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其他小說 > 一婚成癮 > 第1514章 二少篇,為什么恨她?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一婚成癮最新章節。

    擺手示意,半天,秦墨宇卻劇烈的咳嗽著,像是別著一口氣,憋得他面色鐵青、整個身體仿佛都在顫抖,一邊,阮盛半扶著他,遞水遞紙地。

    上前了一步,池月宛被刺激地也有些惱:“你當初找上我的時候不就是看中了我是個寡婦嗎?”

    現在卻又用這樣惡毒的語言來嫌棄她!

    居然說她人盡可夫?

    也不知道是誰無恥至極地逼著她做那些齷齪事,池月宛心里也氣得牙癢癢:“寡婦吃你家糧食了?寡婦也是你找的!”

    小氣鬼!

    沒風度!

    居然讓她滾?

    冷睨著眸子,回眸,越是著急,秦墨宇偏偏越是說不出話,一陣還咳得渾身燥熱,虛汗涔涔:

    “咳咳~”

    見兩人爭鋒相對,秦墨宇又不舒服,阮盛急得不行:“池小姐,別說了!”

    “我為什么不說?”

    很想罵他一頓甩手走人,可一想到自己來的目的,池月宛的嗓音又不自覺地低了幾分,帶著幾分倔強又有些委屈巴巴地道:

    “我就是不滾!”

    她正事還沒談呢!幾句難聽的話就想打發她?

    “池小姐——”

    “惡心死你才好!”居然說她人盡可夫?

    “池小姐!”

    池月宛跟阮盛你一句我一句的,秦墨宇半天卻都在咳嗽,咳地五臟六腑都仿佛要移了位:

    “咳咳~”

    “跟你無關!”

    “咳咳——”

    剛想說她找秦墨宇不是來撒潑、是有正事要談的,猛然對上那青紫憋紅地有些扭曲的俊顏,看他緊抿著沒有血色的唇瓣,身體僵硬著似乎還在顫抖,靈光一閃,猛然才意識到什么地,池月宛到了嘴邊的話不自覺地就轉了彎:

    “你不舒服嗎?”

    他是不是生病了?所以脾氣才變得這么壞?說話也不講風度了?

    輕柔試探的一句,帶著本能的關切,池月宛的話音一落,回應她的,又是一道冰冷地恨不得將她碎尸萬段一樣的眸光,凌厲地像是要當場將她凌遲一般。

    視線一個交匯,池月宛猛不丁地又怔住了:

    為什么?

    他怎么用這種眼神看她?活像她做了什么十惡不赦的大事、挖了他祖墳一般!

    不解地蹙著眉頭,池月宛還很是納悶:她最近沒見過他啊!她做了什么讓他總是這么一副兇巴巴的眼神瞪她、好像跟她萬年不共戴天之仇似的!

    下巴微垂,抿著嫣紅的唇瓣,翻攪了下小手,池月宛有些委屈:

    她又不知道他不舒服,頂兩句嘴不算什么吧?

    ……

    明顯退讓的畫風,還帶著驚心動魄的蠱惑與乖巧,秦墨宇卻恨死了她這副委屈兮兮讓人心疼的模樣。

    龍騰國際的那個風雨之夜的畫面,交錯地再度閃入了腦海,秦墨宇的眉頭也蹙了幾蹙,身體的不適頃刻從四肢八骸再度席卷了過來:

    “咳咳~”

    那一晚,風雨交加,他在馬路上的車里過了一夜;

    那一晚,他抽了無數的煙,煎熬地過了一個最冰冷黑暗的夜晚;

    那一晚,他親眼見證了她跟男人同居的畫面;

    那一晚,他淋了雨,著了涼,大病了這一場,他這個很少生病的人卻吃了三天的藥,打了三天的吊瓶,還是拖著病根——

    可這些什么都比不上他的心疼!像是活生生地被人挖了出來,血淋淋地踩在腳底!

    那一晚,黑暗地是他這輩子都不曾經歷的、錐心刺骨的痛!

    ……

    想起來,秦墨宇就覺得呼吸都還是疼的!這輩子他都沒有過這種感覺!她不提還好,一提,他就會想起那一夜,想起自己這身病,他居然因為一個女人把自己折騰到了肺炎?那種痛徹心扉生不如死的感覺就變得越發強烈,像是無數密密麻麻的針在狠狠地鉆著他的每一個毛孔!

    再想起這幾個月她都對自己不冷不熱的,這一個月更是從來沒聯系過自己,別說來找他,連個短信都沒有,現在為了別的男人卻主動上門,一等大半天,電話短信無數,再想起剛剛她那句信誓旦旦的話,秦墨宇的眸色瞬間又冷了幾個層次,卻也越發的不舒服:

    “咳咳~”

    “秦哥!”

    急切地,阮盛上前拍著他的后背,幫他順了順氣。見他臉色真的不太好,而且整個人都憔悴了一大圈,抿著唇瓣,池月宛沒再嗆聲。

    下一秒,沉著一張臉,秦墨宇卻轉身大步往門外走去。

    “哎~”

    瞬間,池月宛就急了:這人怎么這樣?她體貼他生病不跟他計較,他怎么就走了?

    等她再想去追,兩名保全已經反應過來再度攔下了她,眼睜睜地,她就看著兩抹高大的黑影上了頂級的豪車,緩緩地消逝在她的眼前,而近乎同時,身前橫著的手臂也撤了去。

    “靠!”

    忿忿地剁了下小腳,池月宛也氣得臉都綠了:這兩個保全是專門為了攔她的嗎?

    ……

    車上,沉著一張臉,秦墨宇還不時輕咳著:“咳咳~”

    從箱子里找出幾板喉糖,阮盛遞給了他:“秦哥,要不晚上的酒局你別去了,我一個人就行,反正都安排好了!”

    摳了一片塞進嘴里,秦墨宇也舒服了一些:

    “沒事!晚上盡量不要談公務,尤其是細節!免得隔墻有耳!先把這個毛總招呼好了再說!據我所知,這個人沒什么大本事,但出口的話倒也不全是吹牛,主要是背后的關系網很硬,八成還是靠得住的,總之一句話,各取所需!財色酒,能給他的,都給他!這次是內部名額,如果我們能拿到合資權的話最好,不能的話,能借著他的便利插進去幾個人也行!”

    “秦哥,有這個必要嗎?”

    “術業有專攻!德國跟日本在科技這方面的造詣是有絕對的優勢的,差就是差,我們得承認自己的不足,像是日本的圖像處理跟色彩飽和度跟穩定性的技術就是比我們做出來的好,放在一起對比就是明顯的差距!多學習總是沒有錯的!何況這次是上面的大項目,能同時接觸到兩家大公司的內部核心技術,機會千載難逢!若不是國家出面,我們私人的公司哪有這種臉面?”

    筆趣閣 www.jxfjyk.com.cn最快更新一婚成癮最新章節。
重庆时时彩计划表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开奖 明日股票推荐 5分3D开奖 足球比赛比分直播网 浙江十一选五 哈尔滨麻将大全 股票行情今天大盘是多少 明星江苏麻将拼罗松 上证大盘年线图 能开好友房的麻将APP 南京股票配资网 攒劲甘肃麻将论坛