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第一嫌疑 > 第九十一章 病人七號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第一嫌疑最新章節。

    專家們會診的這些天,嚴語盡力在配合,也不知道是專家們的會診起了效,還是別的原因,嚴語的傷勢恢復速度竟是出奇的快。

    對于嚴語來說,這是一件好事,但也是一件苦事,因為專家們認為這種程度的恢復速度,根本就不科學,少不了又要把嚴語當成小白鼠研究起來。

    這天也是奇怪,專家們就好像約好了似的,都不來了。

    嚴語也樂得空閑,瞅準了機會就打算偷溜出去。

    他早已向于國峰打聽清楚蔣慧潔與洪大富等人的病房號,今天正好去探望一下。

    不過嚴語也沒有穿著病號服,而是換上了自己的衣裳。

    因為這些天他已經成了“名人”,除了那些個專家,病房外頭無時無刻不是人頭攢動,人人都想見一見他這個“瘋狗”,甚至還有人給他起了個外號,叫“病人7號”。

    因為他受傷之后,病號就是7,雖然已經極力在保護嚴語的隱私,并沒有泄露出姓名之類的具體信息,但八卦之心人人都有,大家很快就都知道他的病房。

    很多人都認為嚴語擁有超人的能力,一些小報紙和廁所雜志更是傳得神乎其神,以致于每天過來“朝圣”的人絡繹不絕,甚至有些狂熱的年輕人,不惜硬闖進來,就為了親眼見一見這個病人7號。

    最近甚至傳出一種說法,說嚴語這個病人7號是軍方改造出來的超級戰士,加上專家會診團進進出出,竟也傳得有鼻子有眼。

    雖然幾次換了病房,但每次都很快被人找出來,醫院方面也加派人手,可謂“嚴防死守”。

    而官方報紙幾次出面辟謠,非但沒有澆滅這些人的八卦之心,反倒被人認為是“欲蓋彌彰”,這也給嚴語帶來了極大的困擾。

    專家們也是腦殼疼,最后在醫院方面的支持下,將手術室旁邊一個閑置的消毒室暫時改成了一個“單間”,才把嚴語“藏”了起來。

    雖然不像前幾天那樣有人在外頭“看守”,但醫院方面還是強烈建議嚴語不要走動,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騷亂與麻煩。

    嚴語換了衣服之后,先打開門張望了一番,發現沒人在外頭,才溜了出來,沒想到才剛剛到了走廊這邊,就讓孟解放給逮了個正著!

    “孟隊,我想去看看王國慶幾個……”在孟解放面前,嚴語也不需要隱瞞。

    孟解放自是不會阻止,只是當下朝嚴語說:“先別急,外頭有個人要找你,說是有東西要交給你。”

    “有人找我?”

    嚴語有些訝異起來,因為最近麻煩不斷,來找嚴語的人實在太多太多,甚至有人冒充嚴語的親戚等等,但幾乎都被拒之門外了。

    孟解放沒有將這個人打發走,應該是身份有些特殊,但絕不會是熟人,因為嚴語的朋友并不多,來探望自己的無非就是林小余這幾個,但消息應該沒有傳回老河堡,就算傳回去了,交通不便,加上林小余又拖著兩個孩子,也不可能上來探望。

    嚴語也懶得費腦子,既然過了孟解放這一關,那就見一見了。

    跟著孟解放過了走廊,便做賊也似地溜進了醫生值班室,里頭的醫生護士起初還不覺意,認出嚴語之后,一個個也都偷偷看著嚴語。

    他們都恪守著自己的職業道德,并沒有像外頭的人那么狂熱,但他們是親眼見識到嚴語那場“狂暴”的人。

    一些年輕人,尤其是年輕小伙子,下班之后,脫掉了白大褂,也會借機會進來向嚴語問東問西,不過最后都失望而歸罷了。

    多虧這些白衣天使照顧著自己,嚴語也不會感到厭煩,只是從中也能看出,專家會診團應該是對自己的診療過程進行了保密,否則這些內部醫務工作者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情況。

    值班醫生干咳了兩聲,用眼神鎮住了“蠢蠢欲動”的醫務人員,嚴語也感激地朝他點了點頭。

    孟解放很快將人帶了進來,是個二十來歲的姑娘。

    “你就是嚴語?”

    “是,您是?”

    “我是蔣慧潔的大學同學顧敏芝,在同和鑒定所工作……”這姑娘穿著簡約,英姿颯爽,氣度干練,看起來應該與蔣慧潔很合拍。

    “鑒定所?”蔣慧潔的同學來找自己,嚴語確實有些出乎意料,但聽說鑒定所三個字,嚴語就有些警惕起來了。

    也難怪孟解放會放她進來,原來是鑒定所的。

    “慧潔……”這同學姑娘正要開口,嚴語趕忙搶先說:“孟隊,我能不能跟顧同志私下……私下談兩句?”

