的怎么能站住什么?”

    “是圓的。”解釋不清的人試圖還要解釋。

    “都圓了,還不得滾掉。”

    蕭景看著那,白玉峰上面已經布滿了汗珠,滴滴精瑩剔透要滾落,某些人快速的拿過絹帕,給擦了。

    蘇妤感覺自己的耳根發燙。

    “都說站不住了,事實勝于雄辯吧?”

    蘇妤不看他,“早晚老娘會證明給你看。”

    蕭景笑了,“你是年輕的孩兒他娘,不是老娘。”

    蘇妤嘆息都說三歲一個代溝,他們之間到底有多少代溝?恐怕跨過了鴻溝都不夠。

    如今這位還失憶,雖然沒人告訴她他什么時候能夠好,不過她也不期盼什么,因為對方看她也是鬼頭鬼腦的。

    “吃好了。沒想到你看著挺瘦身上有肉,兩孩子吃得飽吃得香,這還要奶娘么?”

    蘇妤看著小的也吃好了,幾天的功夫小臉上都見了肉,就是有些依戀著奶,吃飽了都不愛松口。

    蘇妤緩緩的拿下來,小家伙就要哭。結果已經嫻熟的人一把接過去,輕輕的哼著什么,眼見著那憋屈的小嘴收了回去。

    蘇妤看著,那有力的臂膀托著小小的嬰孩兒,而且還是兩個一起的來回搖晃,穩穩當當的如同過山車一般。

    如此情形,看的她心里就有暖流淌過。

    “國主。”寧靜的時刻被打破,紅袖過來遞上了拜見的帖子,是金玉稟的玉牌。

    “他要見我?”

    “是他的王妃。”紅袖道。

    蕭景對望蘇妤,“那我去后邊了,剛好吃完,你看著時間也就是一個時辰里,中間你還要吃一次藥,聽國事一次,所以沒有多長時間會見?”

    蘇妤點頭,看著就得都趕上機要秘書了,把自己的時間安排的滿,其實大部分的時間是休息。

    鳳閣老也以回來受到了驚嚇為名,說不準的給了一個期限不上朝,但是大小國事每天會來回稟一次,時間是不超過兩刻鐘的。

    于是會見這位給了一刻鐘的時間。

    蘇妤以前遠遠的見過這位王妃,還是她登基為主時,唯一一個王爺不在身邊的夫人。

    今日氣色剛好,遠遠看來是芙蓉不及美人妝,水殿風來珠翠香。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天命貴女:壞壞夫君壞壞愛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