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原來夫人才是最強大佬最新章節。

    也就半個小時的時間而已,周喬就從楚家走了出來。

    坐在車內的秦匪遠遠地看她一個人出來,就知道她沒把人說服。

    正想著等她上車的時候打趣她幾句,卻在人走近時,發現她的臉色罩著一層淡而壓抑的肅冷之意。

    哪怕是這冬日暖陽都無法驅散開。

    秦匪直覺不對。

    等人再走近一些,他就立刻看到了周喬脖子上那一抹血絲。

    已經凝固了,但是卻在白皙的脖頸上非常明顯。

    秦匪的目光漸漸沉了下去。

    沒了那懶散的模樣。

    等人一坐進來,就開口道:“他弄的?”

    秦匪語氣極淡,一時間聽不出什么情緒。

    但總有種難以言喻的危險。

    周喬一開始還沉浸在自己的情緒里,被這沒頭沒尾的一句話弄得沒轉過彎來,直到看見他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脖子上,她才說了句,“沒事。”頓了頓后,又冷冷道:“他也差點被我掐死了。”

    這話沒開玩笑。

    當時她情緒一上來,是真的沒控制住。

    要不是后來看他暈過去,可能自己真會把他的喉骨給掐斷。

    “……”

    原本還想要替她去動手的某人在聽到后面那一句后愣了愣,隨即輕笑了出聲。

    是啊,他怎么忘了這位的能力了。

    那可是位一腳就能把一個成年男人踹翻在地的人啊。

    怎么可能會在楚西霖的手里吃了虧。

    當下心情緩了幾分,啟動車子,將她送回了學校。

    只是在半路的時候他停了一會兒。

    周喬也沒在意。

    她滿腦子都是楚西霖。

    其實她也知道楚西霖沒錯。

    在理智了那么久之后,哪里還能經得起親生母親死亡的打擊。

    特別是他還曾經歷過喪父之痛。

    林美晴對他來說,那是最后的親人了。

    之前還能忍著,是以為總覺得心里還有個盼頭。

    如今最后的那一個盼頭都被剝奪了,公司的事又遲遲沒辦法解決,作為一個順風順水了二十年的少年,在面對這樣疑似殺人兇手的女兒面前,他哪里能承受得住。

    只是知道歸知道。

    楚西霖讓她做的事半途而廢,這種心情就非常的不爽了。

    特別是這混蛋還敢拿東西砸她。

    呵,真是狗膽包天。

    越想,她周身的氣壓就越低。

    所以當她感覺到有人靠近的那一瞬間,她抬頭,眸間寒光乍現。

    “干什么?”

    秦匪手里的動作一頓,頗為無辜地舉了舉自己手里的藥膏,“擦藥。”

    周喬仔細一看,才發現他原來是去給自己買藥了,當下神色緩了下來,恢復成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我自己來就好。”

    秦匪嘖了一聲,“對我還挺防備。”

    但也沒多糾纏,把藥膏遞了過去。

    周喬接過藥膏,微微仰著脖子,看著后視鏡,簡單地擦了下藥。

    她當然得防備了。

    這假面貼合的雖好,但下午陽光正好的時候,他湊那么近,難保不會被他看出點蛛絲馬跡出來。

    還好,玻璃碎片沒飛到她臉上,不然這張臉可就廢了。

    到時候再弄一張,又要等上一段時間。

    沒過多久,車子就停在了校門口。

    周喬一看地方,頓時皺眉,“我不回學校。”

    “今天都受傷了,休息一天吧,周總。”

    秦匪這話里帶著戲謔,周喬瞥了他一眼,雖然覺得這點小傷完全不在意,但……

    “謝了。”

    最終她還是同意了。

    這段時間她的確為了那個項目折騰了不少精力,反正坐在公司里也想不出辦法,還不如回宿舍好好休息一番。

    等修整完再作打算。

    “這回別把藥當垃圾給處理了。”秦匪突然說了一句。

    正要下車的周喬被他這么一提醒才想起來,上次周嚴俊打了自己一巴掌后,某人半夜送藥,被當垃圾處理的事。

    不免覺得有些好笑。

    “知道了。”