    孟解放和于國峰一樣,知道嚴語跟蔣慧潔之間不像表面那樣爭爭吵吵,顧敏芝是蔣慧潔的大學同學,眼下又找過來,關系應該不錯,說不定有些什么私事要聊,也是人之常情,他也就點頭,朝值班醫生問說:“醫生同志,注射室能不能暫時借用一下?”

    值班醫生正為同事們偷看嚴語而煩惱,當著面又不好罵,不罵吧又沒法專心工作,還巴不得趕緊把嚴語趕走,當即便點頭應承了。

    注射室是個半封閉的小隔間,不過外頭都是人,顧敏芝和嚴語也不會顯得尷尬。

    里頭有張病床,外加一把凳子,兩人也都默契地不客套,都這么站著。

    人好歹是個姑娘家,嚴語也不好獨處太久,便開門見山地問:“敏芝同學,是不是鑒定結果出來了?”

    顧敏芝松了一口氣,從挎包里取出一份檔案,遞給了嚴語:“是,因為我見不到蔣慧潔,所以只能送到你這邊來……”

    其實聽到鑒定所三個字之后,嚴語就已經知道了顧敏芝的來意,這也是他要私下與她交談的主要原因。

    因為他知道,蔣慧潔必定是委托她這位大學同學,幫她鑒定純陽劍上的指紋了!

    蔣慧潔是個心思縝密又有專業精神和職業操守的人,她知道私藏這把劍不是她該做的事,私自鑒定更是違背了她的職業操守。

    而且在所里鑒定的話,報告是必須存檔的,這樣一來,她也沒法守住嚴語的秘密。

    所以嚴語推斷,這家同和鑒定所,應該是第三方機構,顧敏芝來到這里的意圖也就顯而易見了。

    “麻煩您了……”嚴語對純陽劍的指紋鑒定結果,自是非常感興趣的,此時的心情也很緊張。

    但當他準備要打開檔案之時,手卻停住了。

    “你剛才說,你見不到蔣慧潔?”嚴語皺起眉頭,表情也凝重了起來。

    顧敏芝也是一臉擔憂:“是,我一路打聽過來,她在監護室,但目前還不能探視……”

    “不能探視?”嚴語的心情越發沉重。

    早先于國峰跟他說過,蔣慧潔只是傷了表皮,并沒有損傷動脈,這樣的皮外傷,應該比嚴語的傷勢更輕,也更容易恢復。

    其實嚴語這些天都期待著蔣慧潔能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仍舊像以前一樣爭爭吵吵。

    可現在看來,蔣慧潔的情況應該比實際情況更加的嚴重!

    或許于國峰是為了讓他安心接受治療,才故意隱瞞了蔣慧潔的傷情?

    而且顧敏芝剛剛也提到,蔣慧潔仍舊在監護室當中,如果是一般皮外傷,根本不可能在監護室里住這么久吧!

    想到這些,嚴語也就暫時沒心思去查看那個鑒定結果了,而是朝顧敏芝說:“我跟你一起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情況。”

    顧敏芝眉頭緊皺,搖頭說:“我試過了,他們就是不讓進……”

    嚴語有些氣惱起來,緊握拳頭說:“你跟我去,他們不讓進,我就是硬闖也要進去,今天無論如何都要見到她!”

    顧敏芝一直擔心蔣慧潔,聽得嚴語這么說,也是心頭溫暖,由衷地說了一句:“她一直都是冷冰冰的,而且是個死腦筋,從來不會打破自己的原則……”

    “這次他為你破例,不惜讓我幫忙,看來……她沒看錯你……”

    嚴語有些愕然,也有些感動,心頭那股子怒氣更盛,走出注射室,就朝孟解放問說:“蔣慧潔到底怎么了!”

    孟解放大吃一驚,表情根本掩蓋不住,只是支吾著敷衍:“她沒事……過兩天就出來了……”

    嚴語也不吃這一套:“那我現在就去看看她!”

    孟解放大驚失色,趕忙阻攔說:“別啊,醫生叮囑她要好好休息,你現在過去打擾她,不利于恢復,還是過兩天,過兩天吧……”

    “孟隊!”嚴語氣惱之下,眼神變得犀利起來,值班醫生趕忙抓起電話,醫務人員似乎又想起了那個恐怖而血腥的晚上,對嚴語的好奇瞬間又變成了驚恐!

    孟解放還在為難之時,嚴語已經帶著顧敏芝往監護室那邊去了,孟解放趕緊追了出來。

    “嚴語你別沖動,你聽我跟你說……嚴語!”

    此時的嚴語可不聽這些,腳步越來越快,眼看著重癥區就在前頭了,沒想到于國峰就守在外頭!

    難怪于國峰這幾日都不見人影,原來守到了蔣慧潔這邊來。

    見得于國峰在此,嚴語心中就更是擔憂了!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第一嫌疑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通程控股股票 十一运夺金 球探体育比分老版本下载 体彩p5 日经道·琼斯股票指数 股票配资开户炒股推荐臻牛所平台 兴华配资 航宇汇金配资 圣莱达股票 股票融资有什么用 股票配资是什么意思 投资理财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