    說完她這才下了車,進了宿舍。

    難得早早回宿舍休息,洗了個澡她就倒床睡下了。

    等再醒來已是凌晨三四點。

    窗外的夜還深。

    宿舍里黑沉沉的,一眼望出去只有學校幾盞路燈還亮著。

    她這一覺睡得格外的長。

    但并不安穩。

    因為滿腦子都是鑫盛的項目。

    這個項目很棘手。

    老爺子堵了對方的后路的同時也堵了自己的后路。

    幾乎找不出什么漏洞。

    鑫盛的案子撐不了多久了。

    她當初為了讓江暮韞吃虧,特意去簡單了解了一下這個人。

    是個狠人。

    胸有丘壑。

    做事狠辣,不留余地。

    這次她用楚家在海城的地位來壓制他,雖能壓制一時,卻不可能壓制一世。

    他不會有太多耐心來等待。

    在確定了楚家眼下到底有多少成算,以及自己手里的籌碼后,他必然會再次出手。

    而且再出手,絕對不會再留有余地。

    甚至為了報復,他很有可能一并連楚家都給吞下來,直接取代楚家。

    那么,到時候作為同盟的時家必然也會一同入駐海城。

    這可不行。

    當初她設計了江暮韞和她父親一把,如今不僅盟約沒打破,還讓他們一起賺大錢,那她這些傷豈不是白受了?

    哪能這么便宜啊。

    一想到當初九死一生的場景,瓢潑大雨下她孤身一人拖著傷,發燒到眼前發黑,渾身無力到幾乎暈厥也不敢停下,就為了保命。

    要不是那個小可憐發現了她,把她帶回去,只怕自己是真的危險了。

    這些賬,總要討回來的。

    黑暗中,她唇角勾勒出了一個冷酷至極的笑。

    *

    第二天一早周喬還是按時去了公司。

    秦匪也早早在校門外等著,一點都不意外她的出現。

    不過不意外歸不意外,上了車他還是問了句,“楚西霖翻臉了,你還要沾這件事?”

    周喬坐在后座,低頭翻看著那些早已熟爛在心的合約,“本來就沒指望他。”

    秦匪挑眉,“不是盟友嗎?”

    周喬淡淡一句,“他也配?”

    秦匪不由得一愣。

    就連坐在前面的劉助理也不由得抬頭透過后視鏡看了眼周喬。

    周喬卻完全沒有像是失言后的樣子,依舊平靜坐在那里翻閱著文件。

    秦匪頓時不解,“那你之前那么生氣干什么?”

    從楚家出來時他分明感覺到周喬那副要殺人的樣子。

    周喬抬頭,也同樣疑惑地看著他,“他砸我,我不應該生氣?”

    秦匪:“……”

    額……

    好吧,應該生氣。

    但,他以為周喬會因為楚西霖的中途落跑而才生氣。

    畢竟一開始是楚西霖求她幫忙的。

    現在他這樣撒手,這讓周喬非常的被動。

    可她對此反倒不上心。

    這倒是奇怪。

    看她那副淡然的樣子,秦匪不禁問:“你有幾分的把握?”

    周喬搖頭,“沒有把握。”

    秦匪笑了,“那你還不全身而退?”

    退?

    呵。

    “我永遠都不會退。”

    退,就代表輸。

    她,永遠都不會輸。

    一旁的秦匪似是領悟出了她的言下之意,原本的笑容慢慢淡了下來,目光深邃了幾分。

    他就這么靜靜看著眼前的人。

    周喬的長相算不上什么驚心動魄的美麗,而是清冷的平淡。

    但說出來的話卻帶著千斤石般的力度。

    這個姑娘……

    到底是什么來路?

    但秦匪很快收回了思緒,砸了砸嘴,像是在思考地道:“這話我怎么感覺那么耳熟。”頓了頓后,就聽他繼續道:“哦,一般電視劇里炸碉堡之類的英雄都會這樣說。”

    周喬一怔。

    繼而面色冷了下來。

    我可去你的炸碉堡!

    這人怎么那么賤呢!

    “你信不信我踹你下車。”周喬咬了咬牙,眼神殺伐地看著他。

    秦匪很懂事緘默,做了個閉嘴的動作。

    這才讓周喬勉強帶他去了公司。

    ------題外話------

    沈昂:炸碉堡的女英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土匪:滾!

    沈昂:你這要能追到媳婦兒,我腦袋擰下來給你當球踢。

    土匪:哦?這可是你說的。

    沈昂:額,不不不,我沒說,我沒有,我不是!!!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原來夫人才是最強大佬